逼乎日报:怎么写一个吃鸡的故事? ​

  • A+
所属分类:段子

逼乎日报:怎么写一个吃鸡的故事? ​

—(古龙版):

山坡,坡上有树,树下有车,车旁有一个头盔露出来。

那个人的车是绿的,头盔是绿的,血也是绿的。

既然有血,就有人出手。

出手的那个人枪很快,快到当那个人听到枪声时已经倒地。

其实感情也是这样,如果你注定要伤害-个人,就一定要干脆利落。

可惜话虽如此,感情却是这世上最难的问题,就算你知道怎么最快用一枪打穿-个人的头,你也绝不可能一下子就断了-段感情。

于是他想起了遇到的第一个人,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人。

他没有杀她,反而给了她一把枪,告诉她决赛圈再见。

感情就是这么奇怪,莫名其妙,又让人黯然销魂。

可惜这世上有太多人都要纠结那个莫名其妙的原因,所以很多人都过的不开心。

他从不纠结,因为在他的心里,打枪跟感情是同一个问题。

他知道她走了以后,一定会出现在决赛圈。

因为声音很好听的女人,运气不会太差。

而且是一个知道随处都开着麦的女人。

一个懂得用自己的长处去征服別人的女人,一定是一个聪明人。

聪明的人,再加上运气,总能做到一些别人认为不可思议的事。

雖在女人走后,他开枪杀了她。

一个再聪明的女人,只要开始相信一个男人说的话,也会变得蠢了许多。杀一个变蠢的女人,总要比杀一个聪明的女人更轻松。

其实他早就明白,打枪跟感情是同一个问题。

那就是只要你足够绝情,一切问题都会变得很简单。

就像江湖上流传的那首诗说的。

红颜易逝豪情长,宁失美玉不折枪。

二(郭敬明版):

这片荒凉的沙漠上依然有着遮天蔽日的绿荫,阳光从枝叶间碎片般地掉下来,掉在逼小乎绿色的头盔上面。

沙漠无边无际地浄狞蔓延,枪声燃起的战火一直烧到天边,但这片森林中依然有着十八岁少女青涩而又悲伤的爰情。

"可以给我一些5.56mm子弹吗,我想把它装在我的满配SCAR-L里。"安小朱拉杯壁小心翼翼的问道。

"扔掉你的SCAR-L吧,我可以给你一把我的Kar 98k毛瑟步枪和7.62mm子弹"

逼小乎不由分说的把他的那把Kar 98k毛瑟步枪扔给了安小朱拉杯壁,语气里带着父兄一般的威严。

安小朱拉杯壁接过丟过来的Kar 98k毛瑟步枪,微微地笑着,可是笑容就这么渐渐地弱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一帧一帧变着幅度,最后变成一张微微忧伤的脸。她把Kar 98k毛瑟步枪顺势背在背后,这些动作缓慢地发生,像是自然流畅的剪辑,最后成型,定格为一张望着逼小乎略带忧伤的脸。

"我从没用过这样名贵的枪,你把他给了我,你怎么办呢?"安小朱拉杯壁这样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并没有得到名贵礼物的惊喜,反而流露出了一丝担心。

"没有名贵礼物的爰情就像散沙,不用风吹,自己就散了,你拿好就好了,我再去前面的房子搜一搜。"逼小乎的话总是那么让人无法拒绝,却又总像一块能安放下所有担心的天鹅绒,轻盈又柔软。

就在逼小乎走后不久,传来了两声枪响。

安小朱拉杯壁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个已经空了的血格,45度角仰望着天空,为了不让泪水留下来。

终于的,当逼小乎变成了盒子,当爰情只剩下那把Kar 98k毛瑟步枪时,安小朱拉杯壁拿起了Kar 98k毛瑟步枪对着天空打响,一时间悲伤逆流成河。

三(杀马特强子版):

〃樱花只开一季,真爰只有一次,如果只是为了吃鸡,请不要说爰我。〃

这是杀马特-钢蛋的吃鸡宣言,尽管这个游戏没有黄钻,也没有五彩缤纷的贵族发型,但是钢蛋网恋的心却像98k射出去的子弹一样坚定,曽经的他跟喜花是一对让全地图玩家都羡慕的神仙眷侣,几乎每个人,都有过打开房门看到钢蛋和喜花在房子里跳极乐净土的经历,而每个打死他们的玩家事后的回忆中除了拿到人头的欣喜,更多的都是对他们的祝福。

钢蛋对喜花的感情,就像是海豚依赖着大海,庞龙依赖着刀郎,只是可惜美好的爰情总是败给现实。在一次深夜的开黑中,喜花忘记了开变声器,当那声浑厚中带着妩媚欲求不满中又夹杂了少许刚烈的〃小哥哥等会儿让我先舔空投好不好嘛"粗犷地出现在钢蛋的脑海中时,受到惊吓瞬间决堤的前列腺和一时难以接受的现实让钢蛋失去了理智,他拿出背包里原本准备给喜花表演放烟花的十二个手雷一股脑的向喜花扔了过去,炸死了喜花也炸死了他原本甜蜜的爰情。

当游戏界面变成黑白的那一刻,屏幕上是钢蛋泪流满面的脸,除了失去爰情的难过以外还有钢蛋对受到惊吓失禁后尿湿的地摊新款巴宝莉内裤的惋惜。但是贵族有泪不轻弹,钢蛋抹去了男人的泪水,望着黑白屏幕的他暗自发誓从此再也不穿着内裤网恋,并把QQ空间的个性签名换成了〃惹乃暖"

