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者

  • A+
所属分类:段子

时间者

站台前,一群人拥挤着往地铁上挤。

我看见他们的头顶上,悬浮着一排排整齐的倒计时。

00:05

我知道,他们即将登上一列注定会发生重大事故的地铁。

我像个疯子一样去阻拦,最后在扇了一位中年人几巴掌之后,终于把他成功的拦了下来,跟我在站台前对打。

5分钟后,巨大的爆炸声从隧道深处传来。

那个幸存的中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痛哭鼻涕的拉着我手正准备给我下跪,一根被爆炸余波掀起的铁条从天而降,从他头顶贯穿而过,鲜血脑浆淋了我一身。

他头顶的倒计时闪烁着刺眼的红光,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无知。

然后计时归零,消失不见。

.........

我浑浑噩噩地从警察局录完口供回到宿舍,对着水管冲了一头水,冰冷的水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

抬起头,镜子中,头顶上那串数字冷酷无情的闪烁着。

240:00

我叫灰悟,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

直到一天醒来,在我的眼中,所有人头顶都显示着一串奇怪的倒计时。

有的长达几十万小时,有的只有几十分钟。

当我亲眼看着一位倒计时为几分钟的人,在我的面前被失控的汽车当场撞死,我才终于明白那些数字意味着什么。

我看到的是别人的死亡倒计时。

就像所有梦想一夜之间觉醒异能的中二青年一样,我兴奋地打着颤,想着既然我能看到死亡时间,是不是也能改变命运?

一次次尝试后,我终于放弃,漠然接受现实。

我还剩10天的生命。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学校的操场上,看着身边穿梭而过的人儿,他们有的在跑步,有的在玩闹,不远处还有一群人在打篮球。

一切都是那么充满生机与活力,包括他们头顶动辄几十万的倒计时。

这几天我尝试过各种手段去改变那些倒计时,试图让它们停止或者增加,但无论我怎样努力,哪怕疯狂地去撕打拍击那组倒计时,也无法改变。

它就像是虚幻的投影,悬在我的头顶,坚定地流逝着。

我怅然叹了口气,抽出一根红金龙点上,突然看到视野中,出现一位奇怪的男子。

他的头顶,竟然没有死亡倒计时!

空空白白,仿佛没有生命。

那个男子穿着一身中山装,年龄在二三十岁之间,身躯修长而完美。他就这么径直的穿过操场,向我走来。

靠得近了才发现,他的一双瞳孔里竟然全是眼白!

就在这时,远处那群打球的人一个投篮失败,篮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向他砸来。

我瞳孔一缩,看着那个篮球就这么径直穿过他的身体,滚到一边。

仿佛,他只是一道影子,不存在这个世界一样。

那个中山装男子没有停步,含笑走到我的面前,他说:“你好啊,时间的选召者。”

我心中惊涛骇浪,第一次看到一个头上没有死亡倒计时的人,还有那个篮球竟然能从他身体中穿透而过,他,还是人吗?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微微一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方昊,和你一样,都是被时间选召的人。”

“时间选召的人...”我一阵眩晕,不敢去对视他纯白的双眸,接着问:“什么是被时间选召的人,你怎么知道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和不解,一时竟不知还要问什么好。

“我们都是拥有时间能力的人,我们掌握着时间,操控和改变未来,我们行走在时间的国度上,我们是,时间的选召者。”他悠悠道。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是我的同类...”

他目光深沉:“你没有发现,除你之外的别人,都看不到我吗?”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穿行而过的人,在他们看来我好像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他确实是像独立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人,难道这也是他的能力吗?

没等我开口,他嘴角露出一丝难解的微笑,语气低沉道:

“我的能力是,看到未来。”

“没有平白无故的能力,得到便意味着失去。”

我怔了怔,抬头看着方昊纯白的双眸,他忽然一笑,继续说道:“得到这种能力,我付出的代价就是,永远陷入时间维度中,无法接触这个世界的存在。”

“当然,和我一样拥有时间能力的人除外。”

“身陷时间维度中吗,难怪我无法看到你头顶的死亡倒计时。”我心中一动,大致明白了他是什么处境。

“哦?死亡倒计时?”方昊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笑道:“难道你的能力就是可以看到别人什么时候会死吗?”

我点点头,犹豫了下,把自己这个能力原原本本告诉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相信这个男人,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或许是因为现在能够帮助我的,只有这个神秘的时间选召者了。

“…我只能看到死亡却无法改变,并且,我头顶的倒计时显示我只有10天生命。”

方昊静静听完我的叙述,沉默了好久,我在一旁小心地看着他的脸色阴晴变幻了好几次,然后他转身,说:

“走吧,我带你解开头顶的死亡数字。”

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到一件事。“为什么你会找到我?”

“因为,我在未来的片段中看到了你。”

飞机落地的巨大轰鸣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眼,无处不在的死亡倒计时冰冷的跳动着,提醒我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几天之前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现在我却因为这些该死的倒计时,被自称是时间选召之人带到了X市。

摇摇头,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光,我清晰地看到头顶的倒计时已经变成:192:11

还有8天的时间。

那天,方昊带我进了一家餐厅,吩咐我坐下等待,然后就转身不见。

很快,有人送来一封信封,里面有一枚石佩,还有一张飞往X市的机票,信封里说只要我下了机自然会有人前来接我。

我下意识地拿着那枚石佩,在手中又一次把玩。

这枚石佩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上面阳刻着一把古朴的剑状浮雕,隐隐有水波流动,变化万端。

怀着一肚子疑问,我费力的起身走下飞机,没等多久,一位长腿蛮腰,波浪卷长发的妙龄少女就找上了我。

她好奇地打量了我两眼,撇撇嘴道:“你就是昊叔找来的新血吗?”

