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你是傻瓜

  • A+
所属分类:美文心语

睡前故事:你是傻瓜

荒山派第四十三代传人李啾啾,十八岁那年一不小心升级成了师父。

徒弟是路边捡的。说来也蹊跷,八九岁的孩童,身体软的似豆腐,轻轻一扯就变了形。

李啾啾怕是有取名癌,在闺房闭关思忖四日,到第五日终于睁开双目,下定决心,给这倒霉孩子取名叫豆腐。

豆腐异常调皮捣蛋,上蹿下跳,经常撞得血肉模糊。

可他的恢复能力出奇的强,头一天还被撞得鼻青脸肿,晚上涂些膏药,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吼叫死死睡去,第二天就又生龙活虎了。

这样的体质李啾啾是闻所未闻。也因此,李啾啾传授的功法,他完全无法领会使用。

豆腐说,师父,不是徒儿不努力,只是老天不给力。

李啾啾说,你少废话,给为师做晚饭去。

就这样过去了五年,豆腐还是一事无成。

春来冬往。当初的孩童渐渐长大,出落成了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少年。

一日,豆腐忽然问,师父,山下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师父说,怎么,想出去?

豆腐点头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李啾啾一边擦剑,一边说,山下到处是妖魔肆虐,民不聊生,你下山去做什么。

豆腐说,不对师父,我看山下炊烟起,樱草长,鸟儿飞,显然是人久定居,一片大和谐。

李啾啾说,你省点力气,就你这身子骨啊,下山没几天怕是就被人宰了。这世俗里的人,多是心狠手辣之人,山野多的是烹人食肉之徒,你斗不过的,更别说妖魔了。

豆腐沉思了一会,怯生生说,师父,可你不也说过你下过一次山吗……

话音刚落,他暗自道,糟了。

寒光一闪,李啾啾的剑已架在了少年的脖子上。剑身光滑如雪,冷冷的剑气直逼他面门。

豆腐委屈地说,嘤,我错了,师父。

他看向李啾啾,发觉她的眼眶有些红。

那一年李啾啾才十五岁。

她不知父母是谁,有记忆以来便从未出过荒山,那时候,偌大的荒山派传承了千载,早已落没。

荒山派有一栋藏书阁,乃是某一代掌门人留下的。李啾啾自小读很多书,她读灵异志怪,读野史演义,读四书五经,越读下去,越觉得这世间万物有意思。每天夜里她捧书入睡,梦中都是那些人与妖魔的绝恋,屠龙的勇士,舍己救人的巨侠。

这样想着,终于按捺不住性子了,她愈发不情愿留在这荒山,守着枯木昏鸦,一整山的寂寥惆怅。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乘着师父闭关,她打开荒山结界逃下了山。

她赤着脚走进森林,看古树参天;走向大海,看波涛汹涌;走进城市,看人来车往,川流不息。

到底是少女心性。李啾啾被这红尘的一切所吸引了,那些过去只存在于书本里的事物都活生生的映在她眼前,她觉得这世界真美好啊。

她在滚滚红尘里流浪,在一座又一座城市中逗留,十数载荒山的生活,师父的教诲统统被她抛在了脑后,便不再想起了。

流浪了小半年,身上盘缠用光了。于是她在一座小城里成了一名洗碗的小工,挣得虽不多,但她丝毫不介意。这样劳苦的工作,总是比在荒山上的苦修要轻松许多的。

小城不大,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客栈里多了一个貌美如花,清纯如雪的姑娘。

只是,在李啾啾“不经意”间用指头敲碎了一只碗后,所有人都不动声色的规矩下来。

那些扬言要“拿下李啾啾,生俩个大胖小子”的痞子流氓们顿时都闭嘴了。

这样平静的日子又过去半年。

那日,李啾啾蹲在后院洗碗,忽然一阵风起,吹得碗筷瓶罐颠颠倒倒。她抬眼看去,只见天空上已是墨云翻滚,漫天黄沙。

师父的教诲、志怪书中的描述顿时笼罩在她心头。

她下意识喊道:不好,妖魔!

古往今来,游离阴间阳世,祸国殃民的妖魔重出于世了。

漫天传来古老的魔啸,磅礴的力量铺天盖地肆虐而来。那是李啾啾从未见识过的力量,那层峦的黑色云层里有雷电闪烁,一双双布满毛发的黑手从云中探出。

人们惊慌失措,四下奔逃,火焰如末日的魔龙,从天而降,房屋在倒塌,大地在沦陷,森林在燃烧,一个个人形妖魔伴随着火焰降临。

李啾啾施展平生所学,挥剑杀出一条血路,自己也身负重伤。

拼死跑出一二十里路,她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地,意识已开始模糊。

她眼看着妖魔跃上前来,他们张牙舞爪,面如凶鬼,手握镰刀,身后已然是血流成河。

如此,便是结局了吧。李啾啾忽然想起师父来,自己不听从师尊教诲任性下山,如今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师尊了。

可蓦然间,天空里光芒四起,远处有一人一剑自天而降!

