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路,真正的老司机!

  • A+
所属分类:段子

133路,真正的老司机!

“老刘,133刚才开走了。”

“走就走了呗。”老刘摊着报纸头也不抬:“天塌下来了,发车也得准时。”

“可老刘,陈权德死七天了。”

“地球没谁都得转,有人走了就得有人顶上。”老刘抿了口咖啡:“刚值班司机是谁?表现不错。”

“老刘。”

说话的赵洋神色一脸凝重。

“是我。”

调度室内,小赵和老刘久久盯着监控屏幕上空荡荡的驾驶座,神情复杂。

“小赵,你怎么看?”

“不太清楚。”小赵严肃托腮:“可能公交车也有自己的想法。”

“乘客那边怎么说?”

“已经广播过了,保密的全新自动驾驶技术,科技升级价格不变,依然只需两元就能享受我司的贴心服务。”

“小赵,优秀。”

“承让了老刘,可接下去怎么整?”

“我觉得。”

老刘低眉思索。

“这是个商机。”

这是个寥寥数人的私人公交公司,负责城郊一处较偏僻的路线。

小公司上周出了大事。

公交133路行进在城郊高速上时,一块飞来的铁片打破前窗,直接嵌进司机胸口。

老司机陈权德,在知道自己快不行的情况下,颤着手做完了减速亮灯靠边停车的一系列动作。

待乘客上前探看时,已经安静断气。

陈权德的事迹感动了许多人,公司被报道,一时热度大涨。

此刻,调度室被挤得爆满。

老刘面对记者追问始终保持微笑。

一边的小赵狂竖大拇指,老板还是老板,经得住大场面。

“刘先生,贵司的发明对交通领域是个颠覆性进展,您有意把这项核心技术交给国家吗?”

“目前还在试运行阶段,我们在尝试融资扩大产量,如果技术有幸成熟,我们会考虑公开科技。”

“您说到试运行,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性有信心吗?”

“乘客的舒适性和安全性始终是我们最强调的理念。”

“那么。”记者拿出平板电脑:“对于133路多次被抓拍在路口漂移过弯,您有什么看法?”

老刘愣了愣。

只见屏幕上,133划出一个飘逸的弧线,以一个优美的角度九十度侧滑过一个路口,行人纷纷驻足惊叹。

老刘和小赵四目相对,同时咽了一记口水。

“刘先生,这也安全吗?”

“......很安全。”

“可安全部有些不满,除了违规漂移,他们还发现133路存在违规停站。”

“停站?停什么站?”

“一个不存在的站。”

......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老刘和小赵的脸色都不太好。

“老刘,133的想法是不是太多了。”

老刘点了根烟:“过不了安全部这关,怕是融不到资。”

“飘移过弯还好说,停站问题不解决就没法圆了。”小赵忧心道:“你说是不是老陈他有啥心愿......”

老刘狠狠吸了口烟,沉默不语。

片刻后,他似是下定了决心,掐去烟头后,大手往案上重重一拍:

“走,去看看。”

陈权德兢兢业业给自己开了八年车,事故率为零,驾驶技术广受好评,一手控车技术出神入化。

对任何上车的乘客都是礼貌点头不说,屁股只要一秒在133路上,乘客就永远不会感觉到刹车和过弯。

这就是老司机。

但他人比较寡言少语,对人始终有种淡淡的疏离感,与其相处再久的人也对他知之甚少,素时总挂着副憨厚实诚的微笑。除此以外,就是出车必会带一个小喷水壶。

此刻,记者所说的站台前,小赵老刘蹲在一块矮石台上抽烟。

望着散落在地的十几支烟头,一旁的环卫工人皱紧眉头。

小赵察觉到自己的睡意,使劲晃了晃脑袋。

“老刘,这破地方,能等出个什么名堂来?”

“不然呢?要不你去敲敲133上的铁皮,问问它,为什么没事爱在这里停站?”老刘等得也有些烦躁:“问出来了别忘记寻思和它商量商量以后别停了,咱们这条财路不断,给祖宗上最好的漆,买最好的油。”

“......对了老大,你说这陈权德活大半辈子全给咱们打工了,别说子女连个老婆都没,葬礼都是我们出钱给办的,是不是太惨了点。”

“都有自己的命。”老刘吸烟。

“但他名声也传开了,头七几天当时车里不少乘客都给他上香写联呢。”

老刘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当初他是谁介绍入职的?”。

“没人介绍呀,他自己想做,之后还有不少公交公司挖他,老头是真的好,就说非要开这条线,拉也拉不走......”小赵有些感动。

老刘不说话了,叹气抽烟,没点头绪。

“这样,坐着也坐不出啥名堂,要不进去看看。”他掐灭烟头提议。

于是,在两人起身的前一刻,环卫工的脸幽幽出现。

“你们是那司机的老板?”

