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话语权垄断,正在毁灭中国——雾霾,柴静,及其他……

  • A+
所属分类:段子

北京的话语权垄断,正在毁灭中国——雾霾,柴静,及其他……

北京的话语权垄断,正在毁灭中国。

要拯救中国,就得先摧毁北京的话语权垄断。

北京一下雪,全国的屏幕都飘雪。

这一句话,可以描述北京的话语权有多厉害。

北京集中了中国几乎所有的中央级媒体。北京集中了中国八成的互联网新闻机构,即使是腾讯,它的新闻部门也在北京。

借着媒体优势、靠近权力中心优势,北京成为中国媒体名人的集中营。如果一个原子弹扔到北京,一夜之间中国的网红名人就少了8成。

信噪比

一个信号对另一个信号的比例,叫信噪比。

在调幅广播电台中,如果一个电台的声音比另一个高6dB以上,人们就会只听那个响亮的声音,而忽略那个微弱的声音。

在调频广播中,如果一个电台比另一个电台的信号高6dB,经过限幅电路,那个弱台的信号就会被彻底消声。

从众效应。

大众并没有自己的判断力,他们只会跟着几个响亮的主流声音走,而成为几条主流路线的帮凶。

三人成虎。

大众是没有判断力的,他们只会根据自己听到的声音去判断。如果有三个人说街上有老虎,他们就会信。他们甚至不知道第一个人是精神病或撒谎者,另两个人只是把第一个人的谣言复述了一遍。

在互联网时代,三人成虎就可以迅速成为全国都说有虎。

金喇叭定律。

人人有言论自由,但是只能通过金喇叭说话。现在,北京拥有中国80%的金喇叭。

取样误差。

北京的产业结构,人群结构,与全国差异极大。随便找几个三线城市当样本,都比北京更有代表性。要了解中国经济,到北京去取样是最愚蠢的。因为偏差比任何城市都大。

要了解大众观点,到互联网上去看是愚蠢的,现在的互联网是一个PGC时代,是网红经济时代,你在互联网看到的声音,是政府、资本控制的网站、政府养出来的名人和资本捧出来的网红给你看到的声音。而这些声音被互联网的金喇叭放大。被从众效应聚类,被三人成虎效应传播。

于是,几个京城肉喇叭的声音,就通过互联网这个金喇叭变成了不容置疑的真理。

乌合之众。

以大众的智商和思考能力,并不能意识到这些主流观念,仅仅是北京话语领袖主导的。他们以为自己独立思考,以为自己在发出声音。他们不会意识到他们不过是被别人的思想传染,并且发出同样病态的嘶吼。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羊在学狼叫。

不是雾霾让你看不清远处,而是你本来就见识短浅。

中央媒体出身的名流,喜欢指点江山。而大众也喜欢信奉她们的声音。随便找一个人,扔在央视当十年主持人,也成了影响力庞大的名人。

大众不知道她们仅仅是一个个肉喇叭。

文科傻妞们对工业界一窍不通。她们的好友社交圈里,也几乎没有工业界的人,更没有底层。所以,她们的无知,是可以原谅的。

之所以用“她们”而不用“他们”,是因为“文科傻妞”和“公知婊”这两个新名词都是雌性属性的。

公知婊们的宣传,让大众以为北京是空气污染的重灾区。实际上并非如此。

公知婊。

公知婊定义如下:有话语权、好立牌坊、无耻且不自知的刻奇文科傻妞。

刻奇一词的定义,您自己查。

十一

权力就是影响力。

金钱,名声,身世,圈子,美貌,这些都是权力。

权力的总和大到一定程度,可能足以绑架国家政权。当国家权衡打压或屈服的博弈,经常会决定迎合有话语权的人,而牺牲本来就没有话语权的弱势群体。

十二

弱势群体。

因为他们弱势,所以可以打压,可以牺牲。否则他们也就不是弱势群体了。

十三

老板和工人成为一个阶级。

当行业成为弱势行业,企业处于生死边缘的时刻,老板和工人,成为同一个行业阶级。

行业阶级的意思是:没有权力的行业。这权力,可能是与中央权力的距离,也可能是话语权。

十四

栽赃嫁祸。

弱势团体没有话语权。只能任由打扮。瓶子被你摔坏了,你可以指责狗,因为狗无法辩解。上司可以指责下属,因为下属没有权力,必须成为替罪羊。

如果没有人为弱势说话,弱势就是永远的替罪羊。你要相信,人类就是如此势利的动物。

十五

濒临倒闭的底层企业。

底层企业是那些从事原料、能源、交通和制造的企业。这些企业包括矿产、发电、钢铁、水泥、化工原料、制造业……

这些行业大多数都被形容为“产业落后、产能过剩、技术陈旧。”各地政府都想把这些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或者“退二进三”。想用高新科技和互联网、金融业代替这些传统行业。

