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写的葫芦娃

  • A+
所属分类:段子

【取经的和尚】

从前有座山,高接青霄,崔巍险峻,人迹罕至。附近村落零星,里面的乡民,因千百年间不愿离开故土,才一代代传承至今。

这天一个须发皆白,皱纹纵横的老爷爷站在山前,弯腰驼背,似在等人。

须臾,有一道人影从东方渐渐行来,骑白马,披袈裟,像是一个和尚。

老爷子两眼昏黄,使劲向前探着身子,终于辨清了来人相貌。

那和尚行得近了,缓缓下马,双手合十道:“这位施主,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老爷子连连摆手,指着大山叮嘱道:“和尚你要当心,这座山下压着妖精,你如果继续前行,且得当心呐。”

和尚闻言不惊反喜,笑着回道:“老丈无需担心,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乃是观音菩萨指点的取经人。菩萨说过,贫僧的大徒弟曾经犯过大错,被压在山下五百年,如今已经痛改前非。山下那妖虽然顽劣,待贫僧将他救出之后,自会随贫僧而去的。”

老丈咳了两声,昏黄的目光从唐僧身上一掠而过,低下头去。

“那就好,那就好啊,这座山老丈已经看了有些年头,你能带妖精离开,也是老丈的福分。”

唐僧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乘马缓缓向山中行去。

老丈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望着唐僧,昏黄的眼睛闪出光来,喃喃自语道:“只怕老朽没这个福分……你也带不走这几个妖精……”

这座山上没有符咒,山下也不见那颗传说中的猴头,唐僧有些疑惑,骑着白马兜转一圈,才终于见到一个被标记的所在。

和尚伸手敲了敲,一块碎石悄然落下。

唐僧打起精神来,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向着那标记处猛地丢过去,一个大洞被砸出,幽森的风吹出来,砭人肌骨,通体发寒。

和尚心里有些发毛,但念及这是观音菩萨的指点,仍旧鼓起勇气进洞,一点一点砸向山腹。良久,日头已经西落,唐僧才突然听到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封印被他砸破。

砰!

山腹一片沉寂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那些完整的山体猛地断裂,向着另一侧坍塌下去。唐僧踉跄后退,瞪大了眼,眉毛高扬,很是惊恐。

终于,山体又恢复了寂静,唐僧向那座山中望去,只有无尽的黑暗。

两点绿光,毫无征兆的亮起,有一只人身蛇尾的妖怪烟视媚行,从黑暗中一点点的挪出来。

倒写的葫芦娃

唐僧汗出如浆,这才发现眼前的妖怪,根本不是菩萨指点的徒弟!

轰然一声响,山峦崩摧,碎石如瀑,乱象之中蛇妖嫣然一笑,眯起眼来尽是杀机。唐僧身子一颤,连滚带爬跑出山腹,恰见白马疯狂向西,连忙攀上马背,落荒而逃。

不远处,山道上的老丈一声长叹,拄杖前行。

【报仇的妖怪】

这座山不叫五指山,而叫葫芦山,曾经以七个葫芦娃封印两个不世大妖。

所谓蛇蝎心肠,便是典出这两名不世大妖——蛇精如意,蝎精紫虬,五百年前祸乱一方被天帝派人拿下,封印在山底不见天日,如今被唐三藏误打误撞放出,心中怨仇可想而知。

彼时,石屑簌簌而落,蛇精望着唐僧落跑的背影,笑得分外妖艳。

“如意,你还愣着干啥,快跑啊!”一个长着络腮胡子,长角带疤的大汉从山腹深处钻出,朝着蛇精大声喊着。

蛇精回头,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笑得更加妩媚,“紫虬,我们为什么要跑,我们跑了还怎么报仇?”

“你疯了,还想报仇?”蝎精愣在乱石堆中,一任落石如雨。

蛇精捂嘴一笑,娇俏可爱,目光却森寒迫人,“葫芦山刚倒,七个葫芦娃还没有觉醒,只凭一个看山的老头子怎么对付得了我?我有玉如意,还有炼丹炉,等我把这七个葫芦娃炼成一锅丹药,不仅要杀那老头,还要去天庭讨个公道!”

