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六耳猕猴遇见东方不败!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很久很久以前,本人转世轮回,在一片黑暗而温暖的混沌里被孕育。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将会成为混世的妖王,通天彻地,翻江倒海,在神佛面前一场大闹。

当六耳猕猴遇见东方不败!

我看不见他的来处,只能凭空呼唤,说大哥,你搞错了吧,我是个小人物,不至于去做妖王这么危险的工作吧?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说你还没有成为妖王,是因为没有遇到送给你一根针的人,如果你遇到了他,你将会明白你这一世的去向。

我骂了声草,睁眼降世的那一刻,忘却了我所有的前尘记忆。

落地,才发现我成了只猴。

身边传来一阵阵惊呼,说他耳朵长得好奇怪,不如就叫他六耳吧。

我隐约听着这名字很熟悉,却不记得他到底是谁。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就在我降生的同一年里,黑木崖下有个名曰东方不败的人成妖了。

不是人妖,是妖。

本人老家花果山,出过个传奇般的英雄,踏天门,碎凌霄,号称齐天大圣。

我小时候也很崇拜他,但是越长大,越觉得不是滋味。

那年他大闹天宫,神仙一把火烧光了山头,草木俱无,烟霞断绝,峰岩倒塌,林木枯焦,一群猴子比丧家的野狗都惨。

有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孙悟空是将,我们都是枯骨。

可即便如此,枯骨还都等着他们的猴王归来。

从王莽篡汉到隋末大乱,四百年的时间过去,花果山没有等到英雄。猎户将群猴剥皮拆骨熬汤来喝,又或者断手断脚进城卖艺,猴子们始终没有英雄搭救。

直到我的降世。

本人名叫六耳,自认是个英雄,从小学着舞棍弄棒,不看大闹天宫的画本,更不看《果树的培育与养成》,专攻兵法,兼习内功。

毕竟内功强横的,摘叶飞花,一根针都能纵横江湖。

但西边山头的小红告诉我,你再这么中二下去,很快会被猎人抓走的。

本人之所以喊她小红,是因为她的屁股特别红,我很想告诉她,日后我神功大成,一定风风光光娶她进门。

奈何她不懂我。

比如本人摆出个pose,提棍大喊一声独孤九剑,小红只会翻着白眼,说六耳你别闹了。

然则本人还是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好看,还因为除了她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理我。

好在他们跑路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会喊着我,小红更是以性命相逼,拉着我不得不逃。

我说其实我不用逃的,我的五郎八卦棍已经大成,打几个猎户不成问题。

小红说,你怎么这么讨厌,成熟一点不好吗?

我没理她,我觉得她这是被残酷的现实世界所污染了。

小红噘着嘴,还撅着屁股,气呼呼的走进大部队中,跟着猴群向被逃窜。

我挑了挑眉,没有去追她,转身背对,走到相反的方向去。

那一天,有妖怪从北方经过,顺手杀了百十个猴子开荤,小红恰在其中。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我很想回他一句操他妈。

但是我面对着空荡荡的花果山,不知道该向谁回应,当我来到那片鲜血染红的土地上,猴群的尸身杂乱的堆叠在一起,已经分不出哪个是小红了。

天色很阴沉,空气中飘荡着血腥味,我提起棍子一点点戳着早已干裂的地面,想挖个坑,埋点土,不让这些仅剩的血肉被猎户拿走。

咔嚓。

棍子断了。

我沉默着,听天外有滚滚雷音,想必即将有大雨瓢泼。

我慢慢蹲在地上,想等大雨落下的时候再哭,那样我还可以对后来赶到的猴子们说一声,这是雨,不是泪。

奈何有些时候,哭泣这件事是身不由己的。

我用双手挖着坟坑,嚎啕大哭在花果山上。

当猎户们看到这一地残破的尸身,先是震惊与仓皇,后来喜形于色,感慨今天的不劳而获。

彼时我双手血肉模糊,还在挖着坟坑,那群猎户举起刀叉,要将我毙命于此。我想起小红撅着屁股离开的样子,叹了口气。

我回过头,目光穿透雨幕,扎进猎户的心里。

我开口说话,说你们先等一等,等我埋下我的姑娘和朋友,再来与你们决一死战。

这是句人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说很多种族的语言,但我一直没有讲,我讲的都是独孤九剑,五郎八卦,那些我没有的东西。

那些真正超越族群的能力,我自己都不敢提及。

我能看到猎户眼里的恐惧,我也能猜到如果我说出口来,猴群里的猴子也会一样恐惧。

到最后,这些恐惧会让他们做出同一件事情。

猎户们大喊,说这是个妖怪啊,杀了他,斩妖除魔!

