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的江湖。

  • A+
所属分类:段子

论腾转间最风情,王翠兰当仁不让。

但杨秀玉的腰更软。

广场舞的江湖。

杨秀玉受够了,从后起之秀到木秀于林,杨秀玉用了整整两年五个月零八天,一首《小苹果》便跳了两年五个月零八天。

杨秀玉实在受够了。

有一天,她对王翠兰谏言:翠兰姐,换个舞呗?

王翠兰轻笑:不可以。

杨秀玉:为什么?

王翠兰目中有冷意:因为播音机,是我家的。

杨秀玉瞬间懂了。

杨秀玉对姐妹说:怪我,不懂事,怪我跳得太好,怪我跳得比翠兰姐还要好。

第二天。

杨秀玉带来了一个播音机。

“不可以。”

王翠兰开口。

杨秀玉笑:姐,你我缘分已尽。今天以后,五一广场北面依然属你,南面就容妹妹领些新舞吧。

王翠兰不应。

不应,就是不允。

有人说:秀玉,翠兰带起了我们,她是这片广场最好的舞者。

杨秀玉抿嘴笑:还是吗?

有人说:秀玉,你不对,你过分了。翠兰,跟她斗舞,斗,斗出个你死我活。

杨秀玉:斗吗?

王翠兰只是深深的站着。

王翠兰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她闭上眼。

杨秀玉是个多么优秀,多么有天赋的舞者啊,她的腰那么软,舞技上已丝毫不弱于自己。可野心,野心总是会改变一个人。

心隐隐作痛。

“你去他处跳,但,不可以在五一广场。”

她作出最后的忍让。

杨秀玉却对四面说:姐妹们,这首小苹果,你们还跳不够吗?

王翠兰睁眼,目灼如火。

她问:你为何跳舞?

杨秀玉微笑不语,伸手撩起垂下脸颊的发。

王翠兰长叹:那斗吧。

风起。

风骤起。

播音机中,小苹果的旋律响起。

有人曾对王翠兰说过:在小苹果的BGM里,没有人,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

王翠兰信。

可今天不同,今天她心乱了,踏出的第一个舞步,较往常竟慢了半拍。

高手之争,怎能慢半拍?

舞罢,王翠兰垂下头,此役已凶多吉少。

可杨秀玉却不动。

半晌。

杨秀玉怜悯摇头:姐,我不用再跳,你输了。

有人怒喝:杨秀玉,收敛点!

杨秀玉环顾一圈,缓缓开口:姐妹们,你们为什么跳舞?你们想一辈子在这个小广场跳舞吗?

有人怒喝:你什么意思!

杨秀玉沉吟:我有个在市文化局的侄子,一个月后,市体育场会举办广场舞大赛,他可以给弄一个参赛名额。

杨秀玉眯起眼:但前提,得是我的舞队。

风,停了。

王翠兰面如死灰。

有人对王翠兰说过:人心善变,但舞是永恒的。

王翠兰看见了前半句。

姐妹甲:秀玉,都是姐妹,不要闹僵。你侄子真有本事呀,广场舞大赛,这可得带上我们。我们跳广场舞的,谁不想跳个出人头地。

姐妹乙:对对对,得带上我们。

姐妹丙:翠兰也该去,翠兰跳得那么好,在你的舞队当个副领队,咱们呀,没准会夺冠呢!

杨秀玉似笑非笑。

她审视王翠兰:姐姐肯参加,自然再好不过。

王翠兰耳畔轰鸣。

她晃了晃身子,勉强站稳。

王翠兰:你。。。赢了。

广场一侧。

保安大爷昏昏的盯着舞队,掐灭了手里的烟。

“翠兰尽力了。”

大爷身前,轮椅上坐着个老头,老头精瘦,眼窝深陷,脑门上堆着皱纹,像海浪。

大爷:老张,你怎么看?

老头不作声。

空旷的裤管被风吹得荡起,露出枯萎的双腿。

大爷转回视线。

广场的南面舞者齐聚,新的舞曲清亮高亢。而另一边,王翠兰正俯下身,抱起那台破旧的播音机。

大爷重重叹息:变天了。

你能想象,没有王翠兰的五一广场吗?