蝎精手足无措,仓皇道:“你……你……万一你失败了,岂不是还要被封在山下,甚至神魂俱灭?”

“那又如何?你我多少同族被人类捕杀,凭什么反过来说你我蛇蝎心肠,凭什么只许他们杀我们,不许我们杀他们!”蛇精一声怒喝,嗓音变得尖细,无边的法力随这一声怒喝从她双手涌起。

隆隆作响中,有一鼎丹炉从地底升起。

“你……你他娘的真要报仇?”蝎精咽了口唾沫,脸上的伤疤一跳一跳。

蛇精扫了他一眼,脸上又泛起笑容,“五百年前我就对你说过,我不可能喜欢你,你用不着成天跟在我屁股后面。你以为你跟我一起被关五百年,我就会被你感动,就会听你的?紫虬,别做梦了,你不想作妖,想做个好人,那就滚你的吧,别误了我的大事。”

蝎精眼睛瞪得溜圆,想破口大骂几句,迎着蛇精的笑,却偏偏一句话都骂不出来。

“娘的,什么玩意儿!”半晌,蝎精突然恶狠狠一个巴掌,甩在了自己脸上,“真他娘的贱!”

蝎子精深吸口气,迈开大步,还是冷着脸走向蛇精身旁。

蛇精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同样冷冷瞥了他一眼,挥动玉如意,顷刻间山翻地覆,那七个昏迷的葫芦娃从大山之中倾泻而出,逐一落入炼丹炉内。

砰。

随着炼丹炉的炉盖扣紧,整座葫芦山坠毁一方,天地间再无声响。

蝎精还是冷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像是护法,护着一个本不需要他护的人。

蛇精头都不抬,冷冷道:“五百年前,你也算是一方巨擘,因为我成了这个德行,我都替你不值。”

“给老子闭嘴!”蝎精骂完之后,又忍不住偷偷看了蛇精一眼。

蛇精冲他翻了个白眼。

蝎精叹了口气,一甩长尾,火星冒出来点燃了丹炉下方的空气。

不远处,正有一个老丈,弯腰驼背,蹒跚而来。

【受擒的爷爷】

伫立上百年的巨山一朝倾毁,几个村落里的百姓惊慌失措,唯独那个路遇唐三藏的老丈,不退反进,走入深山之中。

葫芦山头脚颠倒,山腹却还是那个山腹,两只妖精挥手间劈开简陋的洞府,几根石柱一张桌,两张椅子一扇门,洞府正中央丹炉燃火,静静等着守山老丈到来。

老丈踏入洞府的时候,丹炉正旺,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人苏醒,惊呼惨嚎。

“当年,他们不过是七个孩子,统领他们封你的是我,有什么仇怨,不要撒在孩子身上。”老丈语速很慢,缓缓对两个妖精说着。

蛇精面若三春之桃,娇笑道:“当年我洞府里的蜘蛛精,天牛精同样只是孩子,你们不也一样让他们去死了么?”

老丈点点头,目光微垂望地,“皇命在身,老朽奉旨办差,无论如何都不是孩子们的罪孽。七个孩子,化身巨山镇压你们,同样五百年不见天日,何其无辜……”

老丈顿了一顿,背似乎驼得更加厉害,几声咳嗽,像是要把为数不多的寿命给咳出去。

“这些都是老朽的罪孽,你们报仇……找错人了。”老丈终于抬起头来,昏黄的双眼似有泪光闪动。

有风从洞府外刮来,嚎呼如鬼哭。

蝎精一默,望着蛇精悄然拉了拉她的袖子。蛇精不耐的甩开,目光却一直盯着丹炉,丹炉里砰砰作响,再不掀开盖子,恐怕七个葫芦娃就要变成一颗丹药了。

“如果你们放了这几个孩子,老朽束手就擒。”

随着老丈这一句话,蛇精终于做了决定,一挥手,丹炉开启,一株七色莲花率先从炉中飞出,七只葫芦娃东倒西歪,躺倒莲花之上。

一根蝎尾呼啸而至,缠在老丈腰上,将老丈瞬息收回了洞府深处。

老丈闭目叹气,虚弱道:“多谢二位……”

蝎精看着老丈,又看两眼蛇精,皱眉道:“如意,我看其实他们也不是啥坏人,没必要非得砍死吧?”

