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 A+
所属分类:段子

杀人者,于欢也!

22岁的于欢,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母亲苏银霞经营工厂,让这个家庭原本颇为富裕。然而,母亲的一次资金周转,让这个家庭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南方周末报道的案情显示,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因暴力催债引起。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

最终,苏银霞遭受到暴力催债。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在她的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然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

第二天,催债的手段升级,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带到公司接待室,连同一名职工,11名催债人员围堵并控制着他们三人。其间,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甚至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更令人发指的是,催债人员杜志浩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当着她儿子的面往苏银霞脸上蹭,令于欢濒临崩溃。

警方过来,仅说了句,要债可以,但不可以打人后就离开了。

最终,于欢精神崩溃,拔出了一把刀,刺伤四人,最终一人死亡。

一审,于欢被判无期,举国哗然。

于欢,只是中国底层灰暗民间借贷的一个缩影,暴力、色情、艾滋病催收……这个江湖充斥着无数的灰暗与暴力。

“刺死辱母者”案的五个关键词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朋友圈被“刺死辱母者”刷屏

又一起让人寒心而无语的悲剧

 

很多朋友问我怎么看,首先,我不是好人,我是比恶更恶的恶人。

因为我足够恶,所以我知道哪些事是一定不能碰的。

关于事件本身,很简单:

做实业的母亲,借了高利贷,追债人上门,侮辱欠债者,民警来了,又走了,最后,在目击其母受辱中,其子将讨债人刺死,法院认定非正当防卫,最终,判无期徒刑。

我尽可能把信息提纯,以便大家少点情绪。

因为,情绪无法让事情更清晰,只会让认知更糟糕。

 

毫无疑问,这是起悲剧。

但,在本次事件中,有五个关键词,是每个人都应该警醒的,那就是:

 

抉择、规则、成本、底线与边界。

 

关键词一:抉择

选择与作恶者同谋,本身就背离法律。

 

在悲剧发生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说话。

因为表达无需成本,网络上所谓150万评论,并不代表任何,基本是情绪发泄。

 

当悲剧发生,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做社会行为研究的,千万不要从最失控的那一点去反推对错,相反,你要梳理本次事件的来龙去脉。

 

高利贷也好,黑势力也好,本身,就是恶的。

无论月息10%是不是违规,是不是非法收入,当你选择了接受别人条件的贷款,尤其是你明知这事是游离法律之外还自愿选择,那么你本身就很难受法律保护。

 

我们对悲剧有一万种假设,例如,合法借钱,例如,尽快还钱,例如,寻求别人帮助。

(再次声明一点,我不是好人,我是恶人)所以,当我重新看事件本身,作为母亲的欠债人在最初的选择救做错了,因为她选择了高利贷,所以,她就被迫遵守“恶”的规则。

 

我也曾经设想,在她最后那一点小款还不上时,真的不能求助身边人,或者寻求网友帮助吗?后来我发现,很难。

因为,这是一条一路走到黑的路,从故事开始,欠债者就不值得同情。

因此,当悲剧发生,网友所谓“法律保护黑社会”的言论是不准确的。

有一些东西,法律明文禁止,就是因为,法律或许无法及时保护你。

因此,法律才会从风险意识(包括规定借贷利息额度上限)去提前警告你,不要踏雷池半步。

 

关键词二:规则

任何事都有规则,游戏中只有成王败寇。

 

选择恶的路,你就等于尊重恶势力的游戏规则。

知道规则,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输,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撤退。

 

在规则里,没有道德、喜好、感同身受可言,这就是规则的残酷性,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竞技项目,是不相信眼泪的。

 

关于规则,你必须要知道三点:

第一点:规则是对参与者有效的;第二点:规则的设定,早就已经提前做好了不同参与者之间的相对公平;第三点:挑战规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此,当你明知道规则,你自愿选择开始游戏,那么,剩下的就是成王败寇的故事。

不要把规则混淆,不要把本次事件中的三种规则混为一谈,这恰恰是我们最应清醒的。

在本次事件里,有三个规则,这三个规则不能含糊,不然就会造成逻辑混乱。

第一个规则:欠债还钱的规则;第二个规则:民警办事的规则;第三个规则:对正当防卫判定的规则。

一旦将这三个规则混乱一谈,最终导出执法机关不给力,法律有所偏颇,都是不对的。

 