我没有顾得回她话,目光被她头顶那串倒计时深深吸引。

192:00

她和我一样,还有8天的生命。

心中思绪千转, 我倒吸口冷气,按耐住心中的震惊,说:“你好,我叫灰悟。”

那名女子眸中秋波婉转,慵懒道:“我叫尚不趣,昊叔让我来接你的,跟我走吧。”

她冲我眨眨眼睛,扭头向机场外走去,我看着她头顶那串闪烁着红光的倒计时,咬咬牙跟了上去。

出了机场,一辆越野车已经在外面停着。

越野车在路上疾驶,我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和尚不趣搭着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问我在答。

这个女生好像对我特别好奇。只是我心中一直在惦记着她头顶的死亡倒计时,不知怎么开口向她询问,还有那个神秘的男子方昊,实在没有心思跟她闲聊。

“灰悟,昊叔当时找到你的时候,有没有跟你特别说过什么呢?”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加重了“特别”这两个字,似乎对方昊找我这件事很在意。

“没有啊,就是让我来X市,说是下了飞机自然会有人来接我。”我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汽车,喃喃道。

心中却是想着自己头顶那仅剩几天的死亡倒计时,还有尚不趣头顶与我一致无二的死亡数字,心事重重之下,不由越发期待接下来跟方昊的见面。

“你刚说你的能力是可以看到别人头顶的死亡倒计时喽?”

尚不趣好奇的问道:“那你能看到我还有几天生命吗?”

我心中一动,就等着她说这句!我侧过头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斟酌着准备开口。

她突然莞尔一笑,自顾自的说道:“算啦,人生最精彩的就是未知,要是一切都已经被注定好,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呢。”

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她的脸上,她轻轻眨了下睫毛,我一时竟是看呆了,嘴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只觉得,死亡倒计时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到最后一秒,谁也不能说死亡无法改变,未来已被注定。

只是我的能力,除了可以看到死亡,到底还有什么别的用途呢?

就在这时,余光突然睥见前面几个车辆上方,悬浮着的倒计时,从几十万的读数迅速飙降!

我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从来没见过死亡倒计时还会以这种方式剧烈波动。

十万...七万...两万......

死亡倒计时的读数波动越来越大,我还没有来得及提醒尚不趣,眼前那几个倒计时在一片红光中,同时归零。

“轰!”“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前方十几辆车相互追尾撞击在一起,刺耳的刹车音,伴随着金属刮擦和爆炸的声浪,仿佛要将我的耳膜刺穿。

尚不趣措不及防之下猛打方向盘,轮胎在沥青路上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巨大的惯性让我脚尖死死抵住地板,屁股差点腾空。

越野车在地上剧烈打着圈,火星四溅,滑行十几米后艰难的停在事故带前。

然后我抬起头,看到了一辆重型卡车,在巨大的爆炸冲击下,向我们这里砸来。

耳边,响起一道女子的轻叱。

远处爆炸的火焰,乱飞的残骸,近到那辆百吨重卡,一切都像被高明的琴师在琴弦上轻轻拨动了一根琴弦,周围的时间流速在这一刻截然不同。

所有的一切变得缓慢,然后倒退。

“时间...倒退吗?”

我脑中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余光睥见身边尚不趣,只看到她面如金纸,一头乌黑长发根根变白,原本青春靓丽的脸颊在这一刻叠起层层皱纹,变得苍老。

“以寿命为代价的时间能力吗?”我还有余力的想到。

卡车重重坠在远处地面,激起震天巨响。

爆炸声,警笛声,响彻不绝,世界又重新倒退回之前。

不,并不是简单的回到之前。而是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一切却又不同了。

就像时间的长河顺流而下,拐了个弯,朝着另一个方向奔流而去。

就在这时,尚不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昏厥在车内。

我还来不及关心她,身后又传来车辆追尾的声音,巨大的爆炸声由远及近,这次,身边再也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了。

我睚眦欲裂,看着火海如同远古巨兽向我张开獠牙巨口,生死刺激之间,脑海中好像破碎了什么东西,眼前浮现出无数变换的数字。

隐隐约,方昊送我的那枚石佩,在胸前滚烫灼人。

好像卸下什么桎梏,又好像打开一扇窗户。

我睁开双眼,这是一种奇怪的观看方式,前后左右上下360度,以复眼的角度去观看这个世界。

世界也截然不同。

无穷数字,或大或小,映满眼前的世界,组成眼前的世界。

在这数字构成的世界中,有三道数字洪流,尤为壮观,变化万端。我只能依稀看清其中一道,构建出一把剑的模样。

我还想再看清一点,头部突然传来一阵眩晕,我从那种奇特的视角中又退了出来。

眼前的世界又恢复成火海汹涌,现实的世界。

我下意识伸出右手平按虚空,无论是火海还是爆炸冲击,都被一股无形的时间力量抵消着...

是什么力量呢?静止,倒退,泯灭,转移,还是领域...

我还没有想出来,头部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巨浪一波波袭来,忍不住想要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世界仿佛突然静止下来。无论是连绵的爆炸声,还是汹涌的火海,一切的一切,都如凝固了一般。

唯一能动的,除了我的思维,就是远处突兀出现的一个白衣少年。

他脸上温暖如阳光,大概十几岁的年龄,一脸微笑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视线的最后,定格在他头顶的死亡倒计时上。而我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十一

无穷数字汇成数据洪流,它们化作一道波澜壮阔的长河,循环往复,将我紧紧包裹着。

我伸出手掌,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体也化为了细小的数字构成。

远处一个模糊的人影静静地看着我,好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伸出手想拉住他?她。

他?她轻轻摇了摇头,化为无数细小的数字向我扑来...

我猛地睁开眼,从睡梦中惊醒,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从我脑海里极速闪过。

死亡倒计时...方昊...石佩...尚不趣...连环车祸...还有...

我痛苦的抱起头,头痛欲裂。印象中似乎还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但我已经遗忘了。

一种莫名的难受,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现在状态很不稳定,应该是使用能力导致的短暂性失忆症。一会我会再安排人给你注射镇定剂,你安心休息,什么也不用想。”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抬头望去,是一个白衣少年。依稀,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是谁?我现在在哪里?我,我昏过去多久了?”我忍着头疼问道:“对了,尚不趣怎么样了?”

