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革厂

  • A+
所属分类:段子

江南皮革厂

说起江南皮革厂及黄鹤厂长,许多温州人并不陌生。这家工厂曾是温州著名的皮革企业。黄鹤厂长也真的跑路了。

2002年,黄鹤在温州龙湾区创办温州江南皮革厂,当时生意红火,成为知名皮革企业。不过,到了2011年4月,黄鹤突然失踪。坊间传言是欠下一大笔赌债外逃。

2011年6月份,浙江省银监局和温州银监分局出具了一份温州民企经营状况调查,其中就有对江南皮革厂的描述:“2011年初,由于该公司法人代表黄鹤受国际赌博集团引诱,参与大额赌博,欠下巨额赌资后外逃,造成公司经营整体瘫痪。”黄鹤并不仅是他一个人消失,其全家都不知所踪。
工厂于2011年破产清算。2011年4月8日,公司股东出资结清了300多名员工的80万元工资。

到了2012年,一些皮具地摊纷纷以“黄鹤出逃,工人拿皮具低价销售抵工资”为噱头出售伪劣皮具。就像“工厂破产,清仓甩卖”一样,这个口号很快传遍全国的街市,“黄鹤与他小姨子”的情节一时尽人皆知。

江南皮革厂

初六日,雾霾。

南方的雾霾不似北方,因为沙尘的关系,北方暗黄,南方谲白。

很多年以前,我在一片茫然中,出现在江南皮革厂。

很小的时候,我的政治老师曾说过,这世界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那时,我并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我才知道,他想表达的是,有时候你想去的地方并不一定能到达,你到达的地方也并非是你一开始就想去的。

比如,我的原意是跟表哥到上海滩做个扛包的苦力,有朝一日被码头老大的女儿看上做个入赘女婿啥的,搞不好有机会成为“上海滩”一霸。

可是,阴差阳错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到了温州,巍峨磅礴的外滩变成了白墙黑瓦的工厂。

我叫黄鹤,巨蟹座,乡下人。

厂子之所以叫江南皮革厂并不是因为它坐落在江南,而是它的老板叫江南,正如虽然我是巨蟹座,可我巨讨厌吃螃蟹,因为过敏。

江南这个人其实很有意思,我还记得他招我进厂的时候并没有问我诸如有什么特长或者能为企业做什么贡献这些个无聊的问题。

他坐在对面,扔给我一支烟,轻描淡写地问,你为什么不叫黄鹤楼?

我愣了下,把烟点着,深吸一口,吐了个烟圈,看着他的眼睛,说,因为我不想被人抽。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大咧咧的笑了,露出嘴里的三颗金牙,桌上的绿茶余烟袅袅,窗外有工人走过,两两三三。

然后,没有一技之长的我被分到了仓库,做库管。

其实,我以前在乡下钉过马掌,若是按专业对口来说,大小也算是个皮革造型工程师。

可是,既然他没问,那我也就懒得说。

你不问,我不说,这大概是一切爱情变坏的开始,之于我,却并非这样,因为我没有爱情,或者说不配得到爱情。

很多年以前,我在乡下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叫阿兰,她是我邻居的七婶的四舅妈的表弟的女儿,住在隔壁村。

冥冥之中似乎早有注定,虽然我跟她的关系经历那么多纠缠,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俩青梅竹马。

我曾想过带她浪迹天涯,看看世界的繁华,也想采菊东篱下,种桑养匹马。

我还记得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她胸前的两只小白兔比我的心跳的更加厉害。

我答应她会去她家提亲,来年大沙河一解冻就去,可当乱花渐欲迷人眼,柳暗花明又发春的时候我却接到了她爹要把她嫁给驴蛋蛋的消息。

驴蛋蛋是十里八村著名的二流子,跟其他不太著名的二流子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爹是村长。

阿兰让我带她远走高飞,我当即表示同意,我的性格向来优柔,果断的时候不多,但那天我做这个决定连0.01秒都没有迟疑。

有时候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可能翻过去之后才发现不过是另一座山而已,甚至还不如之前那座有看头,可即便是这样,我依然告诉阿兰,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带她翻过这座山,因为在前面等着我们的将会是新的生活。

后来,我才知道这么想错的有多离谱,因为在前面等着我的并不是新的开始,而是掂着木棍的驴蛋蛋,还有一帮二流子。

其实那天我伤的不重,也不过就是在家里躺了三个月而已。

我最后一次见阿兰是离开家前三天,为了给我凑出门的路费,我爹卖了家里唯一一头猪,那天算是我跟猪最后的道别,没想到却看到驴蛋蛋陪着阿兰在集市上扯花布,她的肚子微微隆起,看起来已像是有了身孕,我不知道她扯花布是给自己做衣裳还是肚里的孩子。