我叹了口气,说妖魔的力量你们也未必有本事杀,不如等我埋了这些猴子,自尽在你们面前,好不好?

后来有人告诉我,人永远不能退让,你退一步,就会有人进一步,可惜我当时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那天猎户终于举起钢叉,在我默默挖坟的时候对准了我的背心。

我的听力似乎变得格外敏锐,听见钢叉刺破雨幕,听见猎户兴奋的血脉,还听见一缕奇特的风。

在这阵风吹过之后,所有的钢叉落在地上,所有兴奋的血脉变得冰冷。

就像我面前的猴群尸体一样。

有人杀了他们,或许那个人还在我身后,但我没有回头,反正生死都不由己,我为什么不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呢?

“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

三个时辰后,我的手掌血肉模糊,已经分辨不出手指的位置,背后突然传来这样一句话。

这次我回过头,看见个眉目如刀的姑娘,姑娘批大红衣裳,负手斜睨着我。

姑娘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有谁再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

我叫东方不败。

那天东方不败帮我埋了群猴的尸身,我躺在花果山的巨石上,仰首观星,沉默了一天一夜。

我问东方不败,你说我就想做个普通猴,怎么就那么难呢?

东方不败说,其实猴子也好,神妖也罢,都不过是一个个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如刀,随时可能砍得你家破人亡。

东方不败看着我,说人活一世,不是赢就是输,你不想赢,那就只能输。

江山如此多娇,既然我成了妖,千秋万代,更不能让这大好江湖落在他人手中。

东方不败说这句话的时候,负手睥睨,仿佛王图霸业尽收眼里。

从那天起,花果山里有了东方不败,猎户与周围的小小妖魔都渐渐绝迹。

本人对于生活的抗打击能力贼强,很快又恢复了中二兮兮的贱模样,有时会让东方不败很疑惑,究竟那个雨天挖坟的猴子是不是我。

我问过东方不败,你来花果山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东方不败看着天,说我想来这里找一个人,问问他大闹天宫,快意恩仇,究竟是什么感觉。很久以前我遇到过一个人,他的名字叫令狐冲,他不像我,我求王图霸业,他要笑傲江湖。

“可惜我没有机会问他,怎么样才算是笑傲江湖。”

很多年以后,我的耳朵能听到古往今来的所有故事,我才明白东方不败可惜的,不是没有问令狐冲怎样才算笑傲江湖,而是没有机会问一句在令狐冲心中,她究竟有没有留下痕迹。

彼时我不知道令狐冲是谁,但我知道孙悟空,我告诉东方不败,其实快意恩仇是需要代价的,孙悟空成就齐天大圣的传奇,就有花果山千里荒痍的枯骨。

我不想成为一个传奇,我不想让别人成为新的枯骨。

东方不败嗤笑我,说那你还会经历无数次小红的死,也永远无法带着你的猴群走出花果山。

我笑着摇摇头,说你本来就带不走他们,他们留在花果山苦等孙悟空,本来就已经放弃了自己,他们不相信自己也可以成为传奇,只懂得将希望寄托给猴王,谁也救不了他们。

我既然想做一个普通的猴子,早就有了输掉的觉悟,小红死了我很伤心,但这是普通人会有的伤心。我不想当我某一天成为孙悟空那样的人,或者成为你那样的人,卷入江湖,身不由己,心爱的人会成为敌人,想保护的猴群却最终因为自己死去。

那样的人生,是赢家的人生吗?

我看着东方不败,她大红色的长袍吃饱了风,高高扬起在天地之间,但她沉默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慢慢露出微笑,拍拍她的肩头说,所以啊,我宁愿曳尾于涂中,随波逐流,灰飞烟灭,届时天地星辰都将成为我的棺材与陪葬品,你说那该有多好?

“这样想来,其实小红比我先一步脱离苦海,我倒应该恭喜她,可惜我是个凡人,我还没有做到,竟然还在哭,还想要埋葬她,我这道行不够,尚欠修行。”

砰!