这些企业是污染来源的一个大头,占了所有污染的三分之一。但是,他们会成为所有污染的替罪羊。

他们唯一的利润,是靠偷税、做假账、不启动或偷偷关闭污染处理设备。一旦遵纪守法,他们就可能亏损,或倒闭。

那些金喇叭拥有者的幸福高消费生活,其实是靠这些企业的低利润支撑的。他们要这些濒临倒闭的企业承担过多的环保负担,企业家的想法是:OK,我直接关门吧。

十六

底层企业倒闭是什么结果?

除了钢铁、煤炭、矿产、原料、制造产品,中国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给外国人?

中国的电影和电视剧在海外有好莱坞电影、美剧、韩剧、日剧、英剧红火吗?

外国的孩子看中国的动漫作品吗?

世界各国的人如过江之鲤、争先恐后愿意付高学费到中国来留学吗?

外国人很喜欢用中国的计算机软件和付费互联网产品吗?

中国香水可以卖到香奈儿之类的奢侈品价格吗?

中国有很多牛肉和粮食可以出口吗?

中国的航空服务业非常发达以至于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坐中国的航空公司的航班吗?

中国有什么高尖技术是外国人非常向往的,愿意支付很高的价格购买的?

中国有没有用经常把高新技术专利卖给美国人,或者以技术入股,控股了微软、谷歌、波音、三星之类的大企业?

有什么制造业之外的品牌,可以让外国人非买中国货不可?

外国人是不是特喜欢中国银行,一有钱全部要换成人民币,存到中国银行里?

外国人是不是孩子生了病,就赶紧坐飞机到中国来看病?

硅谷的公司,是否控股人都是中国私募基金?

欧洲的工业城市,除了温州人控制的意大利普拉托,还有几个是一群中国人控制他们的主流经济?

如果开放了GFW,你认为是外国互联网企业被中国互联网企业纷纷打垮,还是国内人放弃百度改用Google?

如果这些都没有,一旦那些“产业落后、产能过剩、技术陈旧”的底层工业失去了竞争力而纷纷倒闭,中国就没有什么是外国人愿意花大钱买单的。

也就是说,这个国家要完蛋。

离开底层产业,阿里巴巴是个空荡荡的商城,百度是无人拍卖的墓地,腾讯和网易也并不能创造什么财富。

那些外贸进出口企业,既没有货物可以出口,也没有外汇可以进口,坐着等死。

为什么三年困难时期中国饿死那么多人?除了人祸,据说还有一部分粮食还债了,卖钱了。因为你没有别的东西是人家愿意买的,即使你自己饿死人,你还得卖粮食。

当然,到将来那个时候,中国还可以输出劳动力,比如男人到非洲去挖矿,女人到菲律宾当女佣。一线二线城市从小养尊处优的白领美女甚多,美女主持人也不少,她们失业后可以发展色情业,把上海北京深圳变成远超曼谷东莞百倍的世界性都,吸引外国游客来消费。

十七

国家和北京的话语权争夺。

国家不仅仅只有北京。一旦北京的话语权可以绑架国家,国家为了迎合北京不惜牺牲国家的根本生命力,这个国家会玩完。

所以国家不应该允许任何一个强市城市抢夺超越国家的话语权。

但是,互联网不都是国家媒体。互联网需要抢眼球,抢点击率,抢每个人的时间,互联网行业为了竞争,必须炒作热门事件,必须利用明星和网红,必须迎合最有话语权的北京人。一旦涉及到大资本的一致利益,互联网行业可以扭曲国家的宣传医院,屏蔽或以高信噪比压制国家的声音。

当互联网成为话题运营、从事公知和网红生意的时候,它以民粹手段玩弄乌合之众,再挣乌合之众的钱。

而国家可能因为被互联网的北京话语权绑架而走向衰落。

一旦走向衰落,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底层产业的工人和企业家,也包括京城最有话语权的人。他们发现买不到进口奢侈品了,喝不到法国红酒了,政府又给他们加税了,他们会暴怒,会谴责政府,会进一步想绑架政府。

讨好北京话语权?这是中国政府绝不能妥协的。

政府最应该做的,是马上着手摧毁北京在互联网话语权的垄断地位。

李光耀有一句名言:

政府的权力,是民众投票授予的。媒体,是谁出钱就可以控制的。凭什么允许媒体成为与政府抗衡的权力存在?