关键词三:成本

悲剧之所以发生,就是忽视成本。

 

任何事都有成本。

所谓高智思维,其实就是成本思维。

 

我们做很多事,不能只看到收益,而忽视成本。而成本又包括很多,人力成本、时间成本,甚至,生命成本。

作为讨债者,他在讨债中,只看到自己人多、强势的一面,而忽视欠债者家属情绪和行为的不可控性,当他用挑战人性的行为去羞辱欠债人时,他的成本,就是,丧命。这一点,没什么可说的,不要挑战一个人的底线,更不要挑战一个人血脉里的那点人性。

而作为欠债者,身为母亲的角色,她也应该意思到自己的成本,她最大的成本就是生命成本,比起生命成本,人格的侮辱,其实是她生命之外的次级成本。

作为刺杀者,他的成本就是无期徒刑,当他决定拿刀子捅向讨债者,他基本就已成定局了。

悲剧的起源,就是忽视成本。

当然,在恶的势力里,在高利贷的生存模型里,金钱是可以让人忽视很多成本的名词。

这就是高利贷生存模式里的,规矩。

 

成王败寇,没有人可以破坏规矩。

自愿法则,法律也难以干涉规矩。

 

关键词四:底线

突破底线会失去底牌,一旦逾越就是灾难。

 

每个人都有一条底线。

对欠债者而言,她的底线就是,及时的止损、还债、退出;对讨债者而言,他的底线就是在不杀人的前提下,把钱要到;而对于欠债人之子而言,他原本属于局外人,但眼前的正在发生的事件,挑战了他做人的底线。

欠债人在财务方面突破了底线,还不起债务,成为事件的诱因;将人杀死,被判无期徒刑,这是作为儿子尊严被侮辱后突破法律底线,最后承受的代价。

 

而讨债者,他的底线只有一条,不杀人同时把钱拿到。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抛弃道德伦理层面,讨债人的行为,其实并没违背他作恶的底线和成本,他甚至没有违背游戏规则,他只是高估了自己的底牌,他以为对方不敢。

所以,回到具体事件本身,这是选择的结果。

悲剧的背后,是一群人的合力。

 

关键词五:边界

做人要有边界,而法律也有边界。

 

做人的边界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承受更多的痛苦、更多的贫穷,是一种选择;借高利贷也是一种选择,对人而言,边界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但本次事件反映出更多的是执法部门的边界,以及,法律的边界。

执法部门和法律的边界,说的其实就是:

不可及。

法律之外,国家保护公民之外,不可及的是哪些?

恰恰就是明令禁止的那些。

而恰恰又因为这个世界总有人挑战规则,总有人以恶治恶,所以,我们国家是需要及时去调整并修正法律的。

对本次案件的民警而言,他们不可能对未发生的事情做出行动,简单说,暂时不构成人身危害的事,不能让他们启动执法。

 

但在这里,作为民众的最后一块盾牌,民警难道没有责任吗?

当民警预见问题或将失控时,难道没有主动监督、把控和保护的义务吗?

 

其次,对立法机关而言,我们是不是也要修补下“正当防卫”的概念了?

这世界上,规则也好,恶势力也好,从做人的本身,从中华传统本身,从百行孝为先本身,没什么比当着孩儿面羞辱母亲更操蛋的事了。

 

按传统的法律规定,或许确实不构成正当防卫的要素。

但未来我们法律是不是可以优化一下?

 

当那些游离在道德和法律模糊地带的恶,开始明目张胆地挑战我们尊严,挑战我们内在血性,或许,挑战本身,早就要比直接伤害我们的生命财产更严重百倍。

 

最后的最后,还是想说。

希望每个人可以警醒地去看整个事件,然后,你会再次深刻认识到:

悲剧发生之后,我们的一切语言都苍白无力。

而我们唯一做的,就是警醒地远离悲剧,提前避免悲剧发生在我们身上。

 


这时代没那么糟,只是人们缺乏经验;国家也没那么糟,只是很多事需完善。至于在撕蛋这里,我不再评价本次事件,我只想和我妈好好说说话。

一个孩儿为母杀人入狱,一个孩儿此夜思念母亲。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一)

前不久,我爸来电话说,

我妈夜里咳醒,好在肺部检查没问题。

 