那个白衣少年双眸轻轻眨动了下,他说:“我叫星夜,和昊叔尚姐是一起的。”

“你现在在我们组织旗下的一家私立医院里,这里很安全,你已经昏迷3天了,至于尚姐,她早就苏醒过来了。”

白衣少年星夜解释道,但我总感觉他的目光飘忽不定,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3天吗...那我现在,应该只剩5天生命了。”我揉揉头,费力地想着,“总感觉哪里不对,车祸,对,还有疯狂波动的死亡倒计时,难道死亡倒计时是可以改变的吗...”

心中一个个疑问闪过,隐隐要抓什么关键,但思绪一团乱麻,分不清,理还乱。

我猛地抬起头:“方昊呢,他当时让我来X市找他,现在他人在哪里?”

十二

星夜目光闪避了下,轻声道:“昊叔现在去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见你。”

我心中的慌乱不知为何越来越重,又想到自己现在仅剩5天生命,气急道:“到底是什么事,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莫名其妙遇到车祸就算了,现在连人都见不到,方昊到底瞒了我什么?!”

话音刚落,病房的门被狠狠踢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她蛾眉倒蹙,似乎没有看到我已经醒来,怒气冲冲地对星夜说道:“那个懦夫看来不止瞒了我们一件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一声不响的失踪了,他到底还想不想去...了?”

正是尚不趣。

最后几个字说的仓促而快,我也没有听清楚。只是看着她好像想到什么事情,一双眸子竟然变得红肿,泪眼欲滴。

除此之外,她一头青丝白而复黑,脸上也光洁如玉,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恢复的。不过看到她没事,我心中难得松了口气。

只是听她说的意思是方昊失踪?那我头顶的死亡倒计时该怎么破解?

尚不趣扫了下病房,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愣。我摸摸鼻子跟她打了个招呼,她捂着脸,哭着又冲了出去。

我愣了下,不明白她为什么像是在躲着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星夜轻叹一口气,对我说了一声抱歉,也跟着出去。

一时房间中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仰头躺在床上,胸口如同被压了一块巨石,心中千头万绪乱成一团,怔怔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倒影发呆。

突然我盯着天花板上那个倒影,一股深深地寒意涌上心头。

头顶的死亡倒计时已经走到:119:20,与刚刚尚不趣,星夜头顶的死亡倒计时诡异的一样。

我们都只剩不到5天生命了。

十三

夜晚时分,我隔着巨大的特殊玻璃,俯眺着这城市的灯火辉明。

上午从医院中醒来,得知方昊失踪后,我一分一秒都多待不下去,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星夜给我办了出院手续,将我带到一处顶层公寓中。

这是一层诺大的公寓,里面空空荡荡,很多房间都紧锁房门,似乎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闭上眼,我摇摇头,那些无处不在的死亡倒计时似乎还在我眼前闪烁。

或许它们的秘密,只有方昊才知道。但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消失?

还有尚不趣欲言又止的话,时间选召者,死亡倒计时,5天...隐隐约约,这些东西似乎连成一张无形的大网,我身不由己陷入其中。

“尚姐今天上午情绪比较激动,因为昊叔突然失踪我们大家一时都接受不来,不用太担心她,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或许会好一点。”星夜在身后轻声道。

我点点头,有点疲惫的按着眉头:“对了星夜,还要多谢你从车祸中救了我和尚不趣。”

星夜略带羞涩的笑了下,嘴上道:“我和尚姐以前是并肩的同伴,她有危险我自然不会不管。”

他看着我,认真道:“你是昊叔特意找来的人,以后我们也会是并肩的同伴。”

我轻恩了一声,犹豫着问道:“星夜,你能告诉我你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这个脸上总是带着一丝微笑的少年,听到我说这句后神情僵硬了下,他的眼中似乎蒙上一层阴影,想了想开口道:“这个,大概要从一年前说起了。”

我收拾起心绪,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星夜的叙述。

“当时黄河断流三天,在入海口那里,一座只记载在时间序章上的神殿,宙时之殿,重现天日。”

“昊叔找到了我和尚姐在内,一共12位时间选召者一起进入宙时之殿,在里面经历了许多光怪诡异的事情,看到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面...”

星夜语气缥缈,但我能感觉到他话语背后的惊心动魄,很难想象他们在那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艰难逃出来,此后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死于非命,无论他们身在何地,拥有怎样的时间能力,也难逃一死。到现在,只剩昊叔,尚姐和我三人了。”

我心神震荡,问道:“那个神殿中,到底藏着什么?”

“一把剑。”

星夜轻轻道:“一把传说中可以操控时间未来无穷力量的神剑,时之剑!”

十四

“那...是什么?”

“追溯,命运长河之上

随着时间诞生而来的,三大时间圣物

那至高至上之剑

剑刃高举,划破选召者的躯体

以生命为祭,以时间为弦,以命运为歌

掌控时间,逆转未来。”

星夜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奇异的神采,他用一种咏叹调念出一段古老的诗谣。

我想到方昊送我的那枚石佩,上面的阳刻,正是雕刻出一把古朴小剑,难道跟这个宙时之殿,时之剑有关吗?

想了想,还是忍着没说,我开口问道:“你们认识方昊这么久,难道也不知道他现在会去哪里吗?”

星夜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不知道,自从从宙时之殿出来后,昊叔整个人就变得低沉很多,尤其是当身边的同伴一个个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他就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中念念叨叨什么。”

“我们也曾经想让他通过时间长河去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一直都说什么时间长河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未来。直到十几天前,他突然兴奋地说他看到了一段未来的片段...”

星夜顿了下,眼神看向我,我心知肚明,应该是方昊在时间的长河中看到了我。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失踪,难道他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吗?

