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 A+
所属分类:段子

陶崇园电脑内的文件夹显示,他生前管理着研究所和足球队的经费,还包括王攀个人的饭费和部分账务往来。他的同学后来整理聊天记录得知,陶崇园从2016年开始帮王攀送饭,基本上每天都送。王攀常常会点名要吃某某餐厅的具体菜品,还严令禁止陶崇园迟到,敲门也有特定规则。陶崇园的姐姐陶萍说:“送饭的事我们都知道,只是不知道会有这么频繁。就在22号中午,弟弟还跟我吐槽,自己又在给王攀送饭,觉得又苦又累。”

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2018年3月22日中午,雨下得很大,陶崇园饿着肚子给导师王攀送饭,因敲门没有遵守规矩,王攀让他作揖道歉。

4天之后的26日中午,王攀站在陶崇园的遗体前。据陶崇园姐姐陶萍说,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面对家属的质问,王攀只说了两句话:“我跟你弟关系很好,他是我的好学生。”

当天早上7点30分,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陶崇园从宿舍楼顶一跃而下,在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经警方调查,排除他杀可能。

3月29日,陶萍在微博上发声,贴出了大量陶崇园与王攀的聊天记录,直指陶崇园是“长期被导师精神压迫致死”。

3月26日凌晨两点半,陶崇园突然从床上坐起,叫醒睡梦中的室友李锐,“我呼吸很困难,快要说不出话了”。随后,陶崇园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陶母得知儿子身体不适,提出要来看看儿子,却被陶崇园拒绝,“你早上再来吧”。

紧接着,王攀也接到了陶崇园的电话。听到陶崇园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王攀让室友李锐接电话,“你们立刻把他送去医院”。两通电话结束后,陶崇园对室友说自己好了很多,不想去看医生,转身上床睡觉。

李锐回忆,早晨5点左右,他依稀听到陶崇园下床的声音,起来后发现陶崇园不在床上,出门寻找无果。5点14分,他拨通陶崇园的电话,询问他的去处, 陶崇园称自己在厕所,李锐说:“我在两边厕所都找了,没有看见你。”之后陶崇园便说话支支吾吾,李锐没听清他在说什么,让他赶紧回来。

十几分钟后,陶崇园回到宿舍,却没有马上上床睡觉,而是一直在椅子上坐着。之前一直在宿舍等待的室友由于太困,便先上床睡觉了。再次醒来时,李锐听到宿舍楼下的哭声,见陶崇园不在床上,他心里一紧,“陶崇园出事了”。

监控视频显示,6点18分,陶崇园走出宿舍楼,在食堂前面的长廊里和赶来的母亲交谈。陶母回忆,陶崇园当时说:“心里很难受,感觉怎么都逃脱不了王攀的控制。”简短交谈过后,两人起身离开长廊,于6点31分消失在监控画面中。

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陶崇园发在家庭群里的信息,表示自己很苦。 图片/微博”陶崇园姐姐“

直到7点27分,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的陶崇园向宿舍方向跑去。陶母说,陶崇园当时说要回宿舍拿本书,察觉到陶崇园异常的她赶紧小跑跟着他去宿舍。还没等她进入寝室楼内,只听一声巨响,陶母便看见儿子躺在了血泊之中。

陶母迅速扑到儿子身上,大声呼救,随后现场围观同学拨打了120急救电话。8点左右,救护车来到现场,陶崇园被送往陆军总医院。抢救过程中,陶崇园家人和武汉理工大学领导陆续赶到医院。

中午时分,王攀来到医院。据陶萍说,王攀到病房后“没有流露出一点伤心的样子”。她当场质问王攀:“你不该跟我弟道歉吗?你没有一句说法吗?”陶母见到王攀,情绪激动,对着王攀大喊:“王攀,你还我儿子命来!”不到10分钟,王攀便离开了医院。

事发之后,陶崇园家属为讨要说法,曾多次联系校方和警方。据陶萍30日所发微博,校方坚称与学校无关,警方调查后排除他杀可能,无法立案。

3月28日中午,校方代表来到家属所在宾馆,称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可以支付5万元抚恤金。陶崇园家属方拒绝了这个提议。当天下午两点左右,陶崇园家属及部分高中同学前往武汉理工大学,希望通过拉横幅的方式来“讨个说法”。横幅还没完全展开,大约三四十个学校保安等人围住了陶崇园家属及高中同学,并强行收走横幅。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其中一名高中同学受伤严重,经医院检查有轻微脑震荡。

自事发当天在医院出现后,王攀始终没有露面,不久又开始正常上课。

3月31日中午,一份名为《陶崇园和我》的声明流传到了陶崇园家属手上,该声明署名为王攀,写于28日晚上。

在该份声明中,王攀表示“作为陶崇园本科生班主任、本科生导师、研究生导师、(自以为)和他感情极深者,我悲痛欲绝”。王攀称陶崇园生前有“严重的睡眠障碍”和“不良症候”,在交往中“有一套独特的语言系统”,认为家人和导师反目不是一个好选择。

从大一开始,王攀就担任陶崇园的班主任,两人一直关系密切。2012年陶崇园加入王攀创办的C&D足球队,并一直担任主力,后来成为了足球队队长。大二时,陶崇园获得了其他同学所没有的机会——进入了由王攀担任所长的控制与决策研究所。

本科时,陶崇园成绩优秀,多次获得奖学金,2015年获得了保送至华中科技大学读研的资格。王攀希望陶崇园能留下来在其手下读研,承诺每年补助陶崇园五千元生活费,并优先推荐其去国外读博或做访问研究。最终,陶崇园放弃去华科读研,成为了王攀的研究生。