我爸很少和我说我妈的事,他不想打扰我。

他知道我的不容易,一个人,不靠任何人,在这个世界死扛。所以,我爸那天发了张我妈的身体检查报告,我看了半天,没什么事,然后就听到他抖动的声音说,在南方,你妈夜里咳得睡不着,医生说可能是慢性支气管炎,明天去抓药。

后来,后来,我就没问我爸具体的情况了。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这是我们的家训。

当然,也锻炼了我的刻薄、寡情与冷血。

我们家从小的教育是:

你永远要知道坏人有多坏,恶人有多恶,你要靠近坏和恶的本源,你只有见识过真正的坏和恶,你才知道如何提防恶与坏。

我一直把这句话铭记于心,从我记事开始,这世界,就不是善的。

因为你知道恶,恶也才像一面镜子,让你看到善。

未来的世界,进入无限战争时代,投机取巧、是非不分、本末倒置,会让人蒙蔽双眼,知道恶有多恶,你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你也才不会懵逼。

而我,恰恰是因为知道恶有多恶,才逐步成为一个相对冷静的人。

 

所谓冷静,就是尽可能控制自己的懦弱,寻找办法惩恶扬善。

这恰恰就是我撕蛋一直在做的东西。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二)

我和母亲的关系不好,

很多年后,我成为父亲,才知道母亲是对的。

 

我的父母,从来没有站在我的立场替我争取过世界任何一丝宽容。

我曾经也因此厌恶父母,在很多时候,我爸妈都会和我道歉,然后,告诉我,“对不起,从你出生到现在,父母都没有帮助过你,哪怕一点。

 

在我年少的时候,我特别讨厌我父母,所以我努力学习,尽可能逃离他们的世界。而在我很多年后,我开始理解父母,他们的本意是:

“世界并不欢迎弱者。”

我后来才理解父母的话,他们和我一样寡情薄意,他们的真实意思是:有一天,父母总会离开的,而你要自己靠自己生活,你只有足够的强大,强大到不靠任何人,你才是真正活着。

父母这句话,在我创业后,总是随时想起,我也慢慢学习真正的生存能力。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善恶对抗的,也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

你可以抱怨,可以吐槽,可以表达不满,但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

 

任何国家,任何世界,都不会有绝对公平。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务必要学会保护自己,远离危险

(三)

母亲教我的第一个道理,

叫:不要欠人一分钱。

 

在我过去的30年,我也有问过别人借钱。

基本上,我是24小时必还的,我从来不用信用卡,我也不想欠任何人钱。我借钱基本不超过24小时,有三次意外,第一次是我借了别人5万,还了4万,有1万确实没有办法还,我申请1个月后还,最后,我还给了别人1万5,这个账,熟悉我的朋友可以证明;第二次,在创业初期,因为身体问题,一场大病,还了大部分钱,有一笔4000我忘了,确实我忘了,超过了24小时,后来朋友提醒,我还了4500;还有一笔,是因为银行转账慢了的31万,中间卡了一天,我是在第二天上午转的,311000,我多给了对方1000元。

 

这三笔,相信熟悉我的朋友都可以为我作证。

 

我从小对钱就陷入深深的恐惧,比吃人嘴软,更恐怖的是,拿人手短。

我从小就见过各种黑社会的厮杀,因为500元分分钟断手断脚,这不是开玩笑的。

这也就是我经常和身边做房地产的人说,不要欠工人的钱,尤其年关,50元要人命的事,比比皆是。

所以,我对钱的厌恶,一直到创业,我虽然有很多资本圈的朋友,但我自己的公司,除了自己投资别人公司,我们公司基本是没有一份财务投资的,我们拒绝资本,就是避免资本让我们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

而我的母亲,从小就告诉我。

钱,是凶器。

不要在钱这层面,挑战任何人的底线。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四)

钱,确实一是把凶器,

母亲教我的第二个道理就是,不要。

 

这一辈子,从情感到机会。

我一直在拒绝。

熟悉我的朋友,包括江湖大佬们都会理解我,我一直在拒绝。

过去三年,我拒绝了无数的股权、股份,我也拒绝了很多原本不属于我的钱财。我拒绝,不是不喜欢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我从小就听过,从孔孟开始,到法家墨家,到所谓士大夫,我很少和别人聊国学,但祖宗千百年来的道理我烂熟于心。

且不谈厚黑、血酬一类,从做人的本身,我母亲教我的就是:

本分。

人可以穷,但不要人心不足蛇吞象,要体面。

比起钱,我其实更关心的是那些钱之外的事,例如,什么叫慈悲,你勇于付出,才有慈悲,才能所谓的保护那些你觉得值得保护的东西。

同样的,我也更关心,单纯靠钱无法解决的事,例如,钱能买到人心吗?例如,钱能给你良好的生存环境吗?例如,钱真的可以拯救中国人的审美和正念吗?