或许是为了排解心中的不安,我又跟星夜闲聊了很久,他耐心的陪我坐到了深夜,我们才回到各自的房间。

只是关于那座宙时之殿,关于那把时之剑,他再也不肯多说一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我没有继续追问。

临别时,星夜欲言又止道:

“昊叔失踪后,我们在他的房间里发现许多时间痕迹,这是他一贯的记录方式,只是我们都看不懂。如果你有空可以去看看,说不定会发现点什么。”

十五

夜很深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跟星夜的一番对话,不仅没有让我消除心中的疑惑,反而让我感觉到越来越多的疑问。

它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仅仅是在旁边隐隐窥探下,就让我有心悸的感觉。

还有方昊当初给我留下那枚石佩,我不知道把玩了多少遍,也没有发现它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辗转难眠,我想起星夜说的方昊的房间,披了件衣服下床寻去。

很轻松的在走廊的尽头推开那间房门,里面空空荡荡,什么摆件也没有。

只是视线所及,无数道时间痕迹分错交杂,似乎是谁以时间为笔,在计算记录着什么。

我揉了揉额头,费力的想去分辨,却一点收获都没有。我灵机一动,拿出那枚石佩,下一刻,

一股灼热的感觉从石佩中涌出,一路涌入我的双眼之中。

我忍住内心的窃喜,目光望去,似乎感官更加敏锐。我看到那一条条一道道时间痕迹都是由很细微的字符构成,给我似曾相识的感觉。

让我想起梦中那个数字构成的长河,它们循环往复,无始无终。

这是方昊以时间为笔,写给自己的日记。

十六

“死了,都死了,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时间的长河蒙上了一层黑影,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做不了...”

字迹潦草,看得出书写者心境一定饱受痛苦慌乱。

我强自镇定,接着看下去。只是后面的日记断断续续,很多关键地方都潦草带过,似乎方昊在害怕着什么,畏惧着什么。

“命运石佩...宙时之殿...时之剑...一切的起源与终结...”

“我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个无比黑暗的未来,似乎从那里出来之后,未来的长河已经开始崩溃,一片混沌...”

最后的最后,日记清晰地定格在最后一句。

“时间的长河将在不久之后定格,未来,没有了。”

我脑中蒙的一下,心中惊疑不定。

之前我明明看到大部分人头顶的死亡倒计时,还有几十万的读数,如果说世界将会在不久之后毁灭,那么为什么我看到的死亡倒计时没有任何异常?

就在这时,右下角一段崭新的时间痕迹不知何时迹浮现而出。

“我终于看到了一段未来的片段,或许太迟了,但如果未来可以被改变,那关键一定在于...”

这段话似乎是方昊失踪前匆匆加上,只是最后几个关键字模糊不清,不知道方昊到底想说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费力的去推测最后几个字到底是什么,这时一声轻微的推门声响起。

我转头望去,是尚不趣。

她抬起头看到我,眼中没有惊讶,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在这里。

我摸了摸鼻子,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勉强笑了下,说:“星夜跟你把一切说了吗?”

我轻恩了一声,她头顶的死亡倒计时虽然没变,只是感到她的心变老了很多。

“其实本来接机的时候,我以为随着你的到来,一切都会明明白白,却没想到方昊会在这个时候失踪...”

尚不趣轻轻道:“这一年来我们经历了很多事,现在还把你牵扯进来,感觉蛮对不起你的。”

她一脸歉意的看着我,眼眸深处有一股真诚的担忧。

我没有多想,她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心中想着方昊最后留那句没头没尾的话,又联想到尚不趣的时间异能。

我说:“尚不趣,你可以用你的时间能力让这个房间的时间倒流到之前吗?”

我三言两句告诉她之前自己在这个房间看到的景象,尤其是最后看到的那段话,似乎是方昊在给我留下什么暗示,只是不知为什么最后几个字被抹去了。

尚不趣眼前一亮,她手指轻点几下,房间中的时间流速在这一刻变得不同。

视线所向,最后一段话后面,那几个模糊的字样缓缓浮现出来。

“省博物馆?”

十七

越野车在路上急驰,好像时刻有一炳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我的头顶,头顶的死亡倒计时已经走到了:89:23

在发现方昊留下的地址后,我和尚不趣就拉上睡的一脸懵懂的星夜,一路横冲直撞往博物馆驶去。

“省博物馆里面藏有大量资料文物,其中专门有关于历年黄河断流的记载,可能昊叔在里面发现了关于宙时之殿的痕迹吧。”

星夜睡眼朦胧,打着哈欠说,可能是最近太过疲惫了,刚才喊他起来的时候敲了半天门,就差没破门而入了。

只是不知道方昊在房间中留下这个地名到底有什么蕴意,难道只是去寻找宙时之殿的来历吗?那一切的起源与终结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过这一切的谜底,或许会在今天揭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我们看到了省博物馆那高大的建筑顶尖。

随之看到的,还有连绵不绝的消防车辆与直冲霄汉的黑烟。

那些黑烟在高空上方弥漫,形成一个巨大的黑影,似乎在朝我们无声的冷笑。

“时间,静止!”

一股无形的波动以星夜为中心扩散开来,世界再次变为静止。

我们抓住这个机会疯狂的冲进去,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展厅,最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了那处有关黄河断流的资料馆。

这里,已经是一片灰烬了。大火将所有的一切全部焚烧殆尽,只能看到杂乱的时间能力痕迹密布其中。

还有,一片中山装的碎片。

尚不趣怔怔的拿着那块衣服的碎片,喃喃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方昊他不是已经与时间长河融为一体了,怎么可能...”

星夜脸上也挂着一丝阴霾,他看出我的不解,低声说:“昊叔身陷时间维度,他的衣物绝对不可能单独出现在世界上,除非...”

我看着星夜犹豫着没有再往下说,心中已经明白,无论我相信不相信,方昊,这个神秘的男子,现在已经凶多吉少。

只是我实在想不通,我也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或者物,能够杀死位于时间维度中的他。

难道他们当初从宙时之殿出来的时候,真的释放出什么未知的大凶吗?