小赵吓得差点把烟头给吞了,刚想开骂,老刘压住他肩膀,瞅了瞅那环卫工问:

“你知道他?”

“知道。”环卫工见老刘应下,表情伤感:“我在这块扫了几年地,他在这块就开了几年车。”

老刘有些惊喜:“这人你了解多吗?”

环卫工示意两人把脚迈开,开始扫烟头。

“我了解不多,但这人奇怪。”他一边扫,手指一边指向远处一颗参天的枯树:“看见那颗树了吗?”

老刘顺望过去,穿过葱翠的绿化带,极远处枯死的柏树林中,一颗柏树冲天而起,犹如一只想要抓握天空的擎天巨掌。

但已经死去多时了。

“平常下了班,他经常会去给那颗树浇水。”环卫工感慨:“一浇就是几年。”

“浇水?”

“那颗树早死了,以前这里是村子,闹了传染病。几年前用绿化带一隔,就算处理掉了。”环卫工耸肩:“我和他这么讲,他也不听,还是浇水。”

他说完拍了拍老刘的肩:“故事也听过了,这里啥也没有,而且入夜以后车少,想回去就难了,快走吧。”

老刘:“我想去那里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

小赵忽然看到,老刘背在身后的手不断在做着握拳松开的动作。

默契告诉他,这个动作的意思,是开战。

老刘:“师傅,有个问题。”

“你说这块废了,是废地,那咋还会有环卫工呢?”

“呃,其实我是志愿者。”

“哦,志愿者。”老刘笑笑:“我也是志愿者,公路是我家,植树靠大家,我也想进去浇浇水。”

“别吧。”

老刘再没说话,手按在防护栏上,准备跨栏而入。

环卫工表情忽然变得冰冷,伸手阻住老刘。

另一只手的扫帚不知何时已被倒握起来,悬停不动。

“师傅,扫把不是这么拿的吧,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啊。”环卫工掂了掂扫把。

“就是个普通的环卫工。”

确实就是个普通的环卫工。

小赵“咚”一下劈向环卫工后颈,后者一秒躺下。

小赵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他妈就这点身手耍什么酷!?”老刘大骂。

“我错了,别动手!”环卫工晕晕乎乎求饶。

老刘懒得计较,和小赵穿过绿化带进入废地。

绿化带后是一小块荒地和围墙,再往前便是村庄废墟。

环卫工跟在他俩屁股后一路絮絮叨叨,没放弃劝说。

小赵不耐烦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老陈的葬礼也是我们给办的,什么东西你非要藏着掖着才行?”

环卫工仍不开口。

老刘走进废墟,假装不经意问:“我走这边怎么样?”

环卫工翘了翘嘴角。

老刘:“哦,小赵,这里。”

“好嘞。”

环卫工:“......”

三分钟后,环卫工脸色难看。

环卫工:“大兄弟,真的不能再走了。我实话实说,那里还守着一个人,是练家子,我不让你们进来也是为你们着想。”

老刘:“我就想知道我员工身上出什么事了。”

“和你真没关系......”

“我是老板,咋没关系?”

环卫工叹了口气,短暂的思想斗争后,他走到了最前面,双手高举过头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

应该是在带路。

最后,他们停在一处极为偏僻的角落,与周边的被废弃的平房没有任何区别,进去才知有一番洞天。

屋内干净整洁,房梁和内部有明显的加固痕迹。

踏进这里的时候,环卫工黯然地垂下了头,对着前方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

而在老刘和小赵眼前的,是一张白床,随后是纷繁的吊瓶和导管,床上的那个身上插满了管子的老妪眼神空洞,似是看不见来者。

唯有静静站在床头的一个保姆,目中神光毕露,随后对三人微微鞠躬。

她看着环卫工,轻轻摇了摇头。

“已经,没有关系了。”

老刘上前一步:“我是——”

“嘘。”她打断:“我知道,他的事情我都知道,包括你。”

