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写下这几个字,只能轻叹,到底不比从前,如今腕力虚浮,当年字迹里飞扬的气度都尽数散去了。吾妹莫要笑话兄长。

行军北境已一月有余,战事也逐渐稳定下来,相信再无出一月便可令大渝退兵班师回朝。吾妹可知?时隔十四年,再度面对大渝,我竟有种故人重逢的亲切,这沙场,这马背的颠簸,这北境冬风中裹挟的干燥冷冽。我这副病弱之躯,虽再无法立于风雪之中一时半刻,却仿若能在心底涌出当年赤焰男儿的力量,仿若我这双手还能再挽大弓,降烈马,上阵杀敌。然则忆及至此,并未有丝毫的愤懑不平,更多的是前尘往事般怀念概叹。我心知你定然能理解这份感怀。

而因我能确定你的理解,这回忆的温度,竟是这般好。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十一月廿三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今日蒙大哥为我带来南境的消息,虽毫无疑问,却还是为我大梁的巾帼英雄感到油然骄傲!

你终究是长大了。骁勇善战,统领十万铁骑,只要你回到南境,便可时刻威慑南楚。

这一点,在两年前我与景睿、豫津重返金陵城墙下,便已了然。

其实我们重逢第一面并非在太皇太后的行宫中请安。而是,在金陵城外,你纵马回城,正巧遇上我们。我正坐在景睿和豫津身边的青帐马车之中。

想来可笑,筹谋十二年,原以为练就泰山崩于前而不形于色。但当我听到你的驰马声渐近,与豫津景睿一番切磋,你的声音,却无半分勇气掀开青帐,道一声:“见过霓凰郡主,草民苏哲。”

只敢在虚掩的青帐之中,悄然探到你一星半点的身影。那般英姿,当真震慑我心,如若不是十二年世事相隔,此时应是我纵身而出与你执剑比试,这应是多么羡煞旁人。

那般光景,年少时明媚的时光照进来,青帐也掩不住我心下当时的悲凉。

教如今阴诡黯然的林殊,如何敢面对英姿飞扬的霓凰?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十一月廿九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许是近日战事尾声,许是赤焰之案也已昭定数日,近日总是想起从前事。年少时明亮无忧的时光,这两年故人重逢之后,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时常浮现在眼前。

如若我这次重返金陵,有谁是唯一一个计划之内却控制之外的人,那便是你了。

我们给太奶奶请安时第一次见面。虽已在心中演练无数次,可还是抵不住太奶奶糊涂的错点鸳鸯。

我们上一次见太奶奶时还是皇上为我们赐婚,太奶奶目光清明,那般的疼爱欣喜。

而再见之时,太奶奶竟已神智模糊,但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如此挂念我,挂念我们那桩未完成的婚事。

我心下怆然不已。只能唐突地去握住你的手。这双手对你而言,是多么陌生多么莫名。可你竟未挣开。我怔在当下,心中前尘往事的翻滚差点将人吞没。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重逢的喜悦或者忧愁还未在心头盘旋几日。

那些算计凶险之事就这样快将你卷入其中,后宫那些叵测的手腕一点不输于朝堂之上权术争斗的歹毒。

那次虽有景琰及时相救,可我还是后怕。我最不愿牵涉其中的人便是你,可一旦开始,我最难以保护周全的也是你。

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刻,只恨自己不再能提起剑救你于危难。

而原本,这一生,我以为我能一直照顾你。

我本该一直照顾你。

在那之后,我不再敢随意避开你,因为我担心自己的疏离会再度让你有个闪失。每一次去见你,哪怕我知你是如此心思慧诘,我们相见越多,便会有越多痕迹给你追询。

你引我去赤焰旧府,邀我去穆府赏梅,看着花瓣飘落在你肩头,不由自主就伸手为你拂去。我心下了然,却还是任由发展。

或许在这风云翻涌的金陵城之中,有谁,是我真正希望他能将我认出的,能唤我一声林殊的,我想我心底期盼着是你。

期盼着你终于来质问我:“你是谁?梅长苏又是谁?”

