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难过,是因为胖了很久。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周杰伦:难过,是因为胖了很久。

《黑色幽默》

难过,是因为胖了很久,是因为胖了太多,是生理起了作用。你说,肥肉常常陪着你,在一起有点勉强,该不该现在甩了它。不想太多,我想一定是你贪吃贪喝贪睡拜托,我想是我的打开方式有问题。随便说说,其实我早已经猜透看透不想多说,只是怕你眼泪撑不住。不懂,你为什么胖了,想通,却又再考倒我。说胖,你想很久了吧,我不想拆穿你。

 

《晴天》

故事的月半伦,从14那年就胖着。

 

《晴天》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但偏偏,你渐渐,胖到我认不出来。还要多久,你才能瘦回从前,等到瘦了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从前从前,有个人胖了三年。

 

《梯田》

文山啊,等你写完词,我肉都长出来了。没关系,慢慢来,这26斤我自己来。

 

《稻香》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长胖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为什么你要这么的脆弱堕落。请你打开微博看看,月半伦为生命在努力勇敢地胖下去,我们是不是该学习,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

 

《七里香》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它说周公举,很有月半的感觉。

 

《世界末日》

想笑,来伪装掉下的眼泪,点点头,承认自己变胖了。我只求,能借一点的时间来瘦,你却连同情都不给。想哭,来试探自己麻痹了没,全世界,好像只有我胖了。无所谓,反正难过就敷衍走一回,但愿绝望和无奈远走高飞。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雨淋湿了天空,灰得很讲究,你说你不懂,为何在这时变胖。你晒干了沉默,胖得很冲动,就算这是做错也只是怕错~过,想变瘦叫~梦,变胖了叫~堕,是不是说,没有做完的梦最~痛。

 

《双截棍》

日食千两系沙袋,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一个马步向前,一记,左钩拳右钩拳,一个说我胖的人有危险。

 

《双截棍》

一再重演,一个我深爱的伦,一爱好多年,他胖了二十六。

 

《爱在西元前》

古巴比伦王颁布了减肥瘦身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经三千七百多年,我在橱窗前,凝视碑文的字眼,你却在旁静静欣赏我那张月半的侧脸。

 

《半兽人》

再也没有~瘦瘦~的公举自杰伦长成为~月半伦。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熬夜睡觉醒来的早晨,任何甜食都成为可能,我用古老的咒语重温吟~唱灵魂序曲寻根,面对美食的诱惑,不被污染的转身,维持纯白的象征,然后还原为伦。让我们,月半伦的肉肉翻滚,收起甜食,回忆月半的过程,让我们,月半伦的眼神单纯,而非贪婪着美食,只对变瘦忠诚。让我们,月半伦的肉肉翻滚,停止品尝,永无止尽的美食,让我们,月半伦的眼神单纯,对以前存在的瘦用谦卑的身份。

 

《爱我别走》

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身上的胖胖容易叫人悲伤。我不敢想的太多,因为我一个人。迎面而来的月光拉宽身影,走在漫无目的的街,我没有你的消息,因为你嫌我胖。

 

《珊瑚海》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我的脸上,始终挟带,一抹变胖的无奈。你用唇语说我长胖了,情不在。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汹涌潮水,你听明白,不是浪而是泪海。

 

《听妈妈的话》

长大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变得比别人胖,吃得比别人多,将来大家看的都是我发福的身材,大家搜的都是我月半伦。

 

《半岛铁盒》

走廊灯关上,书包放,走到房间窗外望,回想刚长的肉,一堆让我莫名难受。

 

《半岛铁盒》

为什么这样子,你拉着我说你又长胖了,我劝不住你,你的肥肉应该比我更多。

 

《简单爱》

说不上为什么,我变得很肥胖,若一天不吃撑,浑身都会觉得难受。我想大声宣布,我长了二十六,连隔壁邻居都看到我现在的肥肉。河边的风在轻拂肥肉,晃动,牵着啊你的手一阵莫名,你好瘦。

 

《暗号》

我吃多了长胖了,你比谁都了;你想说的想给的,我全都知道。未接来电没留言,一定是你叫我少吃点,任何人都猜不到,杰伦胖了二十六。他们猜随便猜不重要,连上彼此的讯号,才有个依靠,有太多人太多事,夹在我们之间咆哮,杂讯太多讯号弱,就连长胖都要干扰。

 

《她的睫毛》

他胖胖清秀的外表,像是多汁的水蜜桃谁都想咬,他嘴角上扬的微笑,有一股自信的骄傲我看得到。

 

《倒带》

终于看开瘦回不来,我们面前太多阻碍,我的肉却瘦不来,宁愿没出息求我别长胖。

 

《浪漫手机》

轻轻放,我就是卸不下这26斤,原来肉会慢慢增加重量,想关上这城市所有的灯光,黑暗中看不见我的忧伤。

 

