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战友都将成为过客,剩自己一人踽踽独行。

  • A+
所属分类:美文心语

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战友都将成为过客,剩自己一人踽踽独行。

山村落日,子规正啼,老李回到家乡的时候才发现,从前的几亩薄地已经荒芜,原来的族人也都散落天涯。

村头有孩子嬉戏,老李心想,如果这时候孩子笑问客从何处来,那就尴尬得很了。

老李咳了两声,干涩而沙哑,他问孩子那些曾经的故人,孩子大多茫然摇头,最后只剩下打铁的张柱还活着。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里,老李来到张柱面前。

张柱喝着浊酒,铁铺的生意早交给了徒弟,徒弟看着老李,一时间不知这个老人要打什么铁器。

老李喟叹道:“柱子,我回来了。”

咣当一声,酒壶坠在地上,张老柱望着老李,一瞬间有泪光闪烁,仿佛回到很久很久的从前。

那时候他们两人,还有许许多多的同乡应征入伍,兵戈惨烈,在老李成为伍长的那天,张柱子逃了。

老李追了他二十里,在山脚下提剑拦住了他。

最终老李没有杀他,一声叹息,正如几十年后重归故里,在张柱面前的喟叹。

柱子红着眼,说这些年,你怎么过来的?

老李摇摇头,说总归是活下来了。

张柱用力点着头,紧紧跟老李抱在一起,他的徒弟在旁边看着,有莫名的感动。

夜凉如水,月白风清,柱子烫了壶酒,要跟老李浇一浇胸中块垒。

时隔多年,柱子犹自愤愤不平的说着,那些将军校尉名门子弟,身披甲胄,却要我们这些只有一层布甲的小兵冲锋在前,太他娘的不公平。

老李叹了口气,说生生死死,将军校尉也是流水般的换,没什么可抱怨的。

柱子拍着桌案,说怎么能没有抱怨,远的不说,你知不知道你家的地是怎么荒的,人又是怎么走的?

老李身子一震,“其中还有隐情?”

烈酒入喉,柱子开了腔,喷吐着酒气告诉老李,是当地的沈员外看上他家的地,本身一来二去买定也便罢了,偏偏族人不让。这一来惹恼了沈员外,放出话来,这几亩薄地他不要了,但你们老李家再不会有好日子过。

沈员外让人在你们家门口泼粪,在田地里寻衅滋事,踏苗打人,官府抓走拘留几日,沈员外还会再派人来,日复一日,你们家的人只能搬走。头一次准备走的时候,有个女娃坚持要守着祖地,族人便再留了几日,结果姓沈的买凶杀人,一个孩子暴尸荒野,这一次,女娃哭成泪人,没人再提留下,姓沈的一手遮天,谁也没有办法。

老李举着杯子,双眸空洞洞望着天,耳边还传来柱子无可奈何的叹声。

“不过你也知足吧,沈员外这些年变本加厉,放贷如抢,当着人家儿女辱打父母,不知手上又染多少鲜血。你们的家人没赶上这时候,已经不错了。”

柱子的话掠过耳旁,老李仍旧茫然望着天,他还在想柱子此前提到的姑娘,仿佛许多年前那一幕又从海底跃出水面。

老李似乎看到那个白衣黄裙的姑娘送他从军,说会守着这片土地等你回来,到时候你种地来你做饭,你洗碗来你修房。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老李深吸口气,猛的喝下一杯酒,把头深深埋进桌下,从军几十载,便是没有沈员外,他又能做什么呢?

那一夜,两个老头喝的大醉,老李胸中块垒却未见浇平。

老李提起剑,摸黑走出门去。

第二天,人们发现沈员外手下的几个无赖被人挑断了手脚,一一送到沈府门前。

无赖们说动手的是个老头,一身酒气,踉踉跄跄,还被几个哥们一拳砸在眼眶上。那老头受疼却更猛,出剑如流星,没人抵挡得住。

沈员外皱眉沉吟,说小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旁人不知道,柱子自然知道,他看见老李眼眶的淤青时,大事不妙这四个字像是蹦到心尖。

老李拿鸡蛋敷了敷眼眶,提起剑,又要出门。

柱子大惊失色,说你还要去干嘛?