四(天蚕土豆版):

消炎从打野的山坡上走出,他抬头看了一眼地图,安全区离他还有很远,獅禁倒吸一口凉气,苦笑着打开一瓶饮料饮下。

突然一阵枪声从前面不远处传来,消炎赶紧蹲下,清冷的眸子一紧。

〃听这枪声,竟然是枪圣才能驾驭的M4,连枪圣都排到了,看来这盘游戏高手如云,想要吃鸡,恐怕不是易事。〃自从绝地求生这款游戏出世,就不断有高手涌现,玩家根据他们所能驾驭的枪械和操作,为他们排下了境界,只有学会了压枪的人才能进入枪皇的境界,这在常人眼中已是难如登天,而枪皇再往上,就是可以使用M16的枪神,消炎目前就是这种境界,往上还有枪尊,枪圣,枪帝。。。那就已经是凡人无法想象的境界了。消炎羡慕咂咂嘴,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消炎也一定会成为让世人敬仰的大神!〃

正想着,枪声还没有停,消炎探出头去,发现枪圣正在打的人竟是一个枪皇,两人的中间是每个玩家都梦寐以求的空投至宝,此时枪皇正被枪圣的弹雨死死压在对面的树下,丝毫不敢露头,而枪圣的位置,却正好暴露在消炎的视野中。

消炎一狠心,拿出M16,对准了枪圣,用出了只有枪尊实力才能做到的四倍镜压枪!

枪圣倒了!

消炎大喜,正要补枪的时候,一颗烟雾弹横空出现,落在了枪圣的身周,烟雾弥漫中,一个身影从山坡上跳下,落进了烟雾里。

消炎眸子一紧,竟然是烟雾弹,想不到还有一个枪圣!

这种放眼整个游戏都是凤毛麟角的枪圣,竟然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个!

就在消炎感慨间,树下的枪皇正向他跑来。

烟雾中,一个身影缓缓站起,向旁边的人阴沉说道。

〃刚才打我的人竟然用的是M16,想不到只是枪神的境界,就已经可以用出四倍镜压枪的操作,此子绝不能留!""我看到了,那个枪皇也已经跟他汇合到了一起,我们先往后拉,毒圈就要过来了,我们可以卡死他们"说话的人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要是我已经拿到了空投里的枪,对付这种境界的渣子何必这么费劲!"〃先别说了,烟马上就要散了,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空投,别浪费时间在这种低端局。"

烟雾缓缓散去,原地空无一人!

"谢谢你啊小兄弟,不过看你的境界也只是枪神,想不到竟能用出四倍镜压枪的操作,你将来必定大有作为!"枪皇说道。

消炎现在正为面前的两个卡住他的枪圣发愁,只能随声应和道〃不客气,我只是看不惯一个枪圣欺负枪皇,还要脸不要了!〃

枪皇一愣,〃枪皇?哈哈哈哈哈哈,是啊,要是没有你我可就惨啦。"消炎没有搭话,抬起头向外望了一眼,立刻蹲下了。

只是一眼,瞬间上方的土坡上就有十余发子弹打在上面的声音。

枪圣强者,竟恐怖如斯!

消炎看了一眼附近,发现这竟然是处死地,四外根本拉不出去,再不想办法,只能被那两个枪圣卡死在这里了。

消炎一咂嘴,拿出了身后的98k,这是他打野找到的,但是凭他的实力,和对方两个枪圣的身法,他和这个枪皇成功突围的几率,已是难于登天。

算了,拼了!

消炎正要抬头,却被枪皇打断了。

"小兄弟,你一个枪神,想用981<去拼掉那两个枪圣?"

"不然怎么办,我去跟他们讲道理啊"枪皇一声轻笑,突然身上升起了一股山岳般的威严。

〃不如,给我试试?"

消炎楞了一下,他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或许绝非一个枪皇那么简单,于是他把98k扔了过去。

枪皇捡起枪,声音突然变得孤傲森严"你往右边拉,我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消炎闻言向右俯身跑去。

几息过去后,斗皇大喊。

〃站起来!〃

消炎站起来。

他看到前方的山坡上瞬间同时露出两个头盔,只是一眼,就觉得枪圣的威压扑面而来,根本喘不上气,他甚至能感觉到枪圣的子弹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砰!

砰!

砰!

"蹲下!"枪皇大喊。

消炎蹲下。

〃站起来!"

消炎站起来。

砰!

砰!

当消炎再看的时候,对面的两个枪圣已经变成了盒子。

瞬镜!

想不到这个〃枪皇"竟然是枪帝!

只是几息时间,两个枪圣就已经灰飞烟灭。

枪帝强者,恐怖如斯!

"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想不到竟然能碰到枪帝您"消炎不好意思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子倒是很对老夫胃口,那两个家伙也以为老夫是枪皇,从两边架好了枪想卡死我,没想到有你这个小子出来横插一手,怎么样,想不想跟老夫学枪?

。。。

。。。


原文:逼乎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 avatar姜辰8

      大佬!大佬!!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逼哥,逼哥!

        • avatar大事记2

          吃鸡故事写的6,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mrgreen:

            • avatarKoolight9

              @大事记 段友段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