“我陨落了。”

王翠兰远远路过广场的七点半,心中只有这个念头。很快,她又发现杨秀玉的播音机比自己的更加嘹亮,更为动听。

“我一败涂地。。。”

王翠兰想。

步子更蹒跚起来。

杨秀玉就踩在她曾经站过的位置,像踩在她失去的王土上,那腰,那腰啊,软得似风中的杨柳枝。

王翠兰叹气。

“脆弱!”

一声厉喝,一个轮椅停在她的身前。

有人曾告诉王翠兰:你的舞,除了小苹果,都没有灵魂。但有灵魂的舞,才是永恒的舞。

那人姓张,患腿疾。

那人此刻挡在她身前。

王翠兰低下头,脸上起烧。

她轻喊:张大哥。

“三天,你有三天没跳了。”

“我没脸跳。”

“你想跳,就能跳一辈子。”

“可她们都跟了杨秀玉。”

“重要吗?”

王翠兰双手搅在一起,靠在一个椅背上。

王翠兰:张大哥,杨秀玉的舞,有灵魂吗?

张老头摆手:她不识舞,舞不识她。

王翠兰不解。

张老头眼色深沉:你的舞有灵魂,因为你知道为何而跳。

王翠兰的心跳快了。

张老头:继续跳吧,跳下去吧。记住,只有人放弃舞,舞从来不会放弃人。

王翠兰目光落在张老头的废腿上,欲言又止。

舞队排练新舞的间隙,暗地里常议论:王翠兰,不死心的王翠兰,竟又回来跳,可笑,还想东山再起吗?这几年真看错了她。咱们筹备比赛的关键时期,她的播音机竟在附近播着小苹果,这是成心,这是见不得人好。

杨秀玉竖起单掌。

舞队停下来。

杨秀玉:乱了,节奏乱了。

一姐妹冷笑:还不是因为附近有噪音,有人扰民!

多人附和:秀玉姐,你说怎么办?

杨秀玉望向另一边广场,王翠兰正一个人跳着小苹果。

杨秀玉长叹一声。

杨秀玉:是时候了,是时候跟她谈谈了。

十一

王翠兰如坠冰窖。

她伸手指认:红霞,你还记得吗?你的八字步,我教了你十五天,是,很难,但你跳出来了,我为你开心。

舞队有人低下头。

王翠兰:杨芳,你以前丁字步踩不虚,那时你来我家,说想告别舞坛,还记得我们一起研究舞步的夜晚吗?现在你的丁字步也踩得很好。

舞队有人愧声低呼:翠兰姐。。。

王翠兰直视杨秀玉:你带姐妹们围住我,想做什么呢?

杨秀玉:姐,大局为重。

王翠兰:大局?

杨秀玉:一入广场深似海,这道理姐你也懂。

王翠兰凝望她。

杨秀玉摇头:别逼我。

王翠兰冷笑。

杨秀玉脸上划过狠色,她比划手势,短促喝道:动手!

几个人从舞队冲出来,拎起王翠兰的播音器,折返回人群。

王翠兰惨笑。

杨秀玉脸色缓下来:比赛结束后,我自会还。。。

“放下!”

声若洪钟,打断了杨秀玉的话。

杨秀玉退了一步,才看见不远处矮木旁,一个轮椅转了出来。

“我叫你,放下!”

十二

杨秀玉有些意外,张老头她自然识得,张老头是来看她们跳舞的常客。

杨秀玉笑:你要插手?

夜色下,张老头眼窝幽暗。

语声更幽邃。

张老头:你,跳得不行。

杨秀玉怔了怔。

张老头:你比王翠兰,差一百条街。

杨秀玉眉梢扬起,看他良久,轻笑摇头,低喝道:音乐。

音乐起。

新播音机音质强韧,如同它主人的舞技。

杨秀玉起范。

踏步,是交叉步,交叉步轻得如在云端。

杨秀玉:你说我跳得不行?

再转身,腰荡出一个弧度,腰真软,软得夜色都仿佛要化了。

杨秀玉:你说我跳得不行?

一曲舞毕,满场俱静。

杨秀玉笑道:你能跳吗?你能站起来吗?

张老头的脸伏在阴影里。

杨秀玉很满意,于是嘴角露出微笑,她懂,上位不易,实力足够,才封得住所有人的嘴。

张老头没再说话。

杨秀玉太满意了。

十三

“谁要抢播音机?”