7岁以后我就再没哭过,可那天大概是风太大了,沙子迷了眼,竟然有两行清泪划过脸庞,我想,不只是猪,也是我跟她最后的道别。

库管的工作并不复杂,所以我有大把时间思考人生。

就在我思考人生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就是仓库里的皮子经常会被老鼠咬破,我曾以为这是个个例,后来才知道仓库鼠患是个世界性难题,为了保持良好的通风,几乎每个仓库都被老鼠造访过,而且,江南也知道这事,只是苦于没有办法解决。

我曾听人说过,江南以前重金聘请过灭鼠专家,设计了科学的方案,还动用了很高端的仪器,可收效甚微。

我觉得我有义务帮江南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不过我读书不多,不会设计什么方案更不懂发明什么高科技的设备,我只是养了只叫元宝的猫而已。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生物老师曾说过,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看来这个方法很有效果,才仅仅一个月时间,仓库里的损耗率就下降到零。

江南听说这件事之后,专门给我发了张“灭鼠卫士”的奖状,即便我觉得这给元宝更合适,但我依然把它贴到仓库最显眼的位置,因为这是证明我在这里存在过最鲜活的证据。

忘记了是谁说过,人这一生总要创造点价值,整日里庸庸碌碌或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还不如死了。

我跟江南一共有过两次直面相处的机会,一次是他面试我,二次是他发奖状给我,很快,我又迎来了第三次机会。

我记得那天天气不太好,元宝不知道从哪又捉了只老鼠在一边拨弄,我寻思着下班之后吃点什么,突然江南的黑色轿车开了过来。

他走进仓库,问我晚上有没有事,我说没有,又问我会不会开车,我说以前在乡下开过拖拉机,感觉应该差不多,他大咧咧地笑着,露出嘴里的三颗金牙,说,试试。

上车之后我才知道,他晚上有个饭局,司机小张中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食物中毒跑医院吊水去了,他让我给他当一次司机。

我按照开拖拉机的套路成功的把车驶离了厂区,江南一个劲地夸我聪明,说我是可造之材,像我这种平日里基本没人注意的人能得到厂子最高领导人的称赞说不开心那绝对是吹牛B,于是就不禁有些飘飘然,接着,就一不小心闯了个红灯。

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交警,他的礼敬的让我看不出有哪里不合逻辑,我缓缓摇下车窗,他说,你没看见红灯吗?

我若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说不定会答他,看见了,不过你挂那么老高还能给你压坏咋地?

可我偏偏是个连驾照都木有的新手,唯一的驾驶里程也不过是在乡下驾驶拖拉机耕过几亩地,那一刻,我心跳加速,舌燥口干,宛若智障。

我搜肠刮肚妄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突然一个老交警站在小交警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脑瓜锛,他把小交警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你瞎呀,江老板的车都不认识,他可是全温州最大皮革厂的老板,每年不知道给队里多少好处,你是嫌福利太好还是奖金太多?

小交警嚅喏着说,可是。

可是什么啊,麻溜让人过去。

车子缓缓起步,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江南问我,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江南笑了笑,说,你很老实,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会编一大堆话来不懂装懂。

我说,装了也不懂。

江南说,我告诉你为什么,当别人可以从你身上得到好处的时候,沉默不语远比废话连篇有用的多。

后来我又给江南开过几次车,他饭局很多,酒量却一般,经常把车吐的一塌糊涂,然后我送完他再去洗车。

有一次,我洗车的时候发现座位下有个信封,打开之后,里面是五千块钱。

我当时一个月工资才800,那对我来说基本上算是巨款了。

第二天,江南又让我拉他去饭店,在车上,他说,昨天真喝多了,连东西丢了都不知道。

我问,你丢什么了。

他说,一个信封。

我说,信封里是不是有钱?

他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边开车边拿出信封,给他,说,看,其实没丢。

他大喜,把钱拿出来数了数,说,不对,明明是六千怎么变成五千了?