十八

京城公知婊是如何一步步毁掉中国的。

政府与科学家要争取与发达国家平等的人均碳排放权,公知婊不认可,认为中国应该尽快接受各种环保不平等条约。作为文科傻妞的公知婊认为一些科研小组的计算机模拟结果是可信的。

中国政府在大城市的环保做得相当好,上海从三十年前遍地呛人的煤球炉到现在的空气新鲜,苏州河从墨汁一般的颜色到现在有了鱼虾螃蟹乌龟,北京把所有的污染企业都迁到外围,已经给了京沪这些城市极大的特权,但是公知婊们对政府的努力和成绩视而不见。

河北的钢铁、水泥、煤炭发电承担了北京的建楼、修路、用电、取暖、汽车这些行业几乎全部的污染,而公知婊们把枪口对准已经被吸干血的河北省。迫使政府三天两头关闭河北几千家企业,给河北基础工业致命打击。

政府多年来努力改善劳资关系,公知婊们高扬人权大旗,制造声势,迫使政府在条件尚不成熟的时代匆匆出台《劳动合同法》、五险一金和最低工资制度,让本来就脆弱的底层行业更加提高成本,让一些缺乏技术能力的工人再也无法得到工作机会。

没有工业产业链知识的公知婊是不可能理解《劳动合同法》、五险一金伤害的不仅仅是处于亏损或破产边缘的底层产业,更伤害最弱势的底层工人,也危及整个产业链。

公知婊们又针对这些“产业落后、产能过剩、技术陈旧”的企业发动攻势,要政府放弃对这些产业的补贴扶持,转而把资金投到高新技术产业。

甚至富士康这样的世界顶尖企业,也因为属于制造业而被视为低端落后的企业。甚至富士康这样工人待遇还算不错、工作环境远超同类企业的工厂,被妖魔化为跳楼自杀大本营。公知婊们无视富士康的自杀率不仅低于中国年轻人的自杀率,更比瑞典、芬兰、美国、加拿大、瑞士、德国的自杀率都低得多。

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基本上由政府钦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杭州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一线或新一线城市,最主要集中在北京。普通中国中小城市从事这些产业,完全得不到政府的扶持,也毫无地域优势,纯属找死,而政府的各种补助,又落到这些公知婊所在的北京城以及几个新一线城市。

公知婊们支持特斯拉,支持各种新能源汽车,但是在北京城,六百多万辆私车的存在导致的高污染高能耗,他们熟视无睹。他们绑架政府给那些昂贵的富人玩具电动汽车每辆车高达8万元的补贴,却并不会呼吁把这8万元补贴放到骑二轮电动车的底层民众身上。

二轮电动车的每公里能耗不到高速四轮电动汽车的十分之一,为什么不支持二轮电动车却为特斯拉之类的超高能耗电动车站台?因为开二轮电动车以及三轮电动车的人,与他们不是一个阶级的。他们只愿意把纳税人的钱劫持到他们所在的阶级,而不是给底层人更公平的待遇。

而这些他们支持的新能源,各种高新技术,依然是寄生虫行业,靠纳税人的钱养活,进一步提高了传统企业的税负。

高税负,让更多的企业决定关闭,把资金投入房地产。房价飞涨,物价飞涨,办企业成本更高,恶性循坏。

股市崩溃,楼市崩溃,对中国都没什么影响。一旦能源、原材料和制造业这些底层产业失去竞争力,中国就玩完。

十九

中国玩完后,公知婊们移民去了美国。

她们早就在表演正义捞粉丝的人生旅途上名利双收。她们嘴上说自己买不起北京的房子。但是她们随时移民,随时可以去美国看病或生孩子。

丢下一地的废弃厂房长满荒草,一地的底层工人无路可走。

那个死气沉沉的破落家园,是未来的中国。

然后,她们依然在大洋彼岸,噙着眼泪,叙说中国政府不能及时产业升级给中国带来的经济灾难。


原文:饱醉豚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懿古今6

      对于这种问题,我就是一个吃瓜群众,没有能力去改变,只能等到有才之士去改变

        • avatarKoolight9

          @懿古今 可改变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 avatar我不是姜辰7

          IP检测:IP安全
          好了,现在,我想说,如果有能力改变,那请改变。
          没有能力,请让有能力的人知道。
          可是,固化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仅此而已。

            • avatarKoolight9

              @我不是姜辰 我们能改变的越来越少了。

            • avatar丁春华0

              亲,你的红线和“政府权力.....”那部分颜色怎么调出来的呢?

                • avatarKoolight9

                  @丁春华 那个是h2标题的css的。

                • avatar热腾网9

                  看样子,这是要逃离我大中华了?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坏人总是做尽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