老李说,为官昏聩,我去问问他为什么坐视不理。

柱子颤巍巍拉着老李,说你别去送死了,这年头有钱有权,谁管得了?你指望九品芝麻官拼着性命为民请命,一年到头几两银子,他犯不着吧?

老李沉默良久,终于丢了剑,大步向外走去。柱子怕他出事,在身后大声问他去干什么,老李挥挥手,说心里烦,随便走走。

野有荒草,鸡犬相闻,老李看着孩子们嬉戏玩闹,心一阵阵抽紧。

有沈员外在,这些孩子还有多少嬉闹的时日呢?

老李转过身,还是大步进城去了县衙。

县令是个长髯文士,没有让人将老李赶出门外,反而颇有几分和颜悦色的接待了他。

但是老李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茶香四溢之中,县令告诉他沈员外动不得,且不说大唐有律法在,即使你明知沈员外作恶,没有证据便不能动他。

县令顿了一顿,告诉老李说,即使有证据,也动不了他,沈员外背后有势力,我动他那叫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仅不能动他,还要给他点便宜,等我平步青云,进了朝廷,再收拾他便易如反掌,不然愣头青般冲过去,就算沈员外死了也会有丁员外,你说对不对?

老李道:“那些死掉的人,就这么死了?”

县令说,老先生你要把目光放长远,不能只图一时对不对?

老李看着县令,浑浊的眼眸里射出光来,盯得县令有点脸红。

老李说,在战场上,那些让士兵去送死的将军都会被制裁,被记恨,为什么你们就不会?

这是老李头一次,觉得战场比家乡更好。

而老李头不知道的是,他曾经的同袍柱子已经被请到了沈员外府上,并供出了他的名字。

他叫李安国。

沈员外看着有些发抖的柱子,说我给你一笔钱,你帮我做掉他。

柱子想说不,一旁已经有人逼上前来。

沈员外居高临下,说你的徒弟欠我赌债没还,我怎么要债都没人管得了我,你是想死无全尸还是想无人收尸?

柱子打了个哆嗦,瑟瑟抖着道:“可是,我不是老李的对手啊。”

沈员外笑了,露出森森白牙,“你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你的这个老朋友来头可大,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

沈员外一挥手,有十几个江湖高手上前,个个龙行虎步。

“如果今天晚上他死不了,我们全都得死,你明不明白?”

沈员外这句话,其实明白的人并不多,他的手下还发过牢骚,说不过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懂些剑法,怕他什么?

啪!

一声脆响,沈员外赏了手下一耳光,他说的话从来没有人能够质疑,也没有人能违抗。

因为沈员外从来都有他的道理。

他告诉即将出发的手下,这个老李头不是普通的老头,他是李安国,南征北战,赫赫有名的征南将军,听说是退隐了,没想到盯上了咱们,如果不能让他无声无息的消失,死的一定是我们?

沈员外眯起眼来,望向村落的方向,“如今做掉他,再把罪责推给张老柱,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当夜,张老柱跟徒弟都很紧张,沈员外的手下扮作买家和小贩,围在道路对面卖些栗子糖水。

有人告诉张老柱,李安国马上就要回来了。

张老柱手心渗汗,那人又告诉他,这次不能失手,你一定要下毒成功,成功之后,沈老板给你一千两银子,够你花三辈子。

张老柱还是紧张。

那人又说,其实一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张老柱身子一颤,长长呼吸了两次,终于平复下来,他伸展着手,袖子里一包毒粉。

徒弟不解,张老柱这个年纪,为什么还想要这么多钱。

张老柱很想告诉他,其实自己不是单单想要钱,是想在临死之前,见一见沈员外那样的人是如何生活。

他不想到死都在担惊受怕。

然而他没有机会说了,他看见夕阳西下,有个人影赤手空拳而来,背负残照如血。

老李头来了,他静静的站在铁匠铺前,风远远吹过来,铺前的旗子烈烈作响。

老李头说,柱子你把我剑拿出来,我不进去了。

张老柱笑得满脸褶子,说拿什么剑,走什么走,好不容易回来,有什么事不能一起担?