我说,那恐怕这个不是你丢的,还给我吧,我还要给真正的失主。

江南笑了,露出三颗金牙,把信封给我说,这是我用来试你的,你要是匿了这钱,你在我心里也就算匿了,若是没匿,这钱就算你说真话的奖励。

我说,原来在你眼里说真话这么值钱,不过,我钱我不要,你要真的想给我,就帮我存着吧,要是哪天你觉得我干的不好,只要把这钱拿出来,不用你赶,我也会走。

到地方之后,江南没下车,他说,有没有烟,我的抽完了。

我给他一支,帮他点上,他凝视前方,若有所思,突然大声咳嗽起来。

我拍拍他的背,不好意思地说,我的烟太差,把你呛着了吧。

不是,胃病犯了。

那你还来饭局?要不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行,这个饭局很重要。

那也不能把命搭上。

黄鹤,你酒量怎么样?

我,我。

算了,行不行就你了,这个局你帮我喝。

那谁开车?

你等着。江南话音未落打了个电话,挂断后说,一会小张过来接我们,放心大胆的喝。

我点点头。

我还记得,那天参加饭局的有十个人,除了江南之外,剩下的九个人干掉了十瓶白的,两瓶红的,一箱黄的和三十多瓶啤的。

除我之外,剩下的基本都高了,江南看着面不改色的我,很是高兴,破例让我去他家里坐坐。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妻子,我本以为大老板背后的女人纵然不是女中豪杰,至少也是大家闺秀,没想到,初次见面就犹如被点击火烤一般,生生地怔住了。

他妻子叫温婉,长得却跟阿兰一模一样,若不是我早知道阿兰嫁给了驴蛋蛋,几乎要以为站在眼前的就是阿兰了。

我突然有点后悔小时候整天忙着跟我的生物老师斗智斗勇而忘了认真听讲。

人家说,想了解一个人最好看他对家人的态度。

以前觉得这话纯属扯淡,谁会对自己家人不好。但是看到江南对温婉才隐约觉得这话并非没有道理。

江南对温婉不能说不好,只是感觉温婉在他眼里像是可有可无的一样,有时甚至是透明。

我想起在报纸上看到的一个消息,说的是某狼性公司,以加班为常态的知名企业,二把手因为身体和家庭原因提出辞职的时候,一把手居然说不支持你加班的老婆要她干什么,可以离婚啊。

当我在报纸上当笑话看的东西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时,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可爱,讽刺说来就来,打脸不拘一格。

那天我走的很匆忙,虽然我看得出江南还有话要跟我说,可还是推脱喝醉了想赶紧回家睡觉。

上了车后,小张开玩笑问我,阿鹤,脸怎么这么白,在江总家看见鬼了?

我没说话,只是心里一阵悸痛,在我眼中那么宝贝的一个人,怎么在别人眼中就成了摆设了?

那天之后,我离开了仓库,除了元宝和那张奖状之外,我什么都没带走。

我开始越来越忙,除了要给江南开车,替他挡酒,有时候还要帮他要账,甚至送东西到他家。

我跟温婉的接触也越来越多,我曾问过她有没有孪生姐妹,她告诉我,姐姐倒是有一个,但不是孪生的。

我见过她姐姐一次,跟温婉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若说温婉是静若处子,那她姐姐就是动若脱兔。

她姐姐叫温馨,人家都说人如其名,不过在她这里却是个例外。

每次看到温馨,我总会想起以前在乡下时整日里站在村头老槐树上的那只芦花鸡。

她的脸上浓妆艳抹,头发张灯结彩,说起话来就像鸡啄米一样“叨叨”个不停。

她似乎不太喜欢温婉,虽然跟她只缘悭一面,却听她说了好几遍妹夫不容易,妹妹跟个寄生虫一样什么都不会做,既不懂管理公司也不会伺候男人,就算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又怎样,要是她的话,绝不会让自己的男人撑得那么辛苦。

我虽然是个标准的糙汉子,可也有颗不八卦会死的心。我不是没怀疑过温馨跟江南私底下有事,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纵然有事,也是温馨剃头挑子一头热,因为对江南来说,所有的女人在他眼中都一样,充其量是具化的空气而已。

虽然温馨比温婉大了三岁,可温婉跟江南的七年之痒已经走了五年,温馨却还是未婚。

有人说她太挑剔,谁都看不上,也有人说她太麻烦,谁都看不上。

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很快就跟我有关系了。

有一天,江南问我,今天怎么不开心,我指了指桌上的红烧野兔说,雌雄双兔傍地走,我还木有女朋友。

江南乐了,露出嘴里的三颗金牙,说,原来你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发春啊。这厂里来来往往这么多女工,跟我说你相中谁了,我亲自去跟她谈。

然后江南说了好几个女工的名字,我摇摇头。他说,不是厂里的?那是外面的,没关系,在温州还没我江南搞不定的事,你告诉我是谁,我一样跟她谈。他又说了几个平常跟厂子里来往密切的女人的名字,我又摇摇头。

他眼里满是疑惑,我老天爷,你该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我脱口而出,卧槽。

江南问,这个卧槽是哪家的姑娘?