《以父之名》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长满肥肉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贪吃,a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 ya,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月半的背后刻着一道忏悔, a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 ya。

 

《彩虹》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为什么我这么月半,所有的肉都长到我这里。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减肥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看不见我的瘦~你怎么睡得着,我的身材这么胖~你也抱不动。没有地球,太阳还是会绕,虽然变胖,我也能走得动。你要离开,我知道很简单,你说变胖,是我们的阻碍。就算放开,但能不能别再说我月半,当作我最后才明白。

 

《四面楚歌》

想让观众看好戏,最后的目的,还不是在促进收视率。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勇气拆下他们的面具。我只知道好像发胖的男人最美丽,会不会一直胖下去到他们满意。

 

《乱舞春秋》

黄巾贼你不要闹倭,咱胖伦烧柴煮水饺,放下刀,若想吃饱,去找月半公举讨。 喂,我在煮水饺啊,鸡排饭加个蛋喔拜。

 

《完美主义》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月半伦;

月半伦,月半伦。

 

《止战之殇》

月半伦眼中的幸福,是什么形状,是否醒来有甜食当早餐,再喝吨热汤。

 

《三年二班》

训导处报告,训导处报告,三年二班月半伦,马上到训导处来。

眼睛你要擦亮,记住我的模样,表情不要太夸张,我是胖了一点。我专心打球的侧脸还蛮好看,黑板是吸收知识的地方,只是教室的阳光,那颜色我不太喜欢,没有操场的自然,为何比较苗条的都是在隔壁班,还有考卷的答案,我刚好都不会算,没关系,再继续努力,没关系。为什么在家时减肥很难,为什么拿线上宝物简单,为什么女生不喜欢太胖,为什么都别人手机在响。正手发长球的打法只是初级乒乓,反手短打再狠狠杀球是高级乒乓,回转技巧乒乓,前场速攻乒乓,对墙壁在练习乒乓乒乓。

# for循环两次 # {这第一名到底要多瘦(不用问,一定有人向你挑战);到底还要减多少肉(不用怕,告诉他们谁是月半伦);可不可以不要这个奖(不想问,我只想要减一点肉);我当我自己的裁判(不想说,选择对手跟要打的仗)。}

(广播)全体师生注意,今天我要表扬一位月半,他为国争光,我们要向他看齐。

我不想,就这样一直走,每天都遇上,充满敌意那种眼光,等机会,就是要瘦瞎对方,这种结果我不要,这虚荣的骄傲,这目的很好笑,我其实都知道,你只是想炫耀,我永远做不到,你永远瘦不了,我永远做不到,你永远瘦不了,永远都瘦不了。走下乡,寻找哪有花香(为什么,这么简单你做不到);坐车厢,朝着南下方向(为什么,这种速度你追不到);鸟飞翔,穿过这条小巷(为什么,这么简单你做不到);仔细想,这种生活安详(为什么,这种速度你追不到)。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这第一名到底要多瘦(不用问,一定有人向你挑战);到底还要减多少肉(不用怕,告诉他们谁是月半伦);可不可以不要这个奖(不想问,我只想要减一点肉);我当我自己的裁判(不想说,选择对手跟要打的仗)。我不想,就这样一直走,每天都遇上,充满敌意那种眼光,等机会,就是要瘦瞎对方,这种结果我不要,虚荣的骄傲。走下乡,寻找哪有花香;坐车厢,朝着南下方向;鸟飞翔,穿过这条小巷;仔细想,这种生活安详。

 

《米兰的小铁匠》

跑遍了牧场,又绕过了村庄,他就站在街角的包子摊,眼睛盯著橱窗里的汤包,一吨汤包,远远欣赏。木炭一箩筐,木炭一直放,木炭剩一半,火炉烫月半伦存钱买汤包在流汗,巴洛克建筑的街道旁,一家烟雾缭绕的酒馆,波兰的吟唱诗人在弹唱,月半伦在门外,进不去在苦恼,他的铜板还太少。他真的真的想知道,那个来自摊子的汤包味道到底怎么样,那马蹄铁还要敲多少汤包才能买得到,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睡不着,小小愿望就快实现了他在笑。

 

《梯田》

我是在作音乐不是在举办辩论大会,辩论自己对音乐有多会,买的器材有多贵,炫耀自己有多可贵。我的音乐,你们排队,看演唱会,我说的对,我做的对,我的绝对,你会不会,你会不会拿胖瘦比来比去,那么爱比,我就去便利商店买只笔给你,来,比比比丘比,比丘比丘比丘比,比较来比较去,比较来比较去,比较来比较去,比卡丘。

 

周杰伦:难过,是因为胖了很久。

周杰伦:难过,是因为胖了很久。


原文:黄炳洁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X隐者博客3

      我唱完了……

        • avatarKoolight9

          @X隐者博客 厉害,一定是铁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