保安大爷踏入场间。

保安大爷:杨秀玉你在做什么?你眼里有我吗?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十四

五一广场以前是王翠兰的,如今也许是杨秀玉的,但归根结底,五一广场是李跃进的。

李跃进雄踞此处已有四十五年。

或者,四十六年?

久远得李跃进都记不清了。

当他还是个保安小哥时,经历过广场的所有风雨,却如一颗老树般,扎根千丈。管他日晒雨淋,风云变幻,他李跃进,才是五一广场的守护者。

他叼着烟,斜睨。

有霸气。

杨秀玉笑道:李大爷,不是我成心要闹,但一个没腿的人,凭什么评价我杨秀玉的舞?

李跃进的烟头通红,如一只明灭的眼。

李跃进:没腿?

杨秀玉哼了一声。

张老头调转轮椅:跃进,叫她放下播音机,叫她们都走吧。

十五

“她们遗忘了,她们遗忘了历史。”

李跃进歪着身子,军大褂如老树皮。

张老头:历史本就是被用来遗忘的。

李跃进:她们也忘了你。

张老头双手合在废腿上,仰头闭眼。

李跃进朝北,望向一个方向,良久,奋力扔下一颗烟头。

李跃进:她们怎能忘记,老张,你才是舞王!你,是跳进过北京的男人!五一广场的人,所有人,加起来,也远远不及你的一根脚趾!

张老头沉默。

李跃进:五一广场欠了你一双腿,那年广场上的武斗。。。

张老头:别说了。

李跃进长叹一声:一个真正的舞者,不该被奚落,不该坐在轮椅上。。。

夜风萧瑟。

“不。”

张老头抬起眼,眸子里印着星空。

“不,你说错了。我从未停止过舞。”

李跃进滞了滞,想到了些什么,更黯然:八十二区?那算舞吗。。。谁会承认呢?

张老头:对我来说,那就是舞!

张老头摁住扶手的靠背,干瘦小臂上经脉鼓动。

李跃进眼中,张老头的身子隐在幽暗的光圈内,看不切。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又点烟。

张老头:我决定了,那个比赛,我会去。

十六

五一广场在S市近郊,往北走三条街,往东走五条街,有一所国家级的体育场。

小巴停车。

大红色的舞队雀儿般下车。

李秀玉望了望晴朗的天,硕大的体育场如宫殿,云层镶嵌在拱顶上。

李秀玉很平静。

她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将把自己的舞队带上这个广场舞从未染指过的高地。

今日,体育场外挂满世界各国的旗帜。

广场舞大赛只是主赛事前的一个开幕式,主赛是什么?对于杨秀玉来说,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国际舞台,这是机会。

有时候,你就差一个机会。

就差一个机会告诉全世界:我叫杨秀玉,我是五一广场的杨秀玉。

杨秀玉想象着,嘴角勾起来。

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走近,递过一个出场号码。

杨秀玉接过的刹那,手指顿住了。

她看见了王翠兰。

王翠兰推着一个轮椅。

她看见了李跃进,李跃进拎着背包。

她又看见了张老头,张老头双手交叉,闭目端坐。

十七

有其他眼尖的姐妹说:他们怎么来了,他们不在舞队里,怕是不容易进场吧。

杨秀玉沉思。

有姐妹问:秀玉姐?

杨秀玉深深凝望三人,呼了口气。

杨秀玉:杨芳,你跟主办方说说,这三人是我们的亲友团,务必放行入场,务必要给留几个亲友团坐席。

姐妹不懂。

杨秀玉笑了笑:恩怨情仇,就留在广场上吧。但在这里,五一广场的人,都是我们的人。

有姐妹出列,走向王翠兰。

可一个工作人员去得更快。

工作人员极热情的迎上去,领着王翠兰一行人,走进一个空旷的入场通道。

姐妹:这。。。

杨秀玉眉头皱紧了几分。

十八

一个半小时过去。

广场舞大赛圆满结束,成绩的公布会在主赛事之后。

杨秀玉揉着腰。

对手都十分强大,她已经拼尽全力,但坐回观众席后,舞蹈过程中不足之处又显露在脑海中。

杨秀玉忧心忡忡。

主赛事在一阵激烈的舞曲中拉起序幕,光影投射,高处的舞台上有选手陆续入场。

大屏幕上出现字样:《劲舞》。

杨秀玉:这是什么?

