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印象》:我的记忆里,武汉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 A+
所属分类:美文心语
摘要

近日长江新城刷爆朋友圈,特从网上扒出一篇不错的“武汉印象”文章!

《武汉印象》:我的记忆里,武汉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武汉,是早上从热水里烫熟的一碗碗热干面;是从长江二桥沿着江滩奔腾到长江大桥的长江水;是永远等不来的30路公交车;是学校对面莫名热闹的小吃街和同样莫名小资的武汉天地。

我的记忆里,武汉炎热潮湿,一言不合就下暴雨,不高兴了就连着下一个月的雨。下雨没关系,下完了立马出个大太阳晒晕你。夏天,这座朋克的城市,热辣滚烫;冬天,这座工业的城市,冷酷到底。我的记忆里,在武汉不需要墨守任何交通规则,过马路基本看心情,必要时护栏也是摆设而已。公交车司机必须舒马赫附体。他们不是踩一个油门在战斗,应该都是神不知鬼不觉使用了氢气弹,退休后在秋名山隐居。

我的记忆里,武汉没有地铁,轻轨的起点站是黄埔路。京汉大道还是铁路,每次过麻阳街要等火车开过。这不是灌篮高手里樱木和晴子相遇的场景,而是自行车大军们焦急地祈祷着千万不要迟到的心情。过江,我们要坐轮渡。长江二桥通车的时候,我一脸茫然和它合了影。那时,武昌刚建好一个地标建筑,叫洪山广场。建好的那天,我还绞尽脑汁凑够400字写了篇作文。当然,一放假就得去江汉路偷偷吃臭豆腐,逛逛那时的zara(真维斯)和h&m(佐丹奴)。

我的记忆里,没有东湖、珞珈山和黄鹤楼,没有楚河汉街和关山、光谷。在民生路出生的我从小就认楼下的陈记炸酱面。夏天吃完晚饭,一家人要去十七码头吹江风,最怕的事儿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因为就住在龙王庙隔壁。冬天家家门口堆满了煤,烧红了炉子等着过年炸藕夹、摊蛋饺、熬藕汤。大人不会告诉我们花楼街为什么叫花楼街,但是黎黄陂路肯定是为了纪念大总统黎元洪。他是第一个成为全国一把手的黄陂人。

我的记忆里,最好吃的热干面在黄埔大街的小巷子里,老板娘出摊早收摊晚,我十点起床走过去还能吃上香喷喷的热干面。那时,过早只要一元钱,开心的时候老板娘还送我一碗蛋酒或者豆腐脑(甜)。最好吃的牛肉粉在学校对面,是我每天起床上学的动力。下了第一节课,大家都站在校门口扒着栏杆冲着街对面喊,一品红,一碗宽粉多把点辣椒!这句话,一定要用正宗武汉话喊,方能有平山河的气势。

我的记忆里,早上七点一刻必须准时出现在教室里,我六点四十五分起床十分钟出门,15分钟骑车飞跃黄浦大街永清街,一个箭步冲进校门一口气爬上三楼,踩着铃声坐下。第三节课下课要全校出操,在混乱拥挤的楼梯和其他班认识的同学互相问好。12:05分放学,整个芦沟桥路变成步行街,灰鸦鸦的一片,唱片店放着周杰伦的新专辑,书店主打郭敬明,奶茶界还是珍珠奶茶的天下,我们就在这样喧闹的午后写着成堆的作业和试卷慢慢长大。

可我记忆里的武汉去了哪里?我早已不住在龙王庙隔壁,那件穿了六年的灰色校服不知被塞在哪里,坐地铁2号线横跨长江大约需要四分钟。这八年,我的记忆里,武汉只有冬夏,再无春秋。我感叹着武汉每天不一样,猛然回头才发现,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我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曾经一度以为这世上最美的女孩和最帅的男孩都在这里。我离开了那里,不会再回到那里,可我心里最美的回忆和最深的思念永远都在那里。

武汉,我爱你。


原文:鹿眠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avatar明月登楼6

      我只记得武汉是吃货的“天堂”,哈哈!

        • avatarKoolight9

          @明月登楼 武汉小吃太多了,确实当之无愧的天堂!

        • avatar橘子书5

          说得好像,我们大闽地有春秋的样子,哈哈! :lol:

            • avatarKoolight9

              @橘子书 只有冬夏,再无春秋,我想应该是背井离乡的孩子才有深切的体会吧!

            • avatar姜辰8

              啊~还是我大美新疆。。。。 :grin: :grin: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又不配图,就说美,我们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