我还在唏嘘感慨,骤然胸口一痛,整个人远远飞了出去。

落地滚了几滚,抬头看见东方不败袖口飘扬,正冷冷看着我。

我失笑道:“你打我做什么,那群猎户想杀我的时候你也在场,我像是个怕死的人吗?”

本人这是看开了,也看淡了,生活如江湖,江湖是刮骨钢刀,能将你挫骨扬灰,无论你是凡人还是高僧,英雄或是传奇,都一样,都躲不了。

但天下这么大,总有人不服。

东方不败就不服,她居高临下看着我,说你这是什么屁话,江湖里有人不服我,杀光了就是,如果这座江湖本身就容不下我的王图霸业,容不下我的笑傲江湖,那就把这座江湖刺穿。

我一根针,能翻云覆雨,改天换地。

那天清风徐来,东方不败站在花果山最高的巨石上,红袍猎猎,明月当空,我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东方不败的目光落下来,盯着我,说既然你是我的人,我一定会让你重振花果山。

重振花果山其实很简单,只要孙悟空回来就好。

如果孙悟空没有回来,就让他回来。

东方不败给我戴上紫金冠,穿上步云履,一身黄金锁子甲威风凛凛。

我说我真不行,我当不了孙悟空,他神通广大,我什么都不会,万一来个妖怪砸场子,分分钟露馅。

东方不败说,谁敢来,我就杀谁。

我扶额,说大姐,你能不能别整天杀啊杀的,能不能讲点道理?

东方不败说,不能。

我:……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就这么着,我成了花果山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那些天里,我的耳朵一阵阵发痒,似乎天地间有无穷的声音开始向我耳中涌来,充斥在我的脑海,几乎每天都让我脑壳炸裂。

好在有东方不败。

她给我炼了一根针,放在我耳朵里,那些声音便都小了下来,让我有机会认真分辨其中的信息。

有次我问东方不败,那根针是什么东西?

东方不败沉吟片刻,说你叫它随心铁吧,能大能小,可弯可直,我毕生精力都在其中,天地间应该没什么东西能毁灭它了。

我目瞪口呆,说大姐,你连定海神针都能造的出来,有没有这么强啊?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说这不是定海神针,是我的王图霸业,是我的雄心壮志,是我不服的男儿肝胆。

我仔细打量着她,纵然这位东方教主霸气十足,但怎么看都像是个姑娘。

为什么男儿肝胆这四个字,她说的这么有故事?

从那一天起,我扯回齐天大圣的旗子,重新立在花果山头。东方不败施展术法,草木逢春,泉水叮咚,一时间又有了几分洞天福地的模样。

偶尔有不开眼的妖怪上门,都被东方不败一一赶走。

在那百年之间,我还听到菩提老祖教给孙悟空的神通,我心中一动,偷偷学来,积攒着我为数不多的力量。

如果换作从前的我,你们也该知道,本人绝不会努力修行。

但没办法,我遇到了东方不败。

这厮要挑战整个天下,我既然跟在她的身后,总要为她出一点力嘛。

似乎有人对我说起过,我将成为混世的妖王,在神佛面前大闹一场,而我之所以没有成为妖王,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送给我一根针的人。

我想,现在我遇到了。

我听见山前山后群猴的欢笑与呼喊,拎起两坛酒,准备去找东方不败。

有只小猴子跑过来,笑嘻嘻的问我,说大王,你是不是喜欢东方姑娘呀?

我挥挥手,说滚滚滚,谁敢喜欢她啊?

小猴子撇撇嘴,说大王你如果喜欢她,一定要留下她呀,我看见这些日子她总是眺望西方,像是要离开花果山了。

我心里一突,身子不由僵了一瞬。

东方不败来花果山,本是想寻孙悟空的踪迹,其实我早在前几年就听到孙悟空从五指山脱困的消息了,却一直没有告诉她。

我本来以为,我不告诉她是怕她失望,毕竟笑傲江湖的孙悟空开始护送唐僧西天取经,终究是向神佛低头了。

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怕她离开。

我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早已瞒不住了,我拉走小猴子,大步走向最高的山巅。

东方不败就站在山巅,还是负手而立,像我第一次见到她那样。

我扔给她一坛酒,说:谈谈?