师父!

李啾啾看见师父御剑飞入墨云之间,霎时间翻江倒海,宛若一枚箭心撞入城内,天地炸响。

师父,师父!

她看到师父那纤细渺小的身躯义无反顾冲上云霄,刀光剑影,火焰湮灭,狂暴的风暴将师父与妖魔劈成了碎片。

坠落以前,她听到师父的声音。

啾啾,回山,好好活着。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这天地之大,穷尽一生都未必能走遍。可容得下自己的,只有那座无人烟的,孤独的荒山。

回山后,李啾啾在荒山派祖坟前立重誓:此生不再下山。

豆腐问李啾啾,师父,我们修道是干嘛的啊。

李啾啾一边看书,一边说,除魔的。

豆腐说,哇塞,那我们的名头是不是很响亮,比如叫恶魔猎手,狩魔大师,伏魔道人,弑魔者,再不济也得是屠魔快手吧?

李啾啾甩袖而去。

这一日,烈阳如火。

李啾啾完成打坐的必行功课,正欲前去藏书楼读书,路过厨房之时忽察觉到一股轻微的动响声。

她脚下生风,身形一闪便进入厨房,顿时大惊失色,连倒退三步。

“蛇……”李啾啾被吓得不清。到底是女孩子,她花容魄散,面色一青,几乎要昏厥过去。

只见一条青色小蛇正游走于锅碗瓢盆当中,腹中微鼓,也不知偷吃了多少东西。

“豆腐!豆腐!”李啾啾喊道。

听到豆腐二字,不知怎的,那青蛇忽然身形一抖,自柜台上一跳,穿过纸窗跑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只见豆腐手里持着把不知道从哪捡的黑不溜秋的扫帚,裹着件粗衣小跑进来。

师父,咋了,有魔吗?徒儿来除魔了。

豆腐怯生生说,师父,你……怕蛇呀。

李啾啾脸上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她正坐于椅上,说,徒儿,给你一个任务。

师父,您只管说,我为您下刀山火海除妖魔在所不辞。

李啾啾说,给你三日时间,你先去帮我把青蛇给除了。活要见蛇,死要见蛇皮。不然为师心神不宁,不利于打坐修炼,往大了说那就是影响道行,往小了说也是影响内分泌失调。

三日后的夜晚,李啾啾睡前听见敲门声,只听豆腐在门外小声说:师父,已经杀了,蛇皮放房门外了。

李啾啾吼道,拿走,拿走!

豆腐说,师父,世界这么大,我……

李啾啾说,你他妈还来要挟我了?

这日一直等到正午,李啾啾也没能等到午饭,她心中暗骂了自己徒弟两句,捂着饿瘪的肚子一步步走出门。

厨房,杂物间,练功房,藏书阁,统统找遍了,也不见豆腐的踪影。

李啾啾唤了无数声,也无人搭理。

最后,她终于在豆腐的寝室发现了一封信,上面只一行字:几日后便归。

还有一个豆腐块般的石头,看来是豆腐闲暇时磨的,做工倒是精致的很。

李啾啾嘴里骂道,你走,你走。兔崽子长大了,翅膀都硬了。

骂着骂着,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推开古墓的门,走到师父的墓前跪下。

李啾啾轻轻说,师父啊。我放他走了。

又过了些日子,山下忽然来了两个人,在山脚下大喊大叫。

如此持续了一天,李啾啾终于按捺不住,从藏书阁走出,御剑下山,隔着结界看到蓬头垢面,哭哭啼啼的两人。

原来两人是附近的村民,近日他们打猎之时,发现条大青蛇藏在一山洞之中,那青蛇看上去凶狠无比,见到人来了,便口吐黑雾,两人顿时就晕过去,不省人事。醒来时发现已身处村落。

后来隔三差五又有村民说自家的鸡被青蛇叼走了,有这样的祸害在,村民们很恐慌,于是来求李啾啾出山降服。

李啾啾听罢一怔,御剑朝着村子方向飞去。

两个村民愕然看着彼此,道,这仙子真是……积极啊。

李啾啾刚踏入村子,一抹血腥的煞气便扑面而来。便见一个个村民平躺在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皆已惨死,面向狰狞可怖,血流成河。

