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特辑之夏冬: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十二年来,我一直问自己一个问题,遇到了倾慕一生的人,是不能拥有他痛苦,还是拥有后再失去痛苦?

孤山上,西南坟墓,独自话凄凉。

我抚摸着面前的这座墓碑,冷彻入骨,十二年来我从未见它温热。不管是当初那几年抱着它嚎啕大哭,还是近几年正月初五整日与它对坐,它就像不识我一般,依旧寒霜凛冽。

我哽咽问它:“锋哥,难道你忘记我了吗?”

山风呼呼,吹起漫天细沙,模糊了双眼,也混淆了记忆。

《琅琊榜》特辑之夏冬: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垂髫小女,随父从宁州入京,拜入悬镜司首尊夏江的门下,成为师父唯一的女弟子。

师父告诉父亲,冬儿虽为女流,但小小年纪能有如此修为,潜能不可估量,如今入我夏门,我自会好生调教,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人中之凤。

父亲慈爱的摸摸我的头发,不舍说道:“冬儿,并非为父狠心,我和你娘亲远送你到京,不盼你光耀门楣,成名天下。只盼你遇高人指点,不辜负上天所赐的恩泽。”

我眨眼点头,送别父亲,成为悬镜司的一员。

在大梁人看来,悬镜司是一个既让他们害怕,又让他们尊敬的神秘组织。

很少有人清楚它是怎样运作,怎样生存的,但有一点大家都知道,悬镜司直属当今圣上,权利甚大,办事公允,被朝野尊崇,为百官拥戴。

能进入悬镜司,向来是一件荣耀无比的事情。当然这种光环属于秋哥,属于春兄,却唯独不属于我。

因为我是女儿身,一个女子比所有男子都厉害,这该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

师娘看着我一天天长大,总是和师父打趣:“你啊,把冬儿教的如此厉害,以后谁还敢娶她?”

师父接过师娘的新酿的桂花酒,得意称赞:“冬儿是我的爱徒,自然不是池中之物,一般男子怎可配上她?”

师娘颔首默认,一边斟酒一边浅笑:“像冬儿这般才貌品学,一定要挑最好的郎君,才不委屈了她。”

云卷云舒,东风夹带着鸟声啾啾,花香溶溶,日影随着花影直入廊檐,我站在窗外,听到了师娘的那句话。

少女的心事,总是会有,多少午后蝉鸣的朦胧睡意中,我趴在桌前温习功课,神思迷糊,偷想着月老给我的红线,那一端会系着谁?

《琅琊榜》特辑之夏冬: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如果有幸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那么见到他的时候,你会知道他就是那个人。

遇到聂锋的时候,我十七岁,正值年轻气盛,风姿蹁跹。

赤焰军一年一度的军内大选,千人参加,三场武试,一场文试,每年金陵城秋最大的盛事,我自然不会错过。

“去年选出了两名副将,东海一战,一夕成名,今年又不知花落谁家,黑马何出?”师父坐在演武场上,望着千人之战,不禁感慨。

春兄向来天真,饶有童趣,嘿嘿笑着:“师父,我看今年的得胜者,我们得留意下了,师妹也长大了。”

此话一出,我面色潮红,埋怨春兄在外开我玩笑。师父却摇头说:“不妨,假如真有优秀者,替冬儿留意也是应该的。”

春兄拍手叫好,我羞怯的望向师父,小声嘀咕:“师父,您也真是的,干嘛听春兄瞎说。”

师父抚须大笑:“难不成冬儿真想和为师一辈子守着悬镜司?”

我欲辩解,却听到场上忽然一阵喧闹。

大部分人不过是小声议论:“他也敢来参加了?不怕被人打到找牙吗?”

偶尔有几个胆大的将士哄闹着让台上的人赶紧下去,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林燮将军大声呼和,这才控制住整个场面。

“这个人倒生的一副好皮囊,只是未免太过清秀,读书可能是块好料,习武嘛...不妥不妥。”春兄望着台上被哄笑的对象,习惯性的点评起来。

“那倒也不一定,他面容俊秀,看着手无缚鸡之力,但极有可能是表面现象。”我摇头否定春兄的看法,师父侧身问我:“奥?冬儿为何这样说?”

还未等我回答师父,擂台上的“文弱书生”以雷电之势近到另一人身前,左手顺势出剑,一招“飞花飘雪”如千剑齐发将那人团团困住,欲出不得,欲打不得,挣扎片刻,便举剑投降。

“聂家剑法果然名不虚传。”我看着台上的一幕,心里已经猜出了那人的真实身份。

春兄思索片刻,不敢相信的说:“难道是安山聂家?”