东方不败没有回头,她喝了口酒,石破天惊:“其实,我不是个姑娘。”

夜风吹过我的身旁,我张了张嘴,有点懵。

半晌,我勉强笑道:“其实,你是男人我也不介意的。”

东方不败:……但是很可惜,我也不是男人。

我怔怔站在天地之间,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东方不败送给我那根针时,说过的男儿肝胆。

我猛地掏出那根针,瞪大了眼看着他。

东方不败缓缓点了点头。

我一句草你大爷脱口而出。

东方不败笑了,他缓缓走过我的身边,脱下身上的大红长袍披我肩头。

“齐天大圣还有这么一件红披风,你穿其实一样好看,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这姑娘拍拍我的肩膀,头也不回,就那样踏空而去了。

我拉紧了大红长袍,看着东方不败离去的背影,想张嘴说两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今夜仍旧是明月当空,我看她千山独行,忽然生出种平生怅辽阔的心境。

想哭,想骂人,还想痛饮高歌。

在西行这条路上,男妖精一般都想吃唐僧,女妖精和女施主一般都想睡唐僧。

东方不败是个人妖,我不太懂她想做什么。

我凝神听着,听见东方不败找到西行四人组,问孙悟空有没有笑傲江湖过。

孙悟空说,那都是年少轻狂,一场任性罢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恩恩怨怨成网,没有谁能逃脱,我所能做的,不过是从一个牢笼,进入下一个牢笼,如果能在新的牢笼里过得更好,那便足够了。

我听见东方不败停了很久才开口,她说从你身上,我仿佛看到老去的令狐冲。

继而银针飞舞,东方不败又默默摇头,说不会的,令狐冲是不会老的,你接招吧。

那一场天崩地裂的打斗过后,我听见东方不败咳血而退,身法之快基本超过宇宙第三速度。

猴子想追,是追不上的。

而东方消失的这些天里,我在花果山无所事事,顺便度了一场孙悟空曾经度过的天劫,彻底有了与他一战的能耐。

但我丝毫没有笑傲江湖,快意恩仇的心境。

本人原来就是个看淡生死,看淡整个世界的人,命书上的话来讲,就是仇六亲,疏骨肉,偶尔才对几个相处久了的好姑娘动动心。

但动心不过一时半刻,我知道那总会过去,哪怕小红万般无奈,死在我的眼前。

那样我都能过去。

唯独东方不败,这个死人妖竟然在我心里过不去了。

我所有鲜活起来的心境都是因为她,她走了,让我怎么再当孙悟空?

我本就不是齐天大圣,我只是六耳猕猴,愿意为东方不败那个死人妖,做个混世的妖王。

所以我抖了抖身上的锁子甲,掏出耳中的那根针,朝它一笑。

“走吧,我们去翻云覆雨,改天换地。”

西天取经是这些年的一场大工程,佛道之争,神妖作乱,都在这条路上。

我重新搞出个取经团队,要替代孙悟空,将这条路给砸烂。

所以我打晕了唐僧,引走了八戒和沙和尚,与孙悟空大战三天三夜,要证明东方不败的男儿肝胆,当真无可匹敌。

奈何定海神针在手,打的就是我翻云覆雨。

他叹着气,说你又是何必呢,五指山重,紧箍咒痛,你挣脱不了,江湖是一张大网,你连出手都找不到方向。

那天的天色灰蒙蒙的,道路两旁的松树笔直向天,仿佛要刺破些什么。

我对孙悟空说,这些年你一将功成,花果山白骨累累,我本不想找你算账,毕竟你已不是从前的你,我没必要白费口舌。

但你不该伤了东方不败,你已经放弃了,认输了,那就不要再伤害这世上犹自不服的人。

孙悟空沉默很久,说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们一起闹到西天,你让如来给我们分辨真假,我看你能不能一棍敲碎雷音寺。

孙悟空说这句话的时候抬头看着天,我无法分辨他究竟是希望我成功,还是希望我认清现实。

其实现实我认得很清楚,如来讲经,我不是没有听过。

可我手里的铁棍没有听过,他还要继续打下去,打一个笑傲江湖,打一个男儿肝胆。

在西天的时候,漫天佛陀梵音阵阵,七彩的莲花在他们脚下盛开,我与孙悟空站在他们中间的空地上,要做殊死一搏。

如来说,他相信孙悟空一定能赢,所以赢的那个就是齐天大圣。

我看到孙悟空怔了一下,继而默默拉开姿势,横棍在胸前,冷冷的看着我。我将棍稍一点,斜指孙悟空,目光死死的盯住他。

我们两只猴子在佛陀面前彼此凝视,杀气在两根铁棍之间纠缠,但是谁都冷硬的像块石头,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佛陀们开始皱眉,本以为会很激烈的一战迟迟没有人动手,这是开始烦了。