我说,您饶了我吧江总,我愁就愁在没有姑娘。

他说,卧槽你早说呀,这还不好办,我有个人选,你看看可中?

我忙问,哪个?

他深吸一口烟,吐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烟圈,说,我也不给你卖关子了,你觉得我小姨子咋样?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手里的烟差点掉在裤裆上,连连摆手说,级别不到,不敢瞎闹。您小姨子那是高高在上的天鹅,我这癞蛤蟆哪里配得上她?

江南面有不快,说,连天鹅肉都不敢吃算什么好癞蛤蟆,我话撩这了,你就回答行不行,行就一个字,不行就两个字,挺大一个老爷们怎么娘们唧唧的?

当年我在乡下时有个外号叫“倔驴”,跟表哥出来的时候我爹千叮咛万嘱咐,到了外面,人生地不熟,可别耍你那驴脾气,我没想到的是,我这都修心养性快一年了,却被江南一句“娘们唧唧”给打回了原形,我说,谁说我不爷们,我就爷们一次给你看,一个字“行”。

江南乐的大嘴差点没咧到后脑勺去,一拍大腿说,这就对咧。

我说,咱俩就把这事给定了,不跟温馨说一声?

江南说,别看他是小姨子,我决定的事还真轮不到她反对。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我一直把江南当厂长,都快忘了,他可是全温州最大皮革厂的厂长,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会的手段又岂是我这种缸从乡下解决温饱线的傻小子能明白的?

我跟温馨的婚事比想象的要顺利的多。

原以为温馨那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会对我这种土了吧唧的野小子不屑一顾,没想到她竟然答应的很痛快。

婚礼的排场很大,来了很多高官、富贾还有我不认识的名人,单是记那些人名都已经让我头昏脑涨,更不用说还要给他们一遍遍的敬酒,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温婉喝酒,她坐在主宾席上,轻轻啜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不晓得为什么,我突然想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句诗。

婚后,温馨很快有了身孕,因着这层关系,江南对我也越来越器重了,我在厂子里的称呼也从一开始的小黄变成黄主任再到如今的黄总。

立春以后,厂子开始进入旺季,我每天跟着江南跑生产、跑销售、跑包装、跑广告,忙的不亦乐乎。

有一天,我开车带他去参加一个展销会,刚出大门,一个扎着头巾干瘦黢黑的老头突然冲出来把车拦住,我刚停下车那老头不晓得拿了什么东西把车窗砸烂,紧接着攥着把匕首就往江南身上扎。

我眼明手快一把握住老头的手,可匕首还是有一截刺进了江南的右臂,血立刻流出来了,滴在黑色的真皮座椅上,看起来既诡异又可爱。

老头一击未中,极力挣脱还想再扎,我拼命拦住他,他急的大叫,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我听了半天,只隐约听懂“白唇鹿”三个字。

保安很快冲了过来,老头临危却不惧,仍旧抓着把匕首胡乱的比划,保安队长王五之前在少林寺练过两年,他瞅准一个空当,一脚飞踢,老头手里的匕首远远地飞了出去,老头也摔倒在地,等他再想站起,身边已围了几名壮汉。

王五走过来抓住老头的衣领就要大嘴巴子招呼,哪晓得江南突然说了句,让他走吧。

不只是保安,连我都愣了,我们看着江南,似乎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他看我们都在看他,哼了一声,我说话不好使吗?

好使,好使。王五一把把老头扔开,搀扶着江南回厂。

江南受的伤并不算重,厂子里就有医务室,平常工人们有个头疼脑热或者受点鸡毛蒜皮的工伤都会在这里看,医生和护士也都相当专业,很快就把江南的伤口消毒包扎起来。

虽然明知道江南把工作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我还是坚持要他回家休息两天,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没反对。

江南回家之前把厂子交给我暂时看着,温馨听说江南受伤以后也临时去他们家帮温婉照看他,我一下班就先去江南家看他恢复的怎样,然后再把温馨接回家。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有一个礼拜,有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报道,城北水库里发现一具无名尸,虽然照片拍的不够清晰,可我还是一眼认出尸体就是当日袭击江南的那个老头。