“聂家剑法起于安山,世代相传,剑招繁多,以快出名。冬儿,你说的不错,之前一切不过是表面现象。”

师父望着西南安山的方向继续说道:“与他对打的定州寒星,内力醇厚,功底扎实,却一招战败。

看来聂家大公子聂锋的实力,早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今年的黑马大概就是他了吧。”

《琅琊榜》特辑之夏冬: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师父预料的并没错,聂锋的名字,当我们还在演武场的时候,便在金陵城内传的沸沸扬扬。

京城内亲贵大臣都对这个“清秀书生”感兴趣的很,不管是设宴招待,还是私下相约,聂锋均以君子之交,应淡如水为借口,写过感谢信便一一婉拒了。

为此京城内没少人说聂锋高傲无礼,不识抬举。但师父却说他乃武学奇才,行事稳重,多加历练,自能成为一代名将。

对此我也只是笑笑,并未真正放在心上,偶尔想起来,也只是那一招漂亮的“飞花飘雪”。

演武场匆匆一别,再遇到他时,已是三月之后。聂锋入了赤焰军,出征在即。

我依稀记得那天傍晚,太阳落的特别迟,好像在等着什么人一般。前门递过来拜帖,熟悉的名字,陌生的字体,赫赫然写着“聂锋”两个大字。

我猜不透他此刻来的用意,只好请他进来,寒暄几句。

“师父和春兄去了源城,一时半会难得回来,不知聂公子此次前来,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

我奉茶过去,缓缓开口。

“也没什么,年少时常听家父提起夏首尊武功超群,非常人能比。素来仰慕,一直都想着来讨教一下,今天看来聂锋是没那个机会了。”

他依旧面容清癯,青衫素剑,神色坚定,只是眼眸里闪过一丝丝的失望。

“确实不巧,不过聂公子不必太在意,师父这次回来之后,会常驻京城,到时候聂公子可再来请教。”

我见他言辞诚恳,试着宽慰几句。不想他面色凝重,似有万千心事藏于心中,不可不说:“男儿血战沙场,马革裹尸,虽不想舍命取义名留千史,但为国为民的心总是有的。谁又知此去疆场,会是个什么光景。”

“原来公子起的是怯战之心,恕夏冬直言,聂家世代英豪,出过数位将军,也曾抛过头颅,洒下热血,聂公子尽得家学真传,竟然参加赤焰军的选拔,想来端的也是济世救国之心,又何必此时畏缩起来,叫人白白看了聂家笑话。”

那时的我,不过是十几岁的小丫头,一颗心满满都是师父教的大道理,看不惯自然就要去说破。

聂锋见我面色凛然,知道我是误会了他,并不生气,他还是一贯温和的口气:“夏冬姑娘误会了,我只是想在出征之前了却心愿,以免日后时时挂念,军令在外,不想以一己私念,耽误大家的事。”

师娘一直说我刀子嘴,豆腐心,最见不得别人服软,此时聂锋淡淡的几句话,倒让我左右为难,进退不是。

他并不等我开口,抬手还礼,向我告别。

我望着他清瘦孤立的背影,不紧不慢的脚步,循着前厅外树影下的日落,不由的难过起来。

“等等...聂公子留步。”我追至门外,带上了我的柠华剑,他疑惑回头,不解的看向我。

“聂公子,刚才夏冬误会与你,如若公子不嫌弃,就请来领教夏冬手里的柠华剑吧,虽不得师父真传,但要胜我也绝非易事。”

我迈过回廊,一个轻盈转身,抬手错身,拔剑而起一招“菩提金影”。他连连后退,发尾飘荡,如秋水一般的幽黑眼珠微微凝住,剑出左手,执于右手,只是一个回转,便破了我的“菩提金影。”

他并不想多战,几招过后便及时收剑,我以为他不屑于我的功夫,正要发怒,却听得他喃喃自语:“和如此漂亮的姑娘动手,简直不可原谅。”

那一瞬,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琅琊榜》特辑之夏冬:我的意中人,他是个盖世英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锋哥,黄泉地底你莫怕孤单,等我完成人世使命,就来找你。到时候你可要认得我。”


原文: 小小小小的鱼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0   其中:访客  10   博主  0

    • avatar橘子书5

      这扮演者演的挺好的,有一股英气。

        • avatarKoolight9

          @橘子书 剧中的角色也是很有性格的,汉子!

        • avatar28兼职网0

          英雄不问出处,哈哈。

            • avatarKoolight9

              @28兼职网 英雄终有归途。

            • avatar苍蓝公爵6

              支持博主跨界发展 :mrgreen:

                • avatarKoolight9

                  @苍蓝公爵 太看得起我了,我不过是摘抄而已了。

                    • avatar苍蓝公爵6

                      @Koolight 关键是我们乐意看啊!

                        • avatarKoolight9

                          @苍蓝公爵 感谢支持,感谢支持!

                    • avatar管家婆5

                      盖世英雄

                        • avatarKoolight9

                          @管家婆 电视里的盖世英雄变成了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