我知道,孙悟空一定会注意这些佛陀的情绪,所以佛陀们开始不耐烦,他的心就会乱,我在此时猛然出手,随心铁棍划出一道乌金色的光,狠狠刺在孙悟空的身上。

孙悟空提棍遮挡,却被我一声大喝,百年间听取天地秘法的力量在这一瞬涌出,定海神针再也拿捏不住,从孙悟空手中震飞出去。

我棍稍轻点,抵在了孙悟空的额头,那根定海神针从高空落下,砰,插在漫天神佛的面前。

我稍稍松了口气,在一片沉静之中,听到如来缓缓开口。

他说,这个,便是六耳猕猴。

孙悟空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如来的手指,指向的正是我。

有道巨大的阴影忽然出现在我头顶,那是我刚胜孙悟空时,心神放松,被如来暗中驭使的金钵。

挡,已经来不及了。

砰!

世界于我便这样黑暗下来,我隐约听见如来说,孙悟空,你做得很好。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对我而言是种解脱。

或许唯一的遗憾是死前没能再见东方不败一眼,但是此时此地,相见争如不见。

奈何,如来不是这样想的。

任何想要翻云覆雨,改天换地的人,他都一定要死,所以如来没有杀我,将我关在钵中,静静等着东方不败来救。

围城打援,小时候我学兵法,最讨厌这一招。

孙悟空回了花果山,如来说他可以休息几天,西行路长,有的是妖怪得收拾。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心忐忑起来,我在想东方不败究竟会不会来,我希望她不来,又希望她会来。

当我听到有超越宇宙第三速度的人向西天赶来,我两眼一闭,说你为什么要来?

本人真的是很贱。

漫天神佛已经等了很久,东方不败破空而来,落在关我的金钵之前。

如来说,你终于来了。

东方不败看都没看如来一眼,只是盯着金钵,说六耳你怎么不听话,你是我的人,说了以后受欺负要报我的名字,你没报吗?

我在金钵里又哭又笑,掏出随心铁,猛烈的击打着如来金钵。

我听见佛陀们开始吟唱,梵音结成阵法,要将东方不败困死灵山,任她速度再快,也挣脱不得。

如来说,东方不败,你如此冥顽不灵,休怪我佛无情了。

梵音声中,片片金莲开始狂撒,东方不败大笑一声,瞬移般出现在金钵另一侧。

手中拈针,开始凝聚全身的力量。

东方不败大喊着,说六耳,辛戊位上砸一棍!

我很想破口大骂,让东方不败快走,她凝全身之力破金钵,又如何躲得开那千万金莲?

但我知道,一切已经晚了,东方不败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我咬着牙,胸中似乎有一团火,一股气,憋在肚子里搅得我五内不宁。

我嘶吼着喊了一声,与东方不败击打在金钵的同一部位,内外夹击,金钵终于化作片片飞舞的金粉,散落在灵山之上。

而就在金钵散落的一瞬间,我看到金莲铺天盖地,东方不败身形凝滞不过一刹,已经被斩出无数道露骨血痕。

筋脉尽断,血流如崩,我看见东方不败缓缓倒向我的怀中,仿佛一切都静止下来。

东方不败笑着看向我,说这个江湖,还真是艰难呐。

我抱着她,说你闭嘴,我觉得你还有机会抢救一下。

东方不败又笑了,说抢救什么,不是星辰陪葬,天地为棺吗?

我说你他妈的闭嘴!

我千手幻化,想给东方不败堵住伤口,却怎么也堵不干净。东方不败笑着摇了摇头,说算了,我死就死了,其实我又去过花果山,我托那里的小猴子给孙悟空带过话。

我让小猴子说,花果山不想要赏来的安宁,那些神佛随时可能收回去,我们的大王为什么变得会去相信他们?