十八

星夜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尚不趣,苦笑着摇摇头,低声对我说:“灰悟大哥,我的能力只能让时间静止一段时间,这里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我们最好抓紧时间。”

他用眼瞄了下尚不趣,欲言又止。

我轻恩一声,方昊现在凶多吉少,死亡倒计时快要走到尽头,此时此刻,心中不知从哪里突然涌出一股勇气,一点担当。

我看着埋头像个弱弱小女生一样的尚不趣,沉声说:“尚不趣,时间不多了,我们再进一次宙时之殿吧,或许在那里,可以弄明白一切。”

尚不趣抬起头,我看见她眼中含泪,她说:“会死的,我们都会死的。”

她脸上带着凄美的笑:“灰悟,你可以看到每个人头顶的死亡倒计时,那你能看到我,看到星夜头顶的死亡数字走到哪一步了吗?”

我心中一沉,嘴上勉强笑道:“没事的,相信我好吗?死亡倒计时并不是不能改变,不到最后一刻谁能说未来被注定?”

尚不趣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她说:“灰悟,你听过时间序章吗?”

“那是什么?”

“那至高至上之剑,剑刃高举,划破选召者的躯体...”

“时之剑注定是不祥之物。从宙时之殿出来后短短一年的时间,我曾经并肩的同伴,一个个死在我面前,但我什么也做不了。”

她说到这里,身子轻轻颤抖了下:“其实,我也应该在那场车祸中死掉,要不是你和星夜,可能我现在就去见他们了吧。”

我心中一阵疼,我说:“尚不趣,你甘心他们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吗?你就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我看着尚不趣,一字一句道:“答应我,无论怎样都要坚持下去,就当为了曾经那些同伴,好吗?”

她怔怔的看着我,良久说:“好。”

十九

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雨来,黄河之上波涛越急,我和尚不趣星夜站在一艘游轮前沿,一种风雨欲来感觉。

“宙时之殿存在于时间的缝隙之中,只有趁着黄河每年一次的潮汐变化,我们才可以混进去。”

星夜望着远方昏沉的天际,口中喃喃道:

“接下来的,就是祝我们好运了。”

此时,远方入海口,已经呼啸起巨大的风浪,卷起亿万万吨海水拍打咆哮。看那趋势,一场海上风暴正在成形,向我们袭来。

风暴眼深处,隐隐传来一股莫名的律动,让我身心为之震荡。

我扭头看向尚不趣和星夜,他们冲我点点头,我们手拉着手,任由那道巨大风暴将我们三个人全部卷在一起,向着未知的未来。

就是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时间仿佛过去一瞬,又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耳边的风暴声,巨浪声,全部消声觅迹,仿佛进入到一个无声的世界。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立在一处平静的海域之上。

是的,站在海面上。

我忍住心中的惊讶,抬起脚,看着一圈圈涟漪顺着我的脚尖扩散开来。

海面平静的如同一面镜子,倒映出我和尚不趣星夜三人的倒影,还有...

一座巨大的宫殿。

它默默地伫立在远处的海域之上,表面光滑如玉,仿佛玻璃水晶铸造而成。看起来隐隐绰绰,似乎立于另一个维度。

宙时之殿!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座瑰丽的地宫,来之前已经了解了不少关于这座时间圣殿的事情,只是亲身看到这种恍若神话的场景,难免会心神动荡下。

我们踏着海面,一步一涟漪,来到这座时间圣殿面前。

下一刻,这座神秘的宙时之殿,传说中隐藏着时之剑的神话之地,向我们打开了神秘的面纱。

七彩光芒从它周身陡然绽放,我们顺着光芒走进去...

二十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突然一亮,是一座广阔的大殿,空空荡荡,中央有十二面巨大的镜子巍然而立。

回头望去,已经看不到来路了。

“宙时之殿中时空错乱,每次进来遇到的情景都不会相同,我们上次进来是直接进到了一条长廊,两旁并列24尊雕像,当时还花费了不少功夫才从它们手中逃出来呢。”

星夜一脸微笑,在旁边解释道。

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的,大概也只有这个白衣少年了。

我和尚不趣对望一眼,又各自偏过头观察着这处大殿的模样。

大殿的四周刻着繁琐的花纹,摸上去有种冰凉的触感,隐隐有水波流动,变化万端。

让我想起了方昊送我的那枚神秘石佩。

“这里全部都看了一遍,除了这十二面镜子,什么也没有。”尚不趣观察了一圈,说:“要不我看看这些镜子有什么不同吧?”

话音未落,她的手已经伸向其中一面镜子。

只看到那面镜子的表面如水波一般荡起涟漪,很快,空气中也扩散开来一圈圈涟漪,身边的景象变得恍惚,仿佛时空颠倒。

等一切平静下来,我们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另一处狭小的空间。

这里同样空空荡荡,只是尽头摆放着一座水晶棺。

“这是...”

我们对视一眼,同时上前。

只见那里面躺着一个人,他的眉目间说不熟的熟悉,与诡异。

一股深深地寒意从骨子中渗透出来,我竟然在水晶棺中看到了我自己!

二十一

我艰难地抬头,尚不趣和星夜也抬头望向我,每个人的表情都是说不出的惊慌、迷茫、恐惧...

尚不趣颤声说:“你们看到里面是什么?我...我看到了我自己躺在里面!”

我和星夜相互苦笑一声,异口同声道:“我也看到自己躺在里面。”

毛骨悚然。

良久的沉默,我勉强开口道:“这个地方除了这座水晶棺别的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们不如再尝试通过那面镜子回到之前的大殿中吧。”

扭头,那面镜子表面从中心旋转不止,似乎形成了一个可怖的怪兽。

我们硬着头皮伸手摸去,就像是穿过了什么屏障,很轻松就穿了过去。

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大殿。

然后我们回头,看到了,之前那面镜子的表面,突兀的布满血迹,鲜血斑斑,说不出的骇人!

我咬牙伸手又触向另一面镜子,镜面水波般荡开。

同样的时空颠倒,同样的狭小空间,同样的水晶棺。

棺中,还是看到了我们各自的面孔。

第三面...

第四面...

......

第七面...