“我说过,你想算了就算了,我从没拦过你。”蛇精望向老丈,见老丈仍旧紧闭双眼,又娇笑起来,“老头,你说得对,你们有命在身,身不由己,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该有跟天庭互通消息的能耐,你去告诉天庭,看你这么一个老将和七个葫芦娃,天庭究竟在不在乎。”

“天庭如果在乎,我放了你们,让天庭恢复我五百年前的洞府,天庭如果不在乎……那就一起死吧。”

【浪荡的七娃】

在五百年的黑暗之中,只有几个哥哥的闲谈,七娃曾经想过,如果自己能够出去一定会浪迹四方,再不管神仙妖魔事。

天庭赐予的生命,爷爷的养育之恩,无论多么厚重,五百年不见天日都可以还了。

几位哥哥不这样认为,曾经无数次,哥哥们都告诉七娃,忠孝不能两全,爷爷为的是忠义,咱们不能记恨爷爷。

七娃说,我也没有记恨爷爷,只是一个构想,假如咱们能出去,我浪迹四方难道不行?

七娃又叹了口气,强调说:“假如,咱们还能出去。”

每当这个时候,葫芦山内就会陷入一片寂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格外恐怖。

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突然。

七娃躺在七彩莲花上睁开眼睛,发现几位哥哥都已经站了起来,对面是熟悉的蝎子精和蛇精,还有那个恍如隔世的老爷爷,正被他们绑了,丢在石椅后面。

这个情景到来的有些快,七娃握紧了腰畔的葫芦,迟疑着不知该作何选择。

在七娃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蛇精已经开口了,她仍旧是那副很愉快的样子,笑容满面道:“诸位,我们在山里一起待了五百年,七个孩子长到现在也该有不小了,你们一定也想见见外面的世界,对不对?”

几位站起来的哥哥没有回答,狠狠瞪着两个妖精。

蛇精又笑道:“但是你们如果再把我抓了,还是会变作葫芦山,跟我们一起在黑暗里度过五百年,你们不会这么傻的,对不对?不如你们留下来,过些年,我自然会放了你们爷爷。”

几位哥哥相视无语,气势已经弱了下来。

六娃从一开始就站在角落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悄然隐身,向着洞口慢慢退去。

顺风耳千里眼像是变成了聋子瞎子,不闻不问,哥哥们也似乎根本没有发觉,一时间妖精的洞府内格外寂静。

七娃握着葫芦,突然笑出声来。

“这就是几位哥哥教育过我的,忠孝不能两全么?”

一只葫芦,骤然飘上半空,有隐身的六娃被吸进葫芦又被再度吐出,身形已现,尴尬的摔在洞府门口。

蛇精捂着嘴,笑得格外讽刺。

蝎精眉头一皱,站出来骂道:“七娃,你他娘的管什么闲事?”

七娃冷冷望着蝎精,目光很坚定,“我管我自家的事,怎么叫做闲事?”

“放你妈的屁,你小子明明在山里说过,一旦能出来,什么都不管,当老子聋么?怎么今天你六哥要走,你还让他当众出丑?”蝎子精愤懑不平,只要这群葫芦娃走了,事情便不会闹大,一个垂死老将,或许还不至于让天庭派兵来拿。

这样,或许还能保一世长安吧。

“既然你不是聋子,那就应该听得到,我几位哥哥当初怎么教育我的!”七娃捧着葫芦,不再看蝎精,而是转首望着六位哥哥,“他们说,忠孝不能两全,我不能记恨爷爷,爷爷乃是为了大义。”

“现在,爷爷就被妖精绑在那里,你们视而不见,大义哪里去了!”