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王攀对陶崇园的书面承诺 图片/微博“陶崇园姐姐”

王攀和陶崇园矛盾的爆发点发生在2017年10月份。热爱科研工作的陶崇园一直希望能在更大的平台发展,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将来做一名大学老师。当时,陶崇园就读博事宜向国外导师咨询,被告知“需要研究生导师同意才能接收”。得知这个消息后,陶崇园对朋友说:“读博没戏了。”

聊天记录显示,王攀发现陶崇园有出国读博的打算后,曾对陶崇园说:“到我办公室来谈一次,我保证不伤害你。” 陶萍称,在陶崇园读研期间,王攀对此前推荐其出国读博的承诺只字不提,反而多次表示希望陶崇园继续留在他手下读博。

得知自己出国读博无望,陶崇园便打算毕业后直接工作。去年11月,正值校招高峰期,陶崇园应聘中国银联成功,计划从事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

试图留陶崇园在自己手下读博的王攀发现陶崇园找工作的事后,要求陶崇园退出此前正在准备的重要国际会议筹备组,离开研究所,辞去足球队队长一职,并将陶崇园从多个群中踢出去。

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陶崇园所在的“C&D足球队”由武汉理工大学控制与决策研究所所长王攀组建。图片/来源于网络

3月27日,陶崇园的高中同学宋浩接到电话,得知了陶崇园去世的消息,当天上午11点就赶到了武汉,“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在他赶到之前,已经有多位高中同学前来帮忙,并在27日早上拿到了陶崇园的电脑。打开电脑后,陶崇园的高中同学周彦锋发现了他生前留下了一个名为“王攀的精彩操作集锦”的文件夹。看完陶崇园保存的截图后,他又用电脑登录了陶崇园的QQ,仔细翻看了陶崇园与王攀的聊天记录。

名为“管账”的文件夹显示,陶崇园生前管理着研究所和足球队的经费,还包括王攀个人的饭费和部分账务往来。而从周彦锋后来整理的聊天记录得知,陶崇园从2016年开始帮王攀送饭,基本上每天都送。王攀常常会点名要吃某某餐厅的具体菜品,还严令禁止陶崇园迟到,敲门也有特定规则。

陶萍说:“送饭的事我们都知道,只是不知道会有这么频繁。就在22号中午,弟弟还跟我吐槽,自己又在给王攀送饭,觉得又苦又累。”

陶崇园在大学期间多次获得奖学金,但这些奖学金大部分成为了王攀的研究所和足球队的经费。

聊天截图显示,陶崇园不止一次将奖学金部分捐给研究所,后期甚至全部捐出。2016年,陶崇园获得何文蛟教授奖学金6000元,全数捐给了研究所。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周彦锋还发现,C&D足球队的经费也都来自于陶崇园等队员们的捐赠。

曾在武大就读的宋浩回忆,早在本科期间,每次他们聚会,不到8点,陶崇园就以导师让他过去为由早早离开。起先大家没有在意,后来次数多了,大家就问陶崇园是怎么回事,陶崇园只说是去导师家中做家务。

大量聊天记录显示,陶崇园几乎每晚八九点都要去导师家,如果有事还得提前请假,周末也不例外。26日事发之后,有知情人向家属透露,去王攀家里做家务的远不止陶崇园一人,在本科期间,王攀班上大部分班委都被叫去过做家务。另外,像“眼镜找不到了”,王攀也会把陶崇园叫到家里。

王攀在《陶崇园与我》的声明中称,“做家务”是他们独特的语言系统,主要是面对面的交流。宋浩觉得很“可笑”,因为据他所知,王攀曾要求做家务的学生行跪拜礼,还要向他的鞋子磕头。

除此之外,王攀经常在晚上找陶崇园聊天,让陶崇园评论自己的文章或言论,陶崇园的回答基本上是赞美,还有“向您学习!”等。聊天常常持续到深夜12点左右,只有陶崇园反复说自己困了,王攀才会结束对话。

最令家人无法容忍的是,王攀曾多次让陶崇园叫他“爸爸”。早在2016年12月,王攀向陶崇园展示其他学生称呼他为爸爸的聊天记录,王攀将那名同学称作陶崇园的哥哥,并要求陶崇园向哥哥学习,说出那六个字——爸我永远爱你。

武汉研究生坠亡之前……

陶崇园与王攀的聊天记录 图片/微博“陶崇园姐姐”

周彦锋整理电脑时还发现,陶崇园的电脑中有一个单独文件夹,里面只有一篇文章,是一篇关于高校性侵的论文。

记者曾试图联系王攀,截止发稿,王攀仍未作出回应。记者也曾联系上王攀研究所和足球队队员,他们均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3月31日,武汉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回应澎湃新闻称,3月26日,本校一名研究生在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反馈。

目前,陶崇园的手机和身份证均未找到。警方在事发当天表示不能立案,在31日上午到宾馆对陶崇园家人做了笔录,之后仍未立案。

3月26日,陶崇园的遗体被运往武昌殡仪馆。陶萍表示,“我们只希望能为弟弟讨回公道,让王攀在弟弟火化时来给他道歉”。


原文:王伊文、陈浩@武汉大学《新视点》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avatar米粒博客5

      觉得那些跳楼的,都去试试蹦极,估计就不敢跳楼了

        • avatarKoolight9

          @米粒博客 这个想法好啊!

        • avatar银色月航5

          我相信绝对有内幕

            • avatarKoolight9

              @银色月航 内幕很深,真相很远。

            • avatar逆时针2

              真是开眼界了,还有这样的老师!

                • avatarKoolight9

                  @逆时针 各种人都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