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 A+
所属分类:段子

「北有静海,南有北海」

「全国传销属天津,天津传销属静海」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位于天津西南、距市区40多公里、人口不足60万的静海区(2015年7月撤县设区),昨日(8月2日)起,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了中文互联网的热搜地名。

G104国道从这里经过。5月20日,大学毕业生李文星从G104的起点首都北京出发前往天津,以期找到一份java工程师的工作。7月14日,距起点149km,G104边一处荒芜脏乱的水坑内,他的尸体被路人发现。

和李文星一起打捞上来的,还有他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警方分析称,李文星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分析一出,社交媒体上关于静海是存在多年的传销窝点的言论、证据开始集中出现。

将某种犯罪行为直接与地区联系起来,逻辑可能不够严密。但现实中,只要你在搜索引擎中输入「静海」的字样,系统就会自动匹配出「静海传销」的关联结果,而结果条目的创建时间,从最近几日到数年之前,也就是说,至少在互联网上,静海早就和传销事件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李文星,去年毕业,家境困难,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从小成绩优异的他就是全家的希望,全家的星。

然而这颗星,现在陨落了。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李文星本人

7月8日李文星最后一次打电话给母亲,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14日,他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的一个小水坑里被发现。

他是个特别孝顺懂事的男孩子,考大学的时候担心家里困难,他甚至提出不上大学。

找工作时他放弃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因为他是学资源勘查的,总要出远门,不能很好地照顾家里。

所以他想找个IT行业的工作,工资高,还稳定。

李文星找工作的平台是一家叫Boss直聘的互联网平台。

这个app和它的网站很多人都用过,在知乎上有人分享了自己和李文星差不多的经历:

同样是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同样急于找工作,在Boss直聘上遇到一个声称是某大学创业孵化器的一个培训教育机构。

约面试,谈条件,最后发文件到邮箱确认录取,要不是最后文件的落款,填了三个不同的名字,我不敢揣测,这世上是不是又多了一个“李文星”?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发现李文星的小水坑

这款号称Boss与牛人直接开聊的免费招聘工具,今天早上才在微博上正式回应,已联系家属并配合调查。

如果不是事态发展到如今这一步,我想他们是不会做出什么回应的。

静海区集聚的传销组织是一个吃人的深渊,Boss直聘是把李文星推向那个深渊的最后一只推手。

5月15日,李文星在Boss直聘上收到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薛婷婷的回复,5月19日李文星收到”北京科蓝“的聘用通知函。

在李文星事件之后,有媒体着通过电话联系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询问BOSS直聘上招人的“人事部薛婷婷”和Offer提到的联系人“人事行政部王文鹏”是否是这家公司的员工?

对方表示,他们公司并没有这两名员工。

此外,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的邮件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个人的QQ邮箱。

为什么一个直聘的互联网平台,对招聘方最基本的审核都没有???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在广告人的一篇报道当中,BOSS直聘CEO赵鹏曾表示:

并没有采取事先审查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没有资源,二是可能也没有资格。

从而采取事后担责的形式,以牛人举报-平台查封-与企业探讨是否误举报。

在这个过程中,赵鹏更偏向于求职者。在举报过后,Boss直聘设立黑名单,并且针对一些重点灾区加大审核。

我不混创业圈,也不懂所谓的创业法则,但我懂最起码的常识!

我想问问那位ceo,如果他们都没资格审查,难不成还要阎王爷去审查吗?难不成注册在他们平台上的全是玉皇大帝,我等凡人只能闭眼跪拜?

还有对于成立才三年,完成5轮融资的Boss直聘,你们说没资源审核,真的不嫌打脸疼吗?