七娃一声怒喝,如天外炸雷,响彻洞府,掷地有声。

六个葫芦娃默然不语,蝎子精犹自替他们辩解着,说五百年不见天日,一开始以为的道理,等事到临头,自然会发生变化,这是人之常情……

“我不喜欢这样的常情!”

七娃提高了声调,断然喝住了蝎子精的话头,“今天,谁也别想走。”

脚步移动间,七娃缓缓转身,站到了蛇精和蝎精一侧,仿佛认贼作父,独对六位哥哥。

蝎子精想跳出去拦住,被一只纤纤素手轻轻扯了回来。

“紫虬,你想做什么?”蛇精笑着伸手一指,指向七个葫芦娃,“我本来就是要他们留下来,有这样的变故,都不需要我们出手,你为什么阻止?”

蝎子精盯着蛇精,良久之后,眉梢抖动了一下,“如意,这可是你最后一次回头的机会了。”

蛇精笑了,摇着头,脸色苍白,“我早就没有机会了,你可以回头,葫芦娃们可以回头,唯独我不行。五百年前,只有我一个人修炼成精,满山群蛇被捕杀的那一刻,我就不能回头了。”

罕见的,蛇精没有再对蝎精冷嘲热讽,而是淡淡说了一句。

“其实,这该是你最后一次回头的机会。”

蝎精白了蛇精一眼,吐了口痰,“他妈的,你不能回头,老子怎么能回!”

蛇精笑了笑,别过头去不再看他,目光掠过洞府里渊停岳峙的七娃,看到洞府外阴沉的天。

有两行泪水,悄然滑落。

【扑街的六五四三二一娃】

葫芦出手,六娃隐身被破,尴尬的倒在洞口,欲起不能。

有哥哥厉声呵斥,说七娃此举不讲兄弟情义,亲者痛,仇者快,让七娃快些把六娃的力量还给他。

七娃冷着脸,摇头说,谁告诉我,什么叫忠义,我就把六哥的力量给他。

几位哥哥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话从何起。

沉默之中,风声呼啸,七娃感到背后似有闪电一击,重重砸在他的背上。

砰!

七娃重重落地,溅起满洞尘埃,那背后的一根蝎尾,此时正悄然收回。

蛇精从椅子上起身,缓缓走下石阶,剩下的五个葫芦娃神情严肃,连连倒退。

他们说,你难道不怕我们再收了你么?

蛇精又笑起来,艳若桃李,她说既然你们比我更怕,那我就不会再怕你们了。

兵荒马乱中,蛇精起销魂酒醉倒能吞江海的五娃,以冷泉清凉酒冰冻可喷烈火的四娃,祭刚柔阴阳剑绑三娃,唤迷镜宝剑擒二娃,伸手遥点,一片泥沼突现,困住了想要抽身的大娃。

烟尘四散,洞府内一片寂静。

“老头,你现在可以上报天庭了吧?”蛇精看着倒满一地的葫芦娃,回眸冲老汉一笑。

老汉昏黄的眼中盈盈有光,像是泪珠在打转,又像是激动得难以自持。

“报,我这就报!”

老汉声音打着颤,口中喃喃有词,念着天咒正上奏玉帝。蝎精与蛇精对视一眼,眼里都是藏不住的忐忑。

须臾,老汉的表情僵住,有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

蛇精也保持不住脸上的微笑,颤声问道:“怎……怎么样?”

老汉缓缓扭过脖子,咔嚓作响,老泪纵横,“老朽的密文全然递不上去,天庭……早已忘了葫芦山了!”

两个妖精一怔,继而仰天大笑起来,蛇精脸上笑出了泪,蝎精笑得破口大骂。

陡然间,蛇精收住了笑。

蛇精面无表情,目光扫过老汉跟一地葫芦娃,“大仇一定要报,如果天庭忘了我,我就要让他重新想起来。”

“杀光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我不信天庭还不出面!”