期盼着从你口中说出:“我知道你就是我的林殊哥哥。”

期盼着还能再次听到你当着我的面唤我为“兄长”。

期盼着有朝一日还能再度做回林殊。陪你去苍山洱海仗剑天涯。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腊月初二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最近北境进入腊月深冬,风霜漫天。蔺晨恨不能我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待在军帐里,而我的身体逢这时节也总会病倦,一日里有大半日都在睡着。不过你不必担心,有蔺晨和蒙大哥他们在,还有飞流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我。

大约是睡的多了,做梦的时间也多了。而常常入我梦中的便是你了。

有时是太奶奶薨逝时,我不能在宫中守灵祭拜,只能在府里缅怀。这时你就出现,陪我坐在廊下,相偎在一起。梦境里突然又会接上我们小时候常一起练剑,还有那头怎么都不解风情的大水牛。

梦到赤焰之案昭雪,可是大渝突犯北境,我和蔺晨在府里争论不休,我逼迫他用冰续丹给我三个月的时限,我毅然决然要回到战场。我最终说服了他,但是一转身看到你含着泪从廊下竹帘里走来,我却无法开口说服于你。

而你,吾妹霓凰,你竟不问不语也不阻拦。

然后突然就变成了我们大婚的画面,竟是在刚刚平乱的猎宫里,吾妹霓凰,我的霓凰,穿着正红色的凤冠霞批,由青儿搀着,从远处走来,乱作一团的猎宫突然众人就分隔两侧而立,为你我让出一段道路。之前还因猎宫一役伤亡累累的将士们突然就换上了参加我们大婚的华服,我看到了言侯、豫津、景睿、景琰,还有蔺晨揪着飞流非让他换他最不喜欢的红色发带。

你缓缓向我走来。红色盖头随着步伐一步一摇,隐约看到的是你十七岁的脸。带着羞怯的笑容。

你走到我面前,这时父亲和母亲突然出现在我们身旁,父亲说:“殊儿,以后要好好对凰儿,快过来谢过你皇长兄保媒。”

然后母亲将你的手放到我的手上,我牵着你缓缓转身,就看到皇长兄笑着望着我们。

远处还有姑姑和陛下。

这时候蒙大哥就出现非得让我们赶紧拜天地喝交杯酒。

场面好热闹,江左盟的弟兄包括宫羽和十三先生都来闹酒。喊的不是梅宗主,而是:“小殊,祝你和霓凰早生贵子!”……

我这几日时常在想,我这一世,前十七年是明亮飞扬的无忧少年林殊,后十四年是搅弄风云的阴诡谋士梅长苏。

而其中,我背负血海深仇也好,我算计人心也罢,我这一世未曾负我的故友,袍泽,兄父,家国,唯有你,似乎我只有亏欠,亏欠你白首相携,亏欠你静好安稳,亏欠你从不曾牵绊我的步伐。亏欠你,即使如此,你却从未有一句怀疑和质问。

我林殊何德何能,值得你为我至此?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腊月十三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今日便是小年了。又一年过去了。

这几日清醒的时间甚少。今日蒙大哥看着我精神还不错,特地召集将士们一起围聚在一起,蔺晨竟破天荒许我喝了一点酒。

这会儿人已散去。我也让飞流早早去睡了。因为我身体状况不稳,他好几日都不眠不休守在我身边。其实如若他们有谁这会儿还在,是不会许我提笔写字的。

罢了,临到此处我不必再在你面前假装自己很好。我大约也是知道身体这几日是回光返照。

就在刚刚,我又睡了一会儿。

这一次我梦到去年上元节,飞流在廊下挂金鱼灯笼。那时我倚在一旁,忆起年少时每逢上元佳节之夜,会与你一起在帅府里挂灯。

正想此处,感觉仿佛就看到了你。

于是我就真的看到你向我走来。一时之间,竟分不清回忆与现实。

正如此时,我也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人生莫不是恍然如梦一场?而这梦里,有你,便称得上是美梦了。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腊月二十四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琅琊榜》大结局——林殊写给霓凰的书信: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吾妹霓凰,见字如面。

这大约是我最后一次写信给你。出征日时,马背之上我们定下三生之约。你明知此去我们此生便可能无法再见,却并未有丝毫怨怼。

那时我想,之于你,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千言万语,兄长这一世的辜负,却不敢说抱歉二字。

只愿下一世,我先找到你,寸步不离。

吾妹霓凰,你我之间,此生从未曾言及一个“爱”字,只因,爱太轻。

兄长,林殊字

元佑六年

腊月廿八

— THE END —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明月登楼的博客6

      《琅琊榜》至今看来还是那么给力!

        • avatarKoolight9

          @明月登楼的博客 现在有个《九州海上牧云记》也还不错,可以看下的。

        • avatar分钱榜5

          竟然有这么多琅琊榜的文章,我也要写 :mrgreen:

            • avatarKoolight9

              @分钱榜 期待美文啊!

                • avatar分钱榜5

                  @Koolight 写不了美文,顶多是杂文。已发邮箱投稿。

                    • avatarKoolight9

                      @分钱榜 感谢投稿,博主太厉害了!

                • avatar米粒博客5

                  智商不够, 没看懂

                    • avatarKoolight9

                      @米粒博客 交代梅宗主身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