“跟我来,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保姆合上房门,开始叙述。

陈权德十六岁就做了杀手。

他不得不杀,为了患病在床的妹妹。

村庄在那年爆发了传染病,他的父母没有挨过去,妹妹得病服了偏方侥幸未死,却留下了肌肉萎缩的怪病,没有营养液,没有药物,就意味着死亡。

绝不能失去唯一的妹妹,他这样告诉自己。

他杀出了足够妹妹一生使用的药费,杀出了足够雇佣忍者和环卫工一生的工资。十六岁以后,为了不让寻仇者有迹可循,他几乎没再见过自己的妹妹。

有一天,他觉得够了,不想杀了。

他想自由。

八年的公车司机生涯,是他的赎罪。每每看到受自己帮助而微笑的乘客,他的心就得到一份救赎。

但背负的秘密和罪孽一旦太多,就再也脱不下来了。

偏僻的行进路线,计算好的铁片,陈权德在八年的平静生活后,还是没能等到自己渴望的自由,死在仇家的手中。

“他曾经说过,从杀第一个人起,就做好了这样死的觉悟。”

“这安安静静的八年时光,他应该已经觉得不错了吧......”

老刘听完故事,神情恍惚。

“他死去的当晚,小枝的各项指标就开始迅速下降。”保姆表情哀伤:“应该就是这两天了。”

“我猜是她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他唯一的哥哥,死了。”

环卫工垂下了头。

“那年我扫着路,他走下公交交给我一笔钱,问我肯不肯扫路的时候顺便看个门。”

“那时小枝还会说话,我们告诉她哥哥因为工作出了远门,给妹妹治病的钱就一直寄到那颗树下的邮箱里,她很喜欢那颗树,从早到晚都会看着那颗树发呆。”

“有一次我上了车提起了这事,从那以后,他时常就会给这颗树浇水。”他叹了口气:“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才被仇家发现的吧。”

老刘有些忧虑:“既然是仇家,那么会不会连他妹妹......”

保姆面容严肃起来:“是的,他们已经在调查了。”

小赵疑惑:“这你都知道?”

保姆淡淡道:“以前我才是组织里的王牌,论资历,他还给我打过下手。”

小赵咽了咽口水:“怪不得一个人就能照顾......”

老刘更加担忧:“那这里安全吗?”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杀手最了解杀手,没人会怀疑到这里。”保姆说:“但现在不一定了,我也不敢确保。”

“那......”

“不换。”保姆眼神坚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为什么?”

“她的身体不允许了,而且......”

她推开小枝的房门。

床上那个枯瘦的老人,头向一边微微歪去,眼睛注视一处,似有微光。

正对着那颗参天的死柏树。

“和孩子一样,对吗?”保姆悄声说。

“都是孩子。”老刘点头:“没有大人会给一颗死树浇花。”

望着这副景象许久,老刘感慨。

“这两兄妹,到现在都还只是孩子啊......”

从乘客那里听说,生前的老刘,在人少的时候,偶尔也会在那个不设站的地方停下。

可能只是眺望几秒。再度启程。

“他是杀手,从杀第一个人那刻起,就要把这个身份背负上去,一直到死。”

“他渴望自由,渴望再见一眼自己始终保护着的那个妹妹,但他已经做不到了。成为了修罗,越要保护珍视的人,就越要对其敬而远之。”

“你说得对,他终究还只是个孩子,有些事情,是无法克制的。”

站台调度室内,保姆的话始终萦绕在老刘耳边。

“老刘。”

“老刘!”

小赵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嗯。”他有些迷糊。

“已经有许多公司找我们讨论融资事宜了,我们要发财了!”小赵兴奋道:“你上次说融了资以后一定能找到名义全身而退,确定不?”

“嗯。”

“媒体说为了表彰陈权德,还要专门办一个表彰大会,我们要出名了!”

“嗯。”老刘淡淡道:“小赵。”

“啥?”兴头上的小赵微微一愣。

“全部推了。”

“啊?”

“表彰大会,融资,都推了,拒绝。”老刘看上去有些疲惫:“都不要了。”

“老大,为什么?”

“老陈躲了八年才被杀手组织发现,他的证件,名字,生平,经历就全是假的。”老刘说:

“世界上没有陈权德这个人,现在除了我们没人知道,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了。”

“死人是那个兢兢业业的陈权德,是我的员工,是临死前都为乘客着想的老司机。”

“老大......”