数据压倒一切,为了用户数量的提升和对资本的交代而弱化审查,任由完全未经审核的招聘信息停留在自己的平台上。

这种做法早已违背了一个创业平台最基本的准则——对社会承担最基本的责任。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此为“北京柯蓝”在Boss直聘上的信息。

这个责任不过是在做竞价广告的时候,能够屏蔽掉垃圾的医院,让得了绝症的人能够走好最后一程。

这个责任不过是在发布就业机会的时候,能够筛选掉虚假的信息,让一直苦苦挣扎的年轻人有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

其实我们一直很宽容,从来不会要求一个网站,一个平台,屏蔽掉所有假的坏的信息,也理解一个新生的互联网平台需要流量,需要数据。

但我们绝不能容忍,任何一个平台在追求更长远发展的时候,有意或者无意把利益的刀刃捅向最无助最无辜的那群人。

我想起李文星在自己的小屋里不停地找着工作的情景,他似乎从门缝的那条光亮里,看见了自己光明的未来。

他甚至会想过以后要怎么照顾父母,帮助妹妹,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姑娘好好过一生。

然而这一切,再也没机会实现了。


2016年12月,也就是李文星事件发生的8个月前,一位微博名为@Pinnsvin的网友深夜发布了一篇微博长文章《我的传销经历》,非常详细地记录了自己误入静海传销组织11天的经历,从他的遭遇中,我们可以大概看到从找工作,到进入传销组织,再到最后不幸死亡,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李文星可能经历了什么。

同样是寻求一份java工程师的工作,也是通过Boss直聘聊到一家有鼻子有眼的「科技有限公司」,@Pinnsvin来不及想太多就奔赴了天津,在「HR」变更见面地址、换人来接等套路后,@Pinnsvin在到达北京的几个小时之内迅速被传销人员带往偏僻的静海控制。

据@Pinnsvin的回忆,来接他的两名青年男子不断询问他各种问题、套近乎,又诱又骗拿过他的手机拒绝归还,以带他到下一地点。在野地中半人深的沟里,@Pinnsvin看到了传销组织的「窝」,成员们把脏兮兮的被子铺在地上,面对面打牌,有人过来,他们会突然站起身来,大喊「领导辛苦了!」

@Pinnsvin当时不知道,他被骗入的这个名叫“蝶蓓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亦有文章写作:蝶贝蕾),不仅是静海地区规模最大的传销组织,2006年的“蝶蓓蕾”更是当年公安部挂号的“3·1”传销大案。根据《法制日报》报道,当时涉案者多达50余万人,涉案金额达20亿元,犯罪嫌疑人遍布全国30多个城市,成为当年有纪录以来,破获的最大传销案。

没想到整整10年之后,“蝶蓓蕾”的运行体系依然顽强。有「师傅」向@Pinnsvin介绍“蝶蓓蕾”分明严格的等级制度,最高是「大导」,接下来是「领导」,随后是「大扛」、「小扛」、「管家」,一般的成员自称「老板」,新人被叫做帅哥美女。

这些等级贯彻于各个方面,比如大导可以骑电动车,领导自行车,剩下的人行动只能靠走路;吃饭需要「摆桌」,有专人掰馒头夹菜给「领导」,并要大喊「伟大领导辛苦了」,开吃时由「大扛」领头喊「OneTwoThreeComeon!」,结束时再由「大扛」领头一齐喊「OneTwoThreeComeon心若在,梦就在!」

@Pinnsvin还给出了很详细的传销组织每日活动时间表:

早晨4点起床,拿好被子去野地睡觉;

早晨8点左右起床,之后开始打牌;

10点左右早饭,早饭一般是卷饼,好的时候有粥;

吃完饭之后,除了第一天来的有“师傅”和老板陪着打牌,其他老板开始背东西,来了两天及以上的开始听“师傅”讲课;

下午1、2点午饭,午饭是馒头咸菜;

午饭之后也是“学习”;

晚上8、9点,晚饭,晚饭也是咸菜馒头。

10点左右,收东西“回家”。

这之外的所有时间,@Pinnsvin行为也是被人密切监控的,「上厕所需要申请」、「一米内2个人跟着」,接电话时由「大扛」拿着电话,若不按安排的话说,「大扛」就会立刻按静音进行恐吓。