所以,一直以来,秉承,清贫、年轻、默默无名、宽厚与笨拙,我一直在用自己浅薄的力量来一点点寻找改善世界的方法论,我有时也会和伙伴争吵,我有时也不近人情,但我本身,我一切都不是基于钱这份上,而是基于,人。

什么叫做人?

什么叫做真真正正的人?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五)

做一个人正不怕影子斜的人,

母亲教我的第三个道理就是,谨慎。

 

我的母亲,用她一贯的绝情,来告诉我什么叫谨慎。

 

我7岁那年,我妈经常做梦,梦到我被水淹死,我那时很淘气,一到暑假就回我奶奶家,我妈天天说让我不要去水边,那时我游泳技术特烂,我真正学会游泳,也是在大连的海。

那时,我母亲被梦魇困扰,见我就哭,十分脆弱。

有天,母亲就把我叫跟前,和我说:

你放心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你了,因为你是我的儿子,我不能不在乎你,血浓于水。但我不能天天看着你,这样,我和你说的话,以后只会说一次,我不会再说一次,你要听就听,不听就不听,但我只求你一点,出事不要找我,更不要通知我,因为我怕我接受不了事实。

从那以后,每逢她和我说话,我都洗耳恭听,有一次,我在奶奶家又下水了,我没有被淹死,我遇到了一条蛇,结果那条水蟒一直在追我,我吓得赶紧上岸,但那个事,截止到今天,我没和我妈说过。

我在很多年后,才逐步理解我妈的话。

她说的意思是:

父母能力再大,也无法24小时保护你,更无法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保护你。

一切事物都有缝隙,也都有盲点。

一切行为以结果为导向,不要在事件发生后考虑对错,而是你要务必提前杜绝事情的发生,不要让事件有开始的可能。

读到这,还读不懂的朋友。

请把上面引文的父母,替换成法律,法律不是万能的。

法律也有盲点。

这和法律冰冷或温暖无关,不要再人云亦云跟这大众去吐槽国家的法律了。

最沉痛的事实是:法律是事后的,你一开始就脱离了法律,法律很难保护你。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六)

今夜,一个孩儿为母亲入狱,

一个孩儿在这里想念母亲。

 

没什么比血脉更亲密,也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

当某些事物挑战人格底线,剩下的,只有反击。

 

这个时代总会有很多我们措手不及的哽咽,在我们期待世界变得更好的片刻,再多的反思、再多的要求、再多的声讨,也不为过。

但,我们务必要理性。

不要人云亦云,不要随意煽动情绪。

这个世界是善是恶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如何做人,懂得如何安全地活下去,知道如何避免让那些糟糕透了的事发生。

在每一条死路的旁边,都有千百条活路。

只是你当时没有留意。

多想想后果,多想想那些生命中不能承受的失去,或许,是给自己最大的宽容。

“刺死辱母者”案:法院未认定“正当防卫”,警方涉嫌不作为,家属将起诉。


原文:撕蛋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avatar堆爱博客4

      哎哟!升级了正版了啊?

        • avatarKoolight9

          @堆爱博客 换了个版本。

        • avatar姜辰7

          当光明被黑暗覆盖,我们只能选择以鲜血来冲刷!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这个像又回到了石器时代。

            • avatar热腾网9

              这个是不是判定为 正当防卫 了吗?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悲剧已经酿成了。

                • avatar纯洁博客5

                  博客特效弄的太多了,感觉打开有点儿卡

                    • avatar热腾网9

                      @纯洁博客 确实,我也感到有点卡。。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我这边还好啊!

                        • avatarKoolight9

                          @纯洁博客 七牛在同步在。

                        • avatar胡德杰1

                          于欢并没有刺死人,那个人还能自己开车去就医——却不就近就医,不知想开哪去,最终才流血至休克死亡的!不过说实话,那个人也是报应!

                            • avatarKoolight9

                              @胡德杰 病态社会下不可逆转的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