主持人登场:第三届世界电子竞技《劲舞》锦标赛,兼首届人机对战赛,正式开始!

杨秀玉:这是舞吗?

十九

选手手指视角在大屏的左下方,一连串急速的按键,屏幕上人物舒展出不同的舞姿。舞曲结束,系统给出评分。

杨秀玉绝不承认,绝不承认这是舞。

可这舞却如此有张力。

左边对战房已经连下了七城。

“贝塔狗”。

杨秀玉在观众席窃窃私语中分辨出这个名字。

杨秀玉:贝塔狗,奇怪的名字。

身后的小伙子接过话:阿姨,是BetaGo,谷歌开发的劲舞AI机器人,舞技凶悍,碾压世界。您看,现在的对手是世界劲舞排名第二的2009,依旧不是BetaGo的对手。

杨秀玉不懂。

杨秀玉:没有人比这机器人更强吗?

小伙子苦笑摇头。

小伙子迟疑道:如果还有人类可以捍卫人类劲舞尊严,便只有那一位了。

杨秀玉:是谁?

小伙子:他不是职业选手,是国服八十二区的一位王者,从未露过面,但游戏视频录像面世后,职业圈公认,如果存在劲舞之神,也不会比他更强。

杨秀玉攥紧了拳。

小伙子:他的ID叫作张五一,张五一,人类唯一的希望。今天这里的人,一大半都是来朝拜这个据说即将首度露面的张神。阿姨,您有福气。

杨秀玉脸色大变。

台上胜负已定,BetaGo的对战房走出一个科学家模样的人。

他要过话筒,他的中文有些蹩脚,有些不耐烦。

科学家:张五一,张五一,我要看到你,张五一。

二十

“是这样的对手吗?”

体育场的休息间,张老头睁开眼,笑了笑。

张老头披上外套:到我了。

二十一

体育场静默了。

登台的竟有三个人,一个轮椅上的老头,一个军大褂的老头,还有一个局促不安的大妈。

体育场沸腾起来。

“什么鬼?”

“张神呢?我们要看张神!我们要看张神吊打这只机器狗!”

“怎么三个人全进了对战房?什么情况!”

主持人高喝道:欢迎国服八十二区王者,张五一!

杨秀玉呆呆望向台上。

她听到身后小伙子的轻叹:如果那个轮椅上的老头是张五一,他带两个人入场又怎样?他带一万个人入场,又怎样。。。

舞台上,对战房上方,张五一的ID亮起,金黄色的ID如被神佑,夺目不可直视。

全场轰鸣!

二十二

张老头坐在屏幕前。

张老头念道:舞。

张老头手指覆上键盘:舞是什么?

张老头一瞬间摁出十数个按键,屏中人物动作行云流水,起范。

BetaGo公屏敲字:请!

张老头的肩膀沉了下去,脸上浮出笑意。

BetaGo的人物立于对面,起手稳健,踏步,旋转,腾空,每个姿势都恰到好处。张老头却不动。

他突然转身,握了握王翠兰的手。

王翠兰如遭雷击。

张老头:翠兰,四十多年了,我再跳一次,你看好了。

王翠兰点头。

张老头轻轻抚过键盘:这个,就是我的腿。

张老头低喝:速度!

下一秒,他的手指快得失去了踪影,对战房只留下一阵密集得听不到间断的摁键声。

张老头:力量!

屏中人物突然缓下来,舞姿迟钝,但举手踏步间,仿佛握有千钧之力,人物似是开天辟地的上古之神,舞姿古拙,极尽挣扎。

一股悲怆之意蔓延场间。

有人落泪了。

2009擦拭眼角:这样的舞,这样的舞。。。BetaGo,已毫无翻盘点。

二十三

张五一,WIN。

有五分钟,偌大的体育场,没有动静,甚至没有呼吸声。

BetaGo退场。

2009再度登台,他走进对战房,鞠躬道:张神,能跟我赛一场吗?

张老头置若罔闻。

陆续,又有职业选手踏入场内,围在了张五一的身后。

“张神,能跟我赛一场吗?”

他们都这般说。

王翠兰紧张拉住张老头的衣角。

张老头扬起脸,眼眸漆黑,如同星点,他抬起干瘦的双臂,臂上爬满了经络。

张老头:你们,排好队。

他深陷的眼中,光芒热切得像大火燎原,一如当年。

李跃进低呼:舞王,他回来了!