我们疯狂地闯进一面面镜子,看到了一座座水晶棺,看到了里面躺着的自己。

大殿中央的十二面镜子,其中七面已经被鲜血沾满。

我们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淋湿,看着那十二面巨大的镜子立在眼前,说不出的妖异。

镜子里映照着我们每个人的脸,都被恐怖布满。

那么,第八面吧。

我甩甩头,想把心中那抹阴影驱赶掉,回头看了眼尚不趣,我深吸一口气又触摸到第八面镜子。

这一次,眼前的景象截然不同。

二十二

迎面有三个人向我们走来。

脚步声悄无声息,似乎他们并不是活人一般。

但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脸上的每一个毛孔,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情:惊慌,迷茫,怀疑,恐惧...

我看到了尚不趣,星夜,还有我自己,向我走来。

是镜像吗?

尚不趣在我身后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扭回头看到了她脸上怪异的神情,就跟镜像中的她一样。

我倒吸了口冷气,轻轻攥紧拳头。

我们看着镜像中的我们越走越近,他们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我们,只是不断地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尝试什么。

我看见他们不断地奔跑,但无论他们朝着我们走多久,永远都是在原地,没有前进哪怕一步。

他们的脸上逐渐浮现出绝望的神情,到最后一点点麻木。

隐约间,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心中浮现扎根。

可就在这时,我胆颤心悸的看到,在他们背后,一个模糊的黑影浮现出来。

那个黑影看不出是男是女,只有一个大体的人形。黑影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但是他们毫无察觉。

“那,是什么?难道在我们的身后也跟着这样一个黑影吗?”

我心中突突地仿佛要跳出来,宙时之殿里难道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诡异大凶吗?

最后,我看见他们就这样消散在我的眼前,连同那个黑影,仿佛海市蜃楼,梦里空花。

......

一声轻微的碎裂声,在大殿中格外清晰。

第8面镜子在我们离开之后突然支离破碎。

“或许,我们以前已经来到过这里。”

星夜开口打破了平静,他眸光微闪,轻声道:“每面镜子都有着不同的蕴意,前7面镜子代表着过去,我们看到的水晶棺中的自己,是过去的自己。而第8面镜子...”

星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我们心中都隐隐猜到一点毛骨悚然的真相。

七面镜子,七个轮回。

我们曾经来到过宙时之殿,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探寻这十二面镜子。所以在镜子背后的世界中,看到了水晶棺的自己。

可能是因为尚不趣时间倒流的能力,我们又重新来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宙时之殿中隐藏着时间圣物时之剑,这里的时空错乱,所以在第8面镜子中映照出我们的曾经。

只是,还有一个疑问谁都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那个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神秘黑影,到底是什么?

沉默中,尚不趣抬起头,眼神中透着一股倔强,她伸手触摸了第9面镜子。

下一刻,眼前世界恍然改变,我仿佛立于一个奇异的维度。

胸前那枚方昊送我的神秘石佩,滚烫灼人。

二十三

我回头,尚不趣和星夜不知去了哪里,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片虚空之上。

“你终于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回头望去,是方昊。

我瞳孔一缩,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

他还是一身中山装,纯白的双眸似乎看向了时光的长河,深邃而怅然。

心中短暂的震惊之后,反而平静下来。我看着这个谜一般的男子,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冷静话音,说:“你也在这里。”

方昊看着我,他说:“我已经跟着你们很久了。”

我的身上不知为什么突然涌起一股寒流,我说:“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回答我吗?”

方昊点头。

我说:“第8面镜子中的黑影,就是你吗?”

方昊说:“是。”

我沉默着拿出那块珍藏已久的石佩,说:“这块石佩到底是什么来历?”

方昊眼神飘远:“这块命运石佩就是打开时之剑最后一道门的钥匙。”

“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

“因为我在未来的片段中看到了你,并且命运石佩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发挥它的真正力量。”

方昊双眸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异的神采,他说:“你难道没有发现,你所拥有的能力,很特殊吗?”

“所有的时间选召者,能力大多以静止,泯灭,转移,操控,领域为主。”

方昊目光深远,缓缓道:“尚不趣的时间倒退,已经算是万中无一了。而死亡倒计时这种能力,我之前透过时间长河,却从未听过,见过。”

他看着我,语气复杂难解:“我看穿了时间长河,却唯独看不透你。”

我心中如同惊涛骇浪,死亡倒计时这种鸡肋能力竟然如此特殊,可是我现在除了预知死期,也不知道它还有什么用。

定了下神,我深吸了口气,说:“你当时看到的时间片段到底是什么?”

方昊突然轻笑了下,神情寂寥,他说:“你想看到未来吗?”

然后他看着我,伸出了右手。

我犹豫了下,将手放在他掌心中。很温暖,很厚实的触感。

下一刻,眼前世界恍然改变,耳边传来无数道声音,有男有女,忽远忽近,喧杂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与此同时,眼前的世界犹如被按了快捷键,一幅幅场景画面如幻灯片般急速在我眼前闪过...

画面跳动的浮动太大,无数场景人影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到最后眼前只有雪花屏一样的杂点,看不清确切的画面。

只听到耳边传来无数人呜咽啜泣的声音与间歇的海浪声,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为什么是你?”

最后的最后,所有画面定格在一片黑暗,耳中喧杂的声音也归于死寂。

脑海中,有什么封印轰然打开。

我睁开眼,已经泪流满面。

但我还要收拾好情绪,走出去。我要去见一个人,去完成一件事情。

方昊看着我,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疲倦,冲我挥了挥手,说:“去吧,我会跟你一起去面对,别怕。”

然后我点头,转身,走出了这面镜子。

二十四

还是那个大殿。

尚不趣和星夜已经在外面等我了。

看见我出来,尚不趣激动地上前抓着我的肩膀说:“灰悟,你刚才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都找不到你?”

她的胸脯剧烈起伏,眼眶微微红肿,估计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她抽回了自己的手,低下头不说话。

我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感到她的身躯颤抖了下,然后看向星夜。

我说:“你们刚才进第9面镜子,遇到了什么?”