“我知道,你辛苦了。”老刘眯了眯眼睛:“但是,就这样吧,这样就好了。”

“133为什么还在动,回来以后我想了很久。”

“是因为不放心啊......”

“不放心自己走掉以后环卫工和保姆失去约束,对妹妹不闻不顾。担心杀死自己的仇家找到妹妹,一网打尽。所以他在那条路上开了八年,还想再开一会儿。”

“这个小孩,这个老头,还没有自由呢,他还被束缚在这里,舍不得走呢。”

老刘揩了揩眼睛。

“小赵,我希望以后的每年清明除了我们,有一群把他当恩人的人去给他上坟,有人能记住他。被记住是因为,他是一个称职的老司机。”

小赵低下了头。

“老大,那这辆133......”

“没有几天了。”老刘摇了摇头:“他妹妹陈小枝死的那天,就销毁掉。技术不够严密,试验品失败了。”

小赵默然点头。

“后悔吗?”

“老大,难过有点,但是不后悔。”

小赵抬头欣然一笑:

“老陈话不多,但我知道,他是好人。”

与此同时。

老刘的手机响起。

“被发现了。”

环卫工带着哭腔:

“他们来了!”

老刘奔出调度室,手机被他猛摔在地上,那一头的环卫工听到了他坚定的闷吼声。

“等着!”

小赵犹豫了两秒,捡起手机,与老刘一同进了车门。

轿车发动的时候,他们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终点站台。

133路的引擎,发出一阵冲天的轰鸣。

车中,两人听着广播一脸苦笑。

“最新消息,一辆133路脱离了线路在马路上疾驰,该车是全市唯一搭载了自动驾驶技术的公交车。根据这桩事故来看,其稳定性严重有待商榷,不少投资者应会慎重考虑是否参与到项目其中。”

“小赵,你说得对。”老刘猛打着方向盘,忽然释怀地笑了。

“有时候公交车,也得有些自己的想法。”

两人赶到的时候,环卫工捂着头,失神般坐在地上。

他对着地面喃喃自语。

“找不到她,找不到她,找不到她......”

老刘上前猛摇他的肩膀:“人呢?”

环卫工木然:“进去了,他们有枪,我不敢,我只是个扫垃圾的......”

“出人命的大事,怎么不报警!”

“不能报警......”

环卫工抬头,紧紧抓住老刘的裤子。

“他赎了八年的罪啊,报了警,他就不会再是那个救人命的司机了......”

“报了警,小枝临死之前,就要知道自己哥哥为了救她,一直都是在杀人啊......”

老刘踉跄地退后,仅仅数秒,他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一跃翻过围栏,朝里奔去。

“老大,太危险了!”小赵大喊。

“和你没关系,你别过来!”老刘头也不回。

“妈的!老子是老板,公司就是完蛋,我员工的事儿也得我来擦屁股!”

“你想办法叫住一辆车,等我们出来!”

那一刻,小赵擦了擦眼睛,视野中那个疾奔的背影,宛若天神。

远处传来枪响。

老刘没跑几步,看见远处一个人影迅速朝这里逼近,手中怀抱一人。在她身后,传来嘈杂的喊杀声。

怀中那人是个佝偻瘦弱的老妪,陈小枝。

保姆抱着陈小枝,一瘸一拐快步向这里跑来,她的一只眼睛紧闭,鲜血不住从上面流落。

她认出了老刘,后者上前的时候,她把怀中的老人给了老刘。

或许因为疾病的缘故,陈小枝很轻,抱着像是没有重量,她木然地看着身后的柏树,似乎不知自己的处境。

“她要死了。”保姆剧烈地喘气:“你走,我断后。”

老刘别过身,他知道时间不多,但迈步之前,还是忍不住问。

“既然她已经......为什么这么拼命。”

“我言出必行。”

“我知道我为什么不做杀手了吗?”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千纸鹤,放到小枝的怀里。随后从腰间摸出小刀,左手反持右手正持,义无反顾回头闪入树丛中去。

“是他让我知道,我这样的人,也能有朋友。”

老刘点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她有没有听到。

“你别死。”

他上了年纪,平时因为喝酒应酬撑出了啤酒肚,人过中年,发际线越来越高,小赵时常嘲笑自己过不了几年就得全秃了。

但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意气风发。

他抱着陈小枝,用尽全力地狂奔,从遇见陈权德的第一面起,往事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破烂的工作服,憨厚的笑容,往喷水壶里注水时专注的表情。

是啊,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老小孩,为什么以前没能更主动些,更了解他一些呢。

才十几岁的孩子,从那年开始就一直没有长大过,背负着巨大沉重的过去活到至今,准确些说,是活到上个礼拜。

你是陈权德,是个公交车司机,什么狗屁杀手,我都不知道。

我一天还姓刘,就不会再有人知道。

看得见公路了。

他听见小赵和环卫工沙哑的嗓音,见自己跑来,眼中焦急。

“老刘,拦不到车!”