【惨事】

那一天葫芦山倒,乌云集聚,山下的村民担心天降大雨,会有泥石流冲刷而下,青壮汉子三五成群,向着倒塌的山脉而去。

一群汉子嬉笑打骂,谈得多是村里收成,媳妇老小,偶尔有被碎石绊倒的,乡民都会扶上一下。

蛇精站在山头,仍旧面无表情,猎猎风过无还,吹动她五百年不曾换洗的衣衫。

蛇精说,仅凭这个理由,也足以让我大开杀戒,你说对不对?

蝎精连连点头,说对对对,五百年不能换洗衣服,你说杀谁都对。

蛇精又说,五百年,如果这五百年我还能修炼,千年得道,化成人身,或许离成仙便只差一步。

蝎精还是一个劲点着头,说您说得太对了,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只要能报仇,什么方法都是对的。

蛇精霍然转头,盯着蝎精不放,“你什么意思,你在劝我杀了这些人?”

蝎精嘿嘿一笑道:“如果你真的那么有决心杀了这些人,我说什么又有什么紧要?”

蛇精深吸口气,又猛一回头,恶狠狠瞪着上山查探的村民,她极目望去,还能看见村中等着这些青壮回家的老弱妇孺。

蛇精闭上了眼。

轰然一声巨响,如天崩地裂,海覆山翻。

前一刻还在谈笑的村民,惊恐的望着巨大的山石翻滚而来,不远处的河流也涌起大浪,隆隆声中向这几个村落淹去。

滔天洪水,崩天巨石,有如灭顶之灾。

蛇精睁开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一切,似乎还能听到那些抱着孩子等待青壮归来的妇人,正哭喊自己丈夫的名字。

蝎精茫然无措,他深知蛇精的性格,这个时候劝她杀村民,她反而不会杀村民,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蛇精紧紧抿着唇,眉毛突然挑起。

“走,回洞府。”

【什么是孝】

洞府里,老汉还静静的躺在那里,无悲无喜,昏黄的眼睛呆滞睁着,像是一个死人。

七娃第一个受伤,此时也第一个恢复了意识,正在地上挣扎,一点点的靠墙站起来。然而还不等七娃站稳,便被急匆匆回来的二妖再次撞倒。

蛇精摸出玉如意,直指老汉额头。

蝎精站在蛇精身后,眼珠不断转动,搞不清蛇精的意思。

蛇精盯着老丈,一字字问道:“外面为什么会这样?”

老汉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多,他的话像是从干哑的嗓子里蹦出一样,“因为你想要天庭重新看到你。”

“放屁!”蛇精怒极大骂,玉如意便要砸向老汉额头。

一道紫光骤然亮起,随之而起的还有一声大喝。

“妖精,快放开我爷爷!”

七娃踉跄着身子,紫葫芦悬于半空,忍着浑身伤痛掐指捏诀,于千钧一发之际将蛇精的玉如意震开。

蝎精旋身抱住蛇精,蝎尾成环挡在身前。

蛇精倒在蝎精怀中,嘴唇仍旧发颤发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蛇精指着老汉,目光像两道冷电,“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跟你一起生活了几百年的乡民,你怎么忍心把他们全杀了!”

老汉倒在地上,恍如未闻,只有昏黄的眼中滚落重重的泪珠。

正掐诀操控紫葫芦的七娃闻言怔住,悬于半空的葫芦也一坠而下。

洞府外,一道闪电击落,劈中林木,燃起满山大火。

老汉耳朵一动,嘴角慢慢扯出一个弧度,似笑似哭,“天庭,天庭有回音了,他们会再扔一座山来,把你们压在山下……七娃,你和你六个哥哥,从此就自由了,自由了……”

又一道惊雷,夹杂着蛇精的愤怒,蝎精的阻拦,老汉的颓唐与绝望,七娃双腿一软,砰然坐倒。

【什么是忠】

当那座山降临的时候,葫芦山大火已经烧了很久,七娃的六个哥哥都已经成了葫芦籽,只有老汉鼓起剩下的力量,将七娃抱了出来。

山外遍地焦土,都是洪水褪去,石屑纷碎之后的残破景象。

七娃坐在地上,低声问:“蛇精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老汉呆呆的站在一旁,身形佝偻,眺望西南,闻言有久久的沉默。七娃也不催促,低头摆弄着葫芦,静静等着老汉开口。