三天后,江南回来,下班后不让我送他回家,而要我跟他去个地方。

车一路向北,过了北关大桥,离水库越来越近吗,我的脊背突然蹿起一股凉意。

按照江南的指示,车子东拐西拐停到一处院落,江南带我进门,院子里有一间南北通透的大房子,看起来就像个仓库一般,推门进去,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房子里四处都挂满了动物的皮毛,有的还滴着鲜血,我依稀能辩出狼、狐狸、熊、鹿,还有别的我怎么也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但我想应该很珍贵,最起码也得是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因为这个地方实在太隐蔽了。

里面的工人都光着膀子,满身刺青,看见有人进来并不慌乱,似乎他们对这里很有信心,认为绝不会有生人闯进来,或者说对自己很有信心,认为无论什么人闯进来,他们都有办法干掉他,我看到他们手边都搁着武器,有枪有刀还有手榴弹。

我不知道江南带我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我转头看他,他大声笑着,露出嘴里的三颗金牙,他说,阿鹤,我带你到这来,知道什么意思吗?

我摇摇头。

他笑声更甚,我就喜欢你这样,不会不懂装懂。

我说,装了也不懂。

他说,告诉你吧,这才是我的生意,人家都以为我江南只会干皮革厂,他们哪里知道,野生动物的皮毛可比那些个破皮革子值钱多了。

我说,这不仅仅是野生动物吧,这可都是国家保护动物,盗猎这些动物是犯法的吧。

犯法?爷就是法。今儿个是我带你来这,我要是不带你来,你能知道这里吗,况且,就算你知道了,我这些兄弟可不是吃素的。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那帮忙着剥皮的人看看他,露出微笑,可在看向我的时候,却目露凶光,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放心吧,阿鹤,只要你跟着我,他们绝不会伤害你。

嗯,我木讷的点点头。

我能带你来这,就是充分信任你,你以后好好干,不会让你吃亏,不过,若是你有二心的话。

我没说话,看着他的脸由红转白又从白变红。

还记得那天刺我的那个老头吗?

我点点头,记得。

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以后再想偷袭只能去扎阎王爷了,不就是杀了他一只白唇鹿吗,妈的,居然从藏北跟我到温州,他不死谁死。

江南的眼中突然放出我从未见过的光芒,寒的彻骨,冷的透心。

我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只知道在车上,江南说像那样的仓库他还有三个,分别在温州不同的地方。

我进家的时候,温馨不在,打她电话也没接,我不知道是受凉还是吓得,觉得身上发烫,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还做了个梦,我梦见我问温婉有什么梦想,温婉说想坐船去三亚,我说好,你等着,我去买票,然后买票的人好多,我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我的时候,船票却只剩一张了,我拿着两张的钱看着仅有的一张船票哭笑不得,然后一着急我就醒了。

醒来后,天色昏沉,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笼罩全身,有一种似乎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从那以后,我除了江南皮革厂之外又多了一个去处,就是城北的仓库,年深日久,我开始逐渐摸清楚他们的规矩,这是一个组织有序的盗猎团队,他们有的是枪手,在野生动物出没区肆无忌惮的猎杀珍稀保护动物,有的是刀手,负责把动物们剥皮去骨,还有的是车手,负责运送动物皮毛与买家完成交易。

他们大概每个月进两次货,分别是每月13号和23号,江南要我做的是记录每次的进货量和出货量,在我之前据说是一个个不高戴眼镜的中年人做这个,他们都叫他“矮脚虎”,这个矮脚虎据说是手脚不太干净,监守自盗,让江南他们给家法处置了,然后就换成了我。

我很好奇剩下的三个仓库在哪,可我只跟江南提过一次,他就警告我说不该知道的不要多嘴,否则的话想想“矮脚虎”和那个老头的下场。

有一天,我跟平常一样送江南回家,他进屋之后我没有立刻走,而是在车里抽了支烟,想了些事情,突然听到屋里有争吵的声音,那声音很大,我刚要下车去看看,就听到争吵变成了痛苦的呻吟,我进到屋里,江南正拿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的鞭子在抽温婉。

我当时眼睛就红了,一把把鞭子夺过去,跟他说,你疯了,她是你老婆。

江南轻佻地笑着说,原来他是我老婆,那你在这装什么大瓣蒜,赶紧给我滚,不然亲戚我也不给面子。

我说,用不着给面子,不算怎么说,打女人就是不对,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松手。

江南失笑道,姓黄的,你当自己是什么,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而已,还有她也是。说着,他指了指瘫倒在地的温婉,没想到啊没想到,两条狗居然还惺惺相惜起来了,有趣有趣。

他抚掌大笑,看也没看我们一眼就走了出去。

他走了以后,我把温婉扶到沙发上,问,疼吗?