二十四

2009,负。

YYF,负。

JY,负。

。。。

Faker,负。

卡比兽,负。

Mi racle,负。

。。。

一连二十三战,二十三战全胜。

张老头晃了晃身子,脸上涌现血丝,皱纹如同刀刻,眼眶陷得极深,但他手指依旧稳定,甚至更快。

王翠兰的心被揪紧了。

她泣道:别跳了。

李跃进拉住她:不要打扰他。

王翠兰涌下泪水:他撑不住了。。。

李跃进:他撑得住,他在找回这些年失去的东西,他撑得住。

二十五

最后一个对手告负。

舞台边缘。

主持人难以置信:这是神迹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够拥有超越年龄的手速和意志?

2009:他的舞有灵魂。

今天的体育场承受了太多的欢呼,2009举目眺望,看到观众席一角,一群如同疯魔声嘶力竭的红衣大妈。

杨秀玉的目光停在大屏幕的中央。

视角中,张老头稀疏的白发潦倒如草,他不悲不喜,神色淡漠的如同神灵。

杨秀玉的心底涌出一种很古的东西。

她高扬起舞扇。

她喊道,她跟着所有的观众一起喊道:张五一!张五一!

2009叹气:张神,世界的劲舞王,他配得上这群狂热的粉丝。

主持人走到舞台中央,哑声宣布:冠军是,张五一!

主持人侧过身,李跃进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主持人点头:张神想给大家带来最后一舞。

二十六

谁也没想到,响起的会是小苹果的旋律。

王翠兰捂住嘴,泪流满面。

2009盯着大屏幕,却皱起眉:他失误了!

舞步更凌乱起来。

2009:这不可能。

一曲踉踉跄跄结束。

对战房内,张老头歪了歪脑袋,从轮椅上滑落下来。

二十七

病房中。

张老头昏睡在病床上。

王翠兰接过杨秀玉的果篮。

杨秀玉:翠兰姐,他。。。

王翠兰憔悴道:无妨,只是脱力了。

杨秀玉:我。。。

王翠兰:无妨。

王翠兰的手中握着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杨秀玉瞄到一眼。

照片中有三个人,左边是个穿军大褂的小伙,右边的姑娘扎着马尾,看模样像是年轻时候的王翠兰。

中间是个英俊的年轻人。

舞蹈服,一身意气风发。

李跃进叼着烟踏入病房。

李跃进停步:杨秀玉,你来做什么?这里是你的地盘吗?

杨秀玉:李大爷,这是医院。。。

李跃进扔下烟头,眯起眼:老张在哪儿,李跃进的地盘就画到哪儿。

杨秀玉沉默半晌,转身问王翠兰:姐,老张以前跳舞吗?你跟老张很早就认识?他为什么。。。

王翠兰笑了笑:往事了。

二十八

张老头在做梦。

他梦到那一年,王翠兰对自己说:张大哥,你不能跳,以后我给你跳,我总能跳好的,你爱看什么,我就跳什么。

他梦到了早一些。

那年武斗。

五一广场上,面目狰狞的人群扯开护住他的李跃进,铁棍砸在双腿上:让你跳,让你跳资产阶级的舞。

他梦到了更早一些。

那是夏天。

市里文化局的人穿着中山装,对他说:你小子有天赋,去北京学舞吧!

李跃进也有梦想,想当军人。

王翠兰只低着头,说我不懂,我就跟着你们。

他说那好,那好得很呀,你就等我成为舞蹈家吧。

那是日暮。

他背起行囊,离开五一广场。

天气好得不像话,迎面是辉煌的夕阳光。

他说:你们等我,等我两年,我再回五一广场上跳,就跳给你俩看!

二十九

张老头皱纹突然舒展开,像海浪平息,帆船归航。

他嘴角扬起。

一行浑泪从紧闭的眼中淌落下来。


原文:大树之苗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avatar天津网站建设3

      开始以为是广场舞日常争名夺利 中间画风突变为什么忽然成了电竞2333 最后又往跳舞上圆了……所以那到底是不是广场舞大赛?? 一脸懵逼

      • avatar姜辰7

        看到最后一脸懵逼~~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广场舞的江湖血雨腥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