星夜说:“我们只看到白茫茫一片,回过身却找不到你。后来白雾散去,才从镜子中出来。”

他看着我,乖巧地说:“灰悟大哥,你刚刚去了哪里?我们都很担心你。”

我嘴角牵出一抹微笑,说:“我也看到了很多白雾,笼罩着我,脱不了身。”

星夜轻恩一声,脸上笑意如水波一样漾开:“我们该进第10面镜子了。”

我回过头,第9面镜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布满繁琐的花纹,像极了命运石佩上的纹样。

我说:“好。”

然后率先向第10面镜子走去。

一步踏出,时空颠倒。

是一个殿堂。

面前,一面广阔的光幕挡住了去路。光幕上,无数流光纷至闪过。它们组合成各种图案,花纹,繁琐又极简,似乎在诉说一段悠远的史歌。

它们,是由无数微小的数字构成。

就像梦中那个由数字构成的长河,或者更遥远的记忆之中,那般熟悉。

我回头看了一眼星夜和尚不趣,在他们的目光中,上前将双手抵在光幕上,闭上双眼,感受着命运石佩的力量,感受着蜂拥进我的脑海里的无数信息。

死亡倒计时,我终于明白了你的秘密,只是心中,这么氐愁。

二十五

万事万物,都有起始终灭,一切都逃不开死亡。

既然死亡倒计时可以存在活人头顶,那为什么不能预示死物的死期?

我慢慢感受着,把握着那一股波动。无穷数字在我脑海中疯狂的组合,拆分,抵消,化为虚无。

就像那些狠毒的野心,肮脏的欲望,沾满血的贪婪,总要归于尘土,如果没人去管,我愿意做一个它们的掘墓人。

随着我的念头,下一刻光幕化作无穷数字,消散在空气中。

胸前的命运石佩一凉,我知道我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但我很好的把它掩饰下去。

抬头望去,一条三丈宽的水晶长道铺满视线,尽头,一座由水晶打造的高台之上,斜插着一把古朴长剑。

时之剑。

传说中,可以操控时间未来无穷力量的神剑。

我微笑着,看着那把剑安静的插在那里,仿佛亘古如一。但是我没有动,我也动不了了。

我看着星夜走了过去,走到那座高台之上,手掌轻握,一道道流光从他手中涌进时之剑中,那把时间圣物被他一寸寸拔起。

随着他的举动,这处殿堂开始轰轰作响,似乎随着时之剑的移动,整座宙时之殿开始崩塌。

可我还是在笑。

星夜眉头轻皱,放缓了手中的举动。他看向我。

“你不好奇吗?”星夜眼中闪过一丝异光,慢条斯理地说。

与此同时,我周身一松,又恢复了行动力。我揉了揉肩膀,看着这个白衣少年,我说:“为什么是你。”

星夜含笑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阳光一般的微笑:“你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吗?”

我点点头,看着这个白衣少年,看着他头顶那恐怖的百万级的倒计时。

“车祸后醒来,我丢失了一段记忆,当时你说是因为我使用时间能力所导致的后遗症,我却没有想到...”

星夜眸光闪动,轻声道:“不错。”

他突然恶作剧般一笑,悠悠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我轻叹口气:“我很好奇。”

星夜嘴角微扬,他看了一眼一旁已经泪流满面的尚不趣:“一年前方昊找到了连我在内一共11个时间选召者,探索这座在宙时之殿,我们经历了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最后止步在同样的光幕之前。我本来以为得不到这把时之剑...”

“为什么要杀害当初一起并肩的同伴?你知不知道我们一直都是把你当做弟弟来对待的,你怎么下得去手?”

尚不趣不知什么时候也恢复了行动力,她看着星夜,杜鹃泣血般,一字一句道。

我感觉到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可想而知星夜的背叛对尚不趣的打击有多大。

我轻轻揽过尚不趣的肩膀,我说:“所以你因为某种原因,将那9个时间选召者一个个杀掉,直到尚不趣,直到那场车祸,我看到了你头顶真实的死亡倒计时。所以你用某种方法封印了我那段记忆,并且影响我所看到的死亡倒计时,让我看不到你头顶真实的死亡倒计时。”

星夜不置可否,他扫了眼尚不趣,眸光随即又看向我:“我确实没想到,你竟然拥有这种传说中的时间异能。只是当时你的能力还没有完全觉醒,并且,还要借助你的能力打开时之剑的封印,所以我放过尚不趣...”

他突然轻笑了下,调侃道:“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跟你废话这么多吗?”

“因为我终于控制住时之剑。”

我心中一惊,下意识拉着尚不趣倒退,下一刻,星夜悍然拔出时之剑!

二十六

一道道恐怖的裂痕从水晶高台上疯狂的蔓延开来,巨大的崩塌声,似乎还有海水倒灌声,仿佛末日来临。

星夜手握时之剑,一股玄妙的时间力量环绕在他的周身,将他映衬得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

他的眼神中露出一股迷醉:“看啊,这就是三大时间圣物,时之剑的真正力量!它可以将我们时间选召者的能力千百倍的增强,赋予我们神一般的能力!”

“旧世界的秩序早应该被终结,新的世界将由一位神来开启!而我,将会成为唯一的神。”

“结束吧。”星夜含笑向我们走来。

但是下一刻,一道浩浩汤汤的长河从他后方将他狠狠席卷进去,星夜措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铿!”

一声清脆的坠地声,时之剑从星夜手中脱落,斜插在旁。

接着,星夜的身体重重坠在地上,他的身子已经扭曲的不成人形。

长河化成一个人形,正是方昊。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扫了眼星夜,眼中带着一丝很复杂的感情。又转身看向我们,轻声道:“你们没事吧。”

我疲倦的摇摇头,看了眼怀中的尚不趣,这个女生刚刚经历这场变故,啜泣着将头深深埋进我的怀里。

方昊歉意道:“对不起,瞒了你们这么久,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跟你们解释这一切...”

我下意识点点头,但下一刻瞳孔一缩:远处星夜扭曲的“尸体”仿佛水银一般,又缓缓凝聚成人形。

他舒展了下身子,目光炯炯:“方昊,你果然没死。”

方昊仿佛早就预知到这一刻,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费尽心思营造出假死的迹象,没想到最后还是低估了你。”

“你的能力,不是时间静止这么简单。”

星夜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对那些时间选召者动手?因为,我的能力从来都不是时间静止!”