没事,习惯了。温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都揪了起来。

什么意思,他经常这样?

嗯,一喝醉就打,不开心会打,有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打。

那你就任他这样,不反抗也不报警吗?

我一个女人哪里打得过他,报警也没用,警察说夫妻矛盾让我们自己调解,后来再报人家根本就不来了。

我看着温婉憔悴凄楚的脸,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有想过离开他吗?

能离开吗?整个温州都知道他是江南皮革厂的老板,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离开温州,你没有想去的地方吗?

其实,我想去三亚。

好,我也觉得那不错,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给你订机票。

我不想坐飞机。

不坐飞机怎么去?

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没坐过船,我想坐船去。

看着温婉眼里憧憬的光芒,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梦。

那我给你买船票。

还是不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你还有姐姐,我们不能这样,其实,我忍忍也就过去了。

她眼睛里的光熄灭了,跟窗外的风景一样,一片漆黑。

那天,我回到家,把在江南家里看到的事讲给温馨听,我本以为她会义愤填膺地大骂江南,谁知她却责怪温婉不会照顾男人,惹江南生气。

我听着她说的那些话,感觉在同一天内,三观被刷新了两次。

我曾问过温婉江南有没有在家里留过诸如笔记、图纸什么之类的,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江南厂子里的办公室我进去过,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决定偷偷跟踪他。

事实证明,人要是发自肺腑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并不用费多大劲。

我跟了江南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把那三家仓库的位置都摸清楚了,我觉得是时候跟他摊牌了。

26号是江南去四号仓库巡查的日子,赶在他去之前我带着警察把所有的仓库都端了个底朝天,所以那天他到的时候,看到我在院子里显得很惊讶。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指着我问。

等你。我笑了笑。

等我干什么?

当然是等你自投罗网。我收敛了笑容,从衣兜里掏出警官证。

你是警察?

嗯呐。

这么说,你一直在骗我,亏我还把你当兄弟。

事到如今,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那说什么?

你就说说怎么偷猎的动物,卖到哪去了,卖了多少钱就行。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跟谁说都一样,反正这也不只我一人。说着,我叫了一声,哥几个都出来吧。

江南的手本来一直摸着腰,大概想趁我不备掏枪射我,当他看到一队警察从仓库里鱼贯而出的时候,把手放下了。我没想到的是,抓他居然这么容易。

江南说了多少,我没兴趣听,也不想听,因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我一直都知道温馨怀的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一直都知道江南跟温馨有私情,他把温馨嫁给我只是权宜之计,让我帮他养儿子,至于温馨,她欺负的就是温婉不能生育,而她能为江家传宗接代。

我一直都知道人心很坏,却很难想象人可以无耻到这个样子。

江南走后,温馨接管了皮革厂。她并没有问我去了哪里,或者我的生死本来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她的世界里只有江南,或许,这就是她的爱情观。

我带温婉去了三亚,我曾经问过她,如果,我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

她点了点头,然后我从口袋里拿出第二张船票,说,你看,我真的有多一张船票。

温婉问过我,到底我的故事有多少是真的?

我告诉她,乡下的都是我编的,但我的初恋跟她一模一样那件事是真的。

她好奇地问,真的有这么像的人吗?

我说,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因为看到你,才有了初恋的感觉。所以,并没有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初恋的模样,就是你的样子。

她笑了,耳边响起温馨为了诋毁我俩编的广告词: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统统只卖二十快,统统只卖二十块!

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原文:林陌鹿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avatar姜辰7

      抓到没?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黄老板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avatar明月登楼6

          这个“江南皮革厂”真是火遍大江南北呀!

            • avatarKoolight9

              @明月登楼 黄鹤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传说!

            • avatar星空游戏4

              支持博主

                • avatarKoolight9

                  @星空游戏 多谢支持!

                • avatar堆爱博客4

                  看完摘要就够了!下面太长了!

                    • avatarKoolight9

                      @堆爱博客 上面是事例,下面是段子。

                    • avatarharries2

                      加油练吗

                        • avatarKoolight9

                          @harries 不加油!

                        • avatar热腾网9

                          把事业当作娱乐,该赔。欠钱跑了,不地道,和这种人合作就是个坑。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这个故事被编成各种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