传销组织对于新人每一天都由精心安排,有老师安排课程将来自「哈佛」的成功学,有「领导」掏心窝子说传销是他人不理解的伟大事业,他们时而威逼辱骂,过会儿又给个蜜枣,有的人接受了这一套立志成为骨干成员,还有人心里挣扎,却逃脱不了。

@Pinnsvin回忆他被一群人逼着抱着3床被子在街上走的情景,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没有任何一个对行迹可疑的他们有任何反应,「我打消了靠别人救助逃跑的念头。」

据今日封面新闻一篇《网曝李文星入职6天晋升为”老板"被逼向家里要钱》最新报道,根据一名自称与李文星在同一传销组织中共处过的网友回忆,李文星的经历与@Pinnsvin几乎完全相同。不过与李文星相比,@Pinnsvin幸运地多,他最终找到了一起逃脱的盟友,虽然逃跑计划失败,却因此找到机会被警察带出(建议阅读@Pinnsvin原文,结尾部分非常仓促,对于最后使他成功逃脱的究竟是不是真警察,存疑)。

而李文星最后做了什么而导致他最终死亡?他也曾计划过逃跑吗?是逃跑失败被惩罚活活饿死吗?答案还不得而知。

在@Pinnsvin逃脱噩梦般的“蝶蓓蕾”8个月后,天津公安民生服务平台发布了一篇题为《【抓捕现场】头目落网!天津静海“蝶蓓蕾”传销网络被警方连根拔起!》的新闻稿,稿件中称:

近日,天津警方经过连续数月缜密侦查,一举抓获静海“蝶蓓蕾”传销组织高层人员7名、传销骨干人员25名,缴获、冻结赃款100余万元,成功将这一盘踞在静海地区的传销组织连根拔起!

……

上述四人自2012年以来,先后窜至静海从事非法传销活动,并通过控制各自管理的寝室,以见网友、招工、创业等名义将外地群众骗至静海实施“”洗脑“,蛊惑群众参与传销并缴纳加盟费、产品费。一旦被骗群众不配合,就使出恐吓、威胁等暴力手段,威逼利诱被骗群众屈服。

……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传销组织规模庞大,等级分化分工明确,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其中,在静海及周边地区发展传销人员就多达1600余人。

不过,「连根拔起」可并不如这新闻稿中说的那么容易,上述充斥着感叹号的新闻稿发布的4天后,李文星的尸体被发现。

传销组织的毒根早就密集地、深深地扎在静海的土地上,毒液在深处蔓延。红网论坛上,「天津市静海县的传销组织不违法?」的一条帖子发布于2010年6月,有条回复读起来可怕得让人感觉是另外一个世界:

俺的家人被骗到天津静海搞传销,俺两次到静海寻找,通过俺到传销组织的授课点和住宿点的实际查看和了解及与传销周边居民的沟通了解到。传销的人员95%的都是20岁左右的少男少女,只有5%左右的是30岁左右的或者大龄人员。

受害人被骗去的前半月传销组织者先是没收被骗者的手机、随身钱物、身份证等,然后限制人身自由,开始洗脑,不听话就关禁闭并殴打被骗者,洗脑成功就要他们骗家人和亲朋好友,骗不来就侮辱并打他们……受骗者吃的、住的如猪狗,有的甚至连猪狗都不如,米是发霉过期的或者是霉变的,菜是从农贸市场捡来的,白水煮着吃,睡在地上,男女混合的大杂铺,屋里臭哄哄的,没有电扇,有的连厕所都没有。

俺看到静海一街新村、玉田庄、旧货市场的河边、玉米地里有的是一个男孩领两个女孩在光天化日之下乱伦,有的是两个男孩领一个女孩在光天化日之下乱伦,有是的一男一女在光天化日之下搞男女性关系,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的在玉米地里抱着搞女关系……俺看到后恶心至极。看到有的小姑娘捂着肚子呕吐,问她们怎么回事,回答是怀孕了,问她男朋友知道吗?回答是没有男朋友,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她们说“领导”让她们一个月互相换一个地方居住,增加新鲜感,所以就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了。

……

根据《中国工商报》报道,自2008年至2014年6月间,静海区工商、公安机关累计集中开展打击传销行动近400次,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万人次,刑事拘留传销组织者和骨干分子近百人,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人员300名。

但在2014年,仍有网友就静海传销问题7问天津市领导:

为什么静海的传销从九十年代到现在屡禁不绝?为什么有四十多万人被控制在民租房中?为什么政府人员没人管没人问?为什么不把他们一窝端了?多少家庭因为静海这传销背井离乡妻离子散的?为了带动你们静海的生意?为什么不打压?