这一幕是如此熟悉,李啾啾面色惨白,手上长剑几乎要震落。

霎时间,从村落后方的空地上,一条青蛇蜿蜒而来,它身体极大,硕大的蛇信上沾满了血。

那条青蛇看见李啾啾,顿时停住身形,几乎定在地上。它发出呜呜的声音。

泪水模糊了李啾啾的眼前。她一字不发,便提剑上前。

青蛇节节败退,用硕大的蛇尾防御李啾啾的剑劈。周遭的房屋一栋栋倒下,落地成灰。然而这条青蛇始终不进攻,尽管遍体鳞伤,也未曾发过一招,就任凭李啾啾攻击。

青蛇瘫倒在地,七窍流血,几乎要死去了。

可最终,李啾啾将剑插入地面,说,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说罢,她便转过身去,纵身跃去,无影无踪。

李啾啾忽然觉得好寂寞啊。

这荒山这么荒凉,无数年都没有长出过新芽,难怪荒山派每一代就只有一个人。

李啾啾许久未练功了,她忽然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她去藏书阁寻书,翻了几页却又觉得了然无趣,于是书本散落了一地,也懒得拾起。

她日日夜夜都呆在屋内,望着豆腐留下的那枚豆腐块,她忽然想到,给自己徒弟取名叫“豆腐”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可是,即使是反悔,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徒弟没了,她的一身所学,荒山派传承到今的功法便也断了吧。

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而她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

端午的那日,天边忽然卷起了黑色的云层。

李啾啾站到山巅,看到底下渺小的人们汇聚成河,拼命往山上跑去,身后是滚滚的黑潮,乘风破浪,魔气滔滔。

近了,黑潮化身成无数妖魔,汹涌而来。

李啾啾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她打开了山下的结界桎梏。

幸存者们一涌而至,妖魔们在身后屠杀,蚕食着生命。

李啾啾抱着剑站在人群里,岿然不动。

人们看着她,看到她眼里的决然与火焰。

然后,她冲入了妖魔的海洋。

她手中的长剑划落出一朵朵莲花,落入地面,绽放出汹涌的火焰,她冲啊,杀啊,妖魔惨叫,血肉纷飞。

可是有越来越多的魔上了山。

她被魔气击倒,撞击到沉重的山体,“哇”的喷出鲜血,染上了自己的白衣。她又跳入魔群中,剑气磅礴。

她终于倒下了,十多个魔朝着她而来。

它们抬着她,要将她分食。

就在这时。

天边忽然响起一阵魔啸。

黑云破散,大地震撼。

一条青色的巨蛇赫然从后方而来,势如破竹,一张嘴,便吞掉了十多个妖魔。它狰狞的尾巴如黯灭的火焰,破空而出,尾巴一剪,又是数十个魔化为灰烬。

它将李啾啾放到地面,蛇口一张,一个少年正站在蛇口中。

衣袂飘飘,唇红齿白,不是豆腐又是谁?

豆腐说,师父,我回来了。

豆腐说,师父,我错了,我应该早就告诉你我是一个魔,可我怕你会不要我。

豆腐说,师父,人不是我杀的,村子也不是我毁的。我那日下山只为蜕皮,却不想看到妖魔害人,与之决一死战,却不想被师父所发现。师父,你醒醒啊……

少年哀恸不已。

豆腐,你傻。

豆腐诧异看着怀中的李啾啾。

师父……

李啾啾缓缓睁开了眼睛,说,豆腐,你杀。为师读了这么多年的志怪书,怎么会看不穿你是妖魔呢。

李啾啾说,你不该回来的。没有人能打败他们。

李啾啾说,妖魔与人是一样的,都有好有坏,你以为师父那么顽固不化吗。

李啾啾说,豆腐,随我一道屠魔。

豆腐点头,说,师父,我明白了。

远处的妖魔们忽然发现,从那纤细的女子身上又重新爆发了强烈的光。有大风吹来了,吹动起她的长发与衣衫。

随后她如一只箭,头也不回地撞入了黑压压的妖魔阵中,青色的巨蛇就在她的身后,宛若远古的魔神。


原文:阿放先生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夏天烤洋芋5

      配图挺漂亮的。

        • avatarKoolight9

          @夏天烤洋芋 原图是很大一张图呢!

        • avatarboke112导航5

          写得真不错,没想到我竟然从头看到尾,厉害啊,都可以写长篇小说了

            • avatarKoolight9

              @boke112导航 为作者点赞!

            • avatarWordPress头条3

              我不卖豆腐(豆腐) 豆腐(豆腐),我在功夫学校里学的那叫功夫

                • avatarKoolight9

                  @WordPress头条 这好像是周杰伦的风格啊!

                • avatar姜辰7

                  默默地点赞!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现在所有的故事都离不开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