五十多岁的张老柱觉得自己表现完美,无可挑剔。

老李头面无表情,说那好,你等我去买点栗子和糖水。

张老柱还嘿嘿笑着,说快去快回,一旁的徒弟看着他,面部表情融合了错愕与震惊,从没想到自己的师父会无耻至此。

老李头已经走到了小贩身前,徒弟想起老李刚刚回来的时候,与师父久别重逢,紧紧相拥,自己还分外感动。

徒弟吸了口气,一声断喝,说李叔小心!

已经晚了。

徒弟喊出李叔的时候,两名小贩便出手进攻,栗子漫天泼洒,封住老李的视线,刀从推车下面拔出来,一闪便要抹了老李咽喉。

刀光一闪而逝。

因为刀已经被老李握在手中,正准备一拥而上的江湖人脚步不由顿住。

老李道:“这里这么穷,饭都吃不饱,谁会买得起栗子与糖水呢?”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喊了句他不过个糟老头子,终于还是硬上了。

老李横刀而立,仿佛又回到战场,他一人站在阵前,边疆三郡便万马齐喑,再不敢言刀兵之事。

那时候,他挥刀便是一条人命。

老李挥刀,已经不如当年更快,出手不见生死,只有一刀刀的铁律。

他的刀挥向谁,谁就一定会倒地。

但他毕竟已经老了,他挥出三刀的功夫,江湖高手中也有人刺出一剑。

血花四溅,老李步履不乱,呼吸却已变得急促。

随着老李身上的刀剑伤痕越来越多,江湖高手也一个个倒下,当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老李已经摇摇欲坠。

三人已不敢上前,催促着张老柱去洒毒,张老柱想着未来的生活与银子,一步步上了前。

老李喘着气,他只有出一刀的力气,不想拿来对付柱子。

徒弟拦在了张老柱身前,咬着牙一步不退,张柱猛的推开他,三个江湖人上前拳打脚踢,即将刀剑相对。

老李深吸口气,眯起眼睛来,眼角的皱纹绽开,像荡漾的水波。

那个年轻人是他唯一的战友,他不能再等。

陡然间,三声凄厉的喊声响起来,徒弟手里扬着一包毒粉,三个江湖人捂着脸不住倒退,只剩下张老柱愣愣的看着自己袖子。

老李笑了,一刀绽出夕阳如火。

黄昏的汉阳风凉水冷,老李看了眼年轻人,继续踏上征程。

他积攒着力气,还要去寻沈员外,奈何他进城的时候才发现,沈员外已经收拾好财帛,举家离开了。

老李头浴血站在长街上怔怔出神,还差点被县令拘留。

老李头一振臂,将捕快弹开,掏出征南将军曾经的信物丢给他们,保下了年轻的徒弟与村落。

身后似乎有呼喊声,老李没有回头,他只有静静的走着,脱不掉一身疲累。

原来战场的厮杀,才是简单的那一个,但凡继续活着,还要杀上无数次,战友都将成为过客,剩自己一人踽踽独行。

荒野大江,浪青山白,惟余莽莽,天地茫茫。

老李头提刀站在这里,忽然想起一个叫刘长卿的朋友,刘长卿送过他一首诗,字字珠玑,如在眼前。

流落征南将,曾驱十万师。

罢归无旧业,老去恋明时。

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茫茫江汉上,日暮欲何之。


原文:房昊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 avatar赚钱排行榜5

      这配图不是赵文卓版的苏乞儿嘛

        • avatarKoolight9

          @赚钱排行榜 是的,原封不动转载过来的。

        • avatar热腾网9

          无权无势无钱就会被疏远。。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最不值一提是感情。

            • avatar星空游戏4

              沙发稳稳地

                • avatarKoolight9

                  @星空游戏 哈哈,欢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