静海县的在线回复称:

近年来,静海县委、县政府对打击传销工作始终高度重视,坚持把依法严厉打击非法传销作为一项构筑和谐社会的民心工程来抓,建立了县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健全完善了严惩极少数、教育大多数“打教结合”的打击传销工作机制,坚持经常性地开展打击传销专项活动,保持了对非法传销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特别是今年以来,在认真总结过往打传工作的基础上,积极创新工作方法,不断完善打传机制,研究制定了《2014年度静海县集中打击传销活动实施方案》,坚持每周开展1至2次打传专项行动。自元旦至今,县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已组织工商、公安、综合执法、水务、电力等相关职能部门开展集中打传行动34次,共出动执法人员1156人次,出动执法车辆229台次,发现并捣毁传销窝点126个次、传销会场25个次,解救被骗传销人员12人,教育遣送传销人员1255人次,对为传销活动提供便利条件的出租屋断电、断水115处次,收缴传销窝点内的生活物品41车。

……

该回复还称未来还将在多个方面加大打击力度,包括采取不间断巡查、实行出租房屋备案制度等措施打击传销。

现在看来,「力度」并不够大,静海传销组织不仅没有被打击干净,被骗家庭对当地警方的不信任甚至滋生了周边产业——部分自称是「反传销组织」的机构,专门去静海区传销组织里“捞人”,找到人再结算,找不到人一分钱不要。这些人和传销组织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甚至……看官们自品了。

还是要问,为什么会是静海呢?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静海区由16个镇,2个乡组成,从卫星地图上看,这1476平方公里的土地主要由农田和民宅组成,对于传销组织来说这样的环境便于隐匿,也便于监禁,而静海又东邻天津滨海新区,出现在招聘网站和APP上时,更易引诱到着急找工作又不了解情况的大学毕业生,披上个套牌的公司名称,大学生们可能误以为是新区的正规科技公司发来的offer。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那个求职的少年死了,那把杀人的刀一直都在。

于是,招聘平台成了传销组织纳新的主要途径,在大家熟悉的一些免费职位发布网站上,类似的情况普遍存在。而本次涉事的招聘平台被谴责的主要问题更在于,作为收费的招聘工具,该平台依然未能做到严格审查招聘企业的真实性,被不法分子利用,内部风控不到位。

不过,杀害李文星的真凶是屡禁不绝的传销,这点应毋庸置疑。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文星和徐玉玉一样,一种悲剧的方式,用年轻生命的代价成了社会的警示牌。

所以,静海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根除传销,归于平静呢?


内容来源网络,侵删。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懿古今5

      这样的招聘网站就应该查封关闭,连最起码的核实工作都没做到位,真的没必要存在了。不过大部分人常识网上找工作都应该去那些比较知名的网站找,而不是那种小公司,毕竟小公司坑太多了

        • avatarKoolight9

          @懿古今 利欲熏心啊,就像百度推广一样。

        • avatar自媒体博客4

          表面上看起来,杀害李文星的真凶确实是屡禁不绝的传销,但为什么传销会屡禁不绝,是谁的不作为?

            • avatarKoolight9

              @自媒体博客 这问题太深了,都说不清楚的。

            • avatar九哥6

              为年轻的生命惋惜,传销就是杀人那把杀人的刀。

                • avatarKoolight9

                  @九哥 少年的命希望能唤醒对传销的打击!

                • avatar姜辰7

                  我期待朗朗乾坤,光天化日。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我期待每一件这样的事,都能唤醒一些东西。而不是然后就没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