东方不败说,我还让小猴子指给孙悟空看,看那些被埋葬起来的猴群尸骨,如果孙悟空还能有所触动,翻云覆雨,改天换地未必没有机……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

随着我一声大喝,泪如血崩,滴答在东方不败脸上,我还要伸出一只颤抖的手给她擦掉。

我说东方不败,你到底明不明白,在我心里什么王图霸业,什么笑傲江湖,什么追求与反抗都是假的,只有你才是真的!

东方不败笑了笑,说你别哭了,这一世我心里有人,如有来生,我争取给你个机会。

我说你别,等你活过来,我就有机……

噗嗤!

我那一个会字还没出口,就看到一片金莲,割掉了东方不败的头颅。

有佛陀拈着片花,说哎呀,死就死嘛,啰嗦起来没完,真当我们不存在吗?

我看着那颗头颅落到地上,面孔上还带着微笑,头颅在地上弹了两下,时光变得极慢,弹起,久久才会落回地上。

灵山下雨了吗?

灵山没有雨,灵山只有梵音,只有金莲,只有佛光普照。

当孙悟空再踏灵山的时候,只看到东方不败的尸体,和一个不悲不喜的猴子。

如来问他,你竟然真的来了。

孙悟空说,东方不败于花果山有恩,我来替他收尸。

如来笑了一下,说孙悟空,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冲破灵山大网吗?

孙悟空摇摇头,说本来我以为江湖恩怨如网,没有人能够逃脱,但是我忘了,如果这世上有两个齐天大圣,是可以有机会的。

笑傲江湖,改天换地,在此一举。

如来哈哈大笑,指着那个不悲不喜的六耳猕猴,说他?你看他的模样,可有半分齐天大圣的能耐?

孙悟空也叹了口气,说我的确错了,既然我已经来晚了,那我根本就不必来了。

如来说,不错,你已经回不了头,苦海无边,再没人能渡你。

孙悟空摇摇头,说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如果他一无所有,这个世界或者这个江湖,对他来说都已经不足为惧。

“我说我不必来,是指六耳他一个人,就足以打败你们所有人,你们所有的人。”

孙悟空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漫天佛陀,又看向凌霄宝殿,又看着人间的纷纷扰扰。

最后,看向了六耳猕猴。

六耳不言不语,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他轻轻招手,那根随心铁化回一根针,漂浮在他的身前。

如来不知为何,突然有一丝心悸,他起身大喝,说梵音再起,灭此妖猴!

一时间灵山上梵音响彻,白玉阶,莲花池,都粉碎纷飞,浪高丈外,如来双掌平推,更是有万千星辰裹挟其中,要将六耳冲刷个灰飞烟灭。

灵山之上兵荒马乱,六耳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他又慢慢弯下腰来,捡起了东方不败的头颅。

六耳将东方不败抱在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有一滴泪,划过这只猴子的脸庞。

那根他身前的针陡然动了,笔直的刺向苍穹,无尽的血气与泪水,悲怆与痛苦,都随着这一根针高飞天外。

天地失色,乾坤震荡,所有的一切都随着这根针而改变了轨迹。

碎石,湖水,金莲与如来刮起的星辰,都随这一针奔向黄天,如来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那根针刺破梵音大震,刺破九重天的边缘,还在扶摇直上,没有尽头。

轰然一声大响,仿佛来自宇宙的尽头。

无数的神通法力,碎片星辰,在这一刹那倒卷而回,灵山倒塌成瓦,大地落陷成灾。

六耳静静的站在一片断壁残垣的最中央,泪水滴答,有如石像。

很多年以后,花果山,黑木崖,都有着一座无名墓碑。

碑前一根乌金色的针,不言不语,江湖同寂。


原文:房昊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姜辰7

      吴承恩:来来来,你们来写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承恩承恩!

        • avatar橘子书5

          前几天看过一则文章,说是孙悟空跟白素贞是兄妹。。。。不过倒是有眼有板。将胡适的孙悟空外来说与鲁迅的本土说,剖析了一番。

            • avatarKoolight9

              @橘子书 孙悟空应该是葫芦娃的兄弟,而白素贞,是不是蛇妖呢?

            • avatar小苍老师6

              这写的有点儿意思,尤其是那金针……

                • avatarKoolight9

                  @小苍老师 可变大变小,这莫非就是埋下的伏笔?

                • avatarWordPress头条3

                  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 avatarKoolight9

                      @WordPress头条 大师兄也被妖怪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