“从前……有这样几个孩子,他们的父母都是神仙,爷爷更是天庭的大将。

他们的父母将他们交给爷爷看管,他爷爷年纪大了,总是容易惯纵他们。”

老汉终于开口,西边正落日熔金,晚霞漫天。

“孩子们喜欢吃蛇羹,爷爷就做给他们吃,有一天孩子们发觉自己有神力,便甩开爷爷,要自己捕蛇。那天,漫山遍野的蛇,几乎都被孩子们抓光了,爷爷虽然觉得这件事有违天和,却也未曾责怪,反而给他们炖了一顿美味的蛇羹。”

“许多年后,有蛇精蝎精为祸一方,天庭派去的不少神将都已身亡,爷爷从败兵口中才得知这蛇精的身份。原来……这蛇精一心修行,对抗神人,便是当年结下的恶果。”

“当时,孩子们都长大了,数百年过去,早不记得当年吃蛇羹的事情。但当时那个爷爷也耿直,觉得犯了错一定要承担,便请缨出战。没想到,那蛇精修为了得,需要七个孩子齐心协力,化作葫芦山,才能镇压二妖。”

“爷爷又怎能不知道,镇压二妖就意味着孩子们同样要受煎熬,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再拖延下去,不知蛇精又要害多少人……封印二妖之后,爷爷每日每夜都在自责,都在责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终于,有一天他决定让孩子们自由……”

老汉迎着落日,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只有眼泪一串串流下。

“他计划好了一切,唐僧破开封印,孩子们悄然出山。二妖在山下消磨五百年,天庭随便再扔一座山就可镇压,只是爷爷没有想到……天庭竟然忘了他们。”

隔了很久,七娃才缓缓接上了后面这一句。

老汉仍旧背对着他,佝偻的身躯在一点点颤抖,像风中残烛,寒冬枯叶。

七娃咬紧了牙,想回身离去,脑海中闪过的一幕幕,却都是这五百年间,上山下山的附近乡民。

以及那个久久伫立山前的老汉。

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天庭,那个老汉费尽心力救出来的七兄弟免不了又要收牵连,或许还要五百年不见天日。

如果这件事就此压下来,或许对一切都是最好的交待。

不知过了多久,七娃抬起头来,一声长叹似乎叹尽千年的岁月。

他举起葫芦道:“爷爷,如果我这样离开……来年见到转生的熟悉面孔,我,不知道该怎么交待。”

老汉颤巍巍的回身,看着七娃目光悲悯,他点点头,道:“好,很好,你跟爷爷当年一样,忠孝不能两全,爷爷都懂。”

“只是从此以后,你就要代替我,成为那个爷爷了……”

那个时候,七娃还不太懂老汉的话,只有紫色的葫芦光芒一闪,老汉佝偻的身形便被吸纳其中,晃动几番过后,凝定下来。

七娃眼睛一闭,又有两行热泪,一夜之间脸上多了数道皱纹。

【尾声】

很多年后,葫芦山附近有个须发皆白,皱纹纵横,又有些佝偻的老汉。

听说,他种下六颗葫芦籽和一个葫芦,天天浇水施肥,日复一日的打理着。来往的行人有定居在此的,还问过他这些葫芦的故事。

老爷子总是笑笑,什么都不讲。

又有人听说,老汉常常上山砍柴,那座山也全然不像葫芦,连当地人都不知道此地为什么叫葫芦山。

或许跟老汉的葫芦有关系,听同样砍柴的人说,老汉不是凡人,能跟通灵的动物说话。

那天,便听到老汉嘱咐一只穿山甲,说到某时某刻,须得钻破大山的某地某处。

穿山甲得令而去,彼时阳光明媚,春暖花开,老汉抬头对着阳光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绽开如花。

老汉笑着说,是时候,让那两个妖精回家了。

“也是时候,接爷爷和兄弟们浪迹天涯了。”


原文:房昊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姜辰7

      默默的点个赞

        • avatarKoolight9

          @姜辰 哈哈,我把故事看完了,确实很不错的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