“而是,时间吞噬!”

二十七

随着星夜的话音落下,他的身边缓缓浮出几道奇异的光芒,这些光芒幻化成各种兵器模样,刀、剑、矛...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波动以星夜为中心向我们传来。

“拥有吞噬能力的我,可以吞噬一切时间选召者的能力化为己用。”

星夜双眸如海如狱,悠悠道。

十几种不同的时间能力冲天而起,在他身后隐隐化成一尊数十丈高的时间神像,三头六臂,分别手握不同的时间兵器。

方昊眼中闪过一丝决断,隐约间,一条浩大伟岸的河流从虚空中出现,环绕在他的周身。

时间长河!

河水席卷,将我和尚不趣卷入其中。

“身处时间维度,我确实无法攻击你们,一切时间手段都对你们无效。”

“但是方昊,你又能坚持多久呢?”

星夜看着方昊,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微笑:“将外人强行拉进时间长河,对你身体的负荷有多大?”

“让我来猜猜,你还有多久会量子化?一个小时,还是十分钟?”

方昊没有回应,他背着身子对我,声音平静:“对不起灰悟,我没想到还是要走到这一步,当我看到未来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我只能这样做。”

他说:“灰悟,你准备好使用你的能力吗?”

我看着这个男子,眼神恍惚了下,仿佛又看到第一次见面时,他微笑着向我走来的模样。

我说:“我准备好了。”

星夜脸色一变,他浑身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我知道他的下一击一定会石破天惊。

我哈哈大笑,眼角忍不住滑下泪水。

与此同时,方昊浑身肌肤不知何时变成那种极其诡异的,纯碎的透明色。他最后回头朝我笑了下,说:“灰悟,拜托你了。”

然后化作浩浩荡荡的时间长河,冲进我的身体中。

我感受到方昊的生命痕迹从这个世界渐渐消失,也感受到身体的每个细胞也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下一刻就忍不住要昏厥过去。

但我心里还憋着恨,我不能倒下。

所以我张开眼,无穷数字从我瞳孔中闪过,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神秘的数字世界。

我看到了星夜头顶,那百万级的倒计时,还在不断剧烈波动增加。借助方昊的力量,以他的生命为代价,或者再加上...我终于可以完整的使用一次我的能力。

我伸出手,仿佛穿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轻轻触摸到那虚幻的死亡倒计时:改成多少呢,改为零吧。

我心里淡淡的想到。

下一刻,那百万级的死亡数字在一瞬间崩溃,星夜的瞳孔中似乎还有一丝惶恐,然后他的身体化作无穷碎片,消散在空中。

“结束了吗?”我心中想着,我挣扎着想扭头看下那个人,但余光只能看到我的身体化为无穷数字,一点点消散。

恍惚中,视线仿佛穿越时空,我看到最后两面镜子散发出七彩的光芒,照耀整个宙时之殿...

我看到一个女子含着泪举起那把时之剑,剑刃高举,插入自己的躯体...

这个场景,很熟悉,也很陌生,似乎很久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一个声音在宙时之殿中,在时间长河上回荡:“以生命为祭,以时间为弦,以命运为歌...”

“时间...倒流。”

二十八

我睁开眼,一切普通的像无数个曾经的日子一样。

室友嘻嘻哈哈的跟我打了个招呼:“嗨,灰悟,你小子可真能睡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做春梦了吧?”

我挠了挠头,笑骂道:“去你的。”

似乎,真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只是梦中的一切都忘记了。

摇摇头,我准备去操场上散散心。看着身边穿梭而过的人儿,他们有的在跑步,有的在玩闹,不远处还有一群人在打篮球。

一切都是那么充满生机与活力,只是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就在这时,眼前突兀地出现一位男子。

他穿着一身中山装,眼中带着温润的笑意。

那群打篮球的人,一个投球失败,篮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向他砸来。

他轻松地接住篮球,转手抛给那群打篮球的人,大家哄笑着散开。

阳光很好。

我揉了揉眼,看着他微笑着向我走来。

完。


番外篇:时间圣物

时间的长风拂过德尔菲神庙,克里特文明被厚重的历史尘埃掩埋。那对神鹰停止了盘旋,落在石柱上化为雕塑...

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轻轻合上手中的羊皮书,低下头:

脚下,一座百丈高的火山正在从沉睡中苏醒,滚滚黑烟冲天而起,夹杂着暗红的岩浆,向世界宣泄着它的怒火。

天地间不知什么时候刮起大风,他凌空而立,黑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一股奇异的时间力量围绕在他的身边,那卷羊皮古书平摊在空中,一张张书页在风中翻动。

黑袍下,他的面孔深深隐藏在黑暗中,只能隐约看到一抹上扬的嘴角。

“维苏威,神话中终结万物的火山,我终于找到了你。以死亡古书为引,是否能打开那座时间长河中的神庙...”

“克洛诺斯之怒呵...尘封了千年的时间圣物,你的荣光,我是很想得到呢。”

他缓缓举起双手,在这百丈高空之上,在这暴虐的火山口之上,轻轻呢喃着。

一道轻轻的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很快化为滚雷震震,响彻天地,让这漫天熔浆为之色变。

“无限!”


原文:不再说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0   其中:访客  10   博主  0

    • avatar彩票自助机5

      好好珍惜每一天

        • avatarKoolight9

          @彩票自助机 珍惜是最美好的。

        • avatar热腾网9

          博主该分个页
          现在觉得时间过的很快。没有上学时想着什么时候下课啊。。。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回头看,时间总是过得好快啊。

            • avatar摩天之星2

              可惜了我的L,现在胖的跟猪一样

                • avatarKoolight9

                  @摩天之星 现在是XXXL了!

                • avatar姜辰7

                  这个长篇,大写的服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有点像很早以前的环城了。

                    • avatarHarries2

                      自己写小说吗?

                        • avatarKoolight9

                          @Harries 不是的了,转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