身后似是有人被保姆骚扰得恼怒非常,对着茂密的绿化带胡乱开枪。

飞刀对手枪,老刘清楚,那保姆再厉害也是拖不了多久了。

他毕竟老了,体力透支得厉害,小枝被小赵接过后,他虚脱般坐倒在路边喘气,一句话也说不出。

枪声逐渐隐去,穿林的脚步声依稀可辨,没有时间了。

“接力,你们跑。”老刘艰难道:“我不行了,腿软,他们还不至于逮人就杀吧。”

“老大......”

“来不及了。”老刘皱眉。

环卫工对小赵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路口传来熟悉的引擎轰响声。

一个华丽的飘移过弯,那块陈旧的数字牌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

133。

公交在侧滑中降速,稳稳当当停在众人身前。

小赵看着空荡荡的驾驶座,眼睛泛酸。

他朝老刘伸手。

“上车。”

老刘望了一眼身后,只见几个模糊的人影跑来,但没有那个纤瘦的保姆的身影。

“你放心,她很厉害的。”环卫工咧了咧嘴:“死不了。”

车载广播报道着新闻。

“最新消息,失控的133路多次闯红灯且违规超车,为了市民的安全以及维护交通秩序,交通部对其准备采用强制回收。涉事公司的负责人始终不予回应,有逃避责任的嫌疑,我们的记者还在尝试与其联络——”

老刘关掉了广播,看着手机无数未接来电,仰头往椅子上缓缓靠去。

“小赵,以前咱们总是想着法子出名赚钱,让人家都追着我们跑,但都嗝屁了。”

“今天倒好,我走路上有人追我,我坐车上也有人追我,你说是不是转运了?”

小赵笑:“怕是吧。”

车即将开到某个分岔路口。

“行了,在地上跑的那群应该是追不上了,我们该下车了。”

133仍是在行进着,朝原先的终点站开去。

“停了停了,老陈,今天不回调度室也没关系。”老刘自言自语。

133不停。

老刘抢步上前,踩了刹车,点了开门。

他调了调驾驶员座椅,把陈小枝放在了上面,系上安全带。

“带着你妹妹,今天不走左边,有多远就开多远。”

下车的时候,老刘手上拿着那只老喷水壶,狠狠朝地上狠狠一砸。

水壶发出巨响,砰然碎裂。

“从今天开始。”

“你自由了。”

环卫工忽然对陈小枝大喊:

“小枝,去见哥哥了!”

陈小枝转过了脸,笑容灿烂。

那一天,一个不存在的站台,一颗死去的参天柏树一夜盛开,郁郁葱葱。

一辆失控的133路接连闯过三处收费站,摆脱无数追车后,驶入一处无人的荒地,自此消失。

由于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公交公司只以违反交通秩序为名接受了一笔处罚,但并未倒闭。

老刘在发言时说,自动驾驶技术在开发时植入了一些多余的想法,在今后的研发过程中会尽量避免,尽早完成一个稳定的成品。

但融资还是免了,他对开发出来的信心不大。

至于陈权德,每年给他扫墓的人络绎不绝。

他与那辆失控消失的133路,作为这个小小公司的两段传奇,始终为人津津乐道着。

几年后,有人在一处无人的海边发现了133路的残骸,在它旁边还有一处小墓。

一车一墓之上,无数缤纷的野花盛开,将其围绕。

墓志铭是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这里长眠着133,一辆自由的公交车。”

墓前,放着两只千纸鹤,一只旧的,一只新的。


原文:邱雷苹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 avatar成航先森5

      我擦,我竟然看完了!我开始以为是老司机要开车,没想到是老司机开车~

        • avatarKoolight9

          @成航先森 这是一名合格的老司机!

        • avatar热腾网9

          开公交车的人们车技都很牛逼啊。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名正言顺的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