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我出生的那天,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

乾文三年十二月初五,母后正在灵霄园里看着新开的千树绿梅,偶闻天边几声喜鹊鸣叫。我似乎也听到了这喜鹊的叫唤,等不及的要从母后的身体里跑出来。

“哎呦,皇后娘娘,您瞧这小公主生的多好看,老身给人接生几十年,从来没见过如此标志的孩子。”

听母后说当时给她接生的产婆,逢人便夸晋阳公主生下来的时候,那才叫真正的天家玉颜呢。

我是父皇第一个女儿,在我出生之前父皇已经有了八位皇子,当时母后和素嫔同时怀有身孕,父皇就常说:“你们俩啊,谁给朕生个小公主才好啊。”

那是唯一一次,母后祈求她肚内的我,是个帝姬,而非皇子。

《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就这样,我以万千宠爱的晋阳长公主的身份,长到了二八年岁。

与妹妹莅阳不同的是,我天性沉默,不喜嬉笑,外人看来天子之女应当有的性情飞扬,生气明朗,我通通都没有。

我只喜欢把自己关在寝宫里,诵文读书,做一些精细的女工。

母后常常纳闷不解,为何当年骄傲强势的她,会生出我这般小家气的女儿。

每每如此,父皇便会宽慰母后:“宫里难得有如此安静的孩子,我看晋阳就很好,从来不让朕多费心。”

母后只好勉强点头,算是对父皇的回应。

乾文二十年,那一年的秋天来的特别早。八月刚到,气温便降的很低,上旬未过完皇城里的秋菊便都全部开放,远远望去白色的菊,粉色的菊,黄色的菊前后相间,左右相称,真是一番难得的盛景。

正在这时大渝的和亲使团,带着国书历时三月终于从千里之外的都城,穿过半个大梁,来到金陵。

父皇决定在百花殿提前召开一年一度的赏菊大会,宴请诸位宗亲,一同接见大渝的和亲使者。

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皆因大渝这几年国力太盛,他们以文立国,以武兴邦,文学大家不断,武学大师则更多,将士们骁勇善战,不畏强敌,先后兼并周边数国,疆土一年多似一年。

就算是强悍如大梁,收服夜秦,大胜东海,也不能小觑大渝,轻易对它出兵。

好在这些年大渝虽然四处征战,但和大梁之间还是保持了良好的外交关系,两国互派使者,年年联姻,倒也保住了两处人民暂时的安宁。

今年刚好轮到大渝这边前来和亲,我去给母后请安时,正听得她和众妃嫔们一起商论此事。

《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皇后娘娘,您说今年皇上会把哪个公主送去大渝和亲?”开口的正是当年生下九哥的素嫔,如今的素妃娘娘。

“听说这次和亲的是大渝的五皇子,今年二十五岁,品学武功倒是一等一的好,只是这容貌嘛...”瑶妃娘娘故意吊起众人胃口,说了一半便不再说下去。

“容貌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去年和吴国一战,被戳瞎了左眼,如今只剩右眼罢了。”

母后沉声说完,各位娘娘都深吸一口气,不禁发出“啊”的一声。

我稍整衣裙,走入内厅,向母后请安。

母后点头微笑,说是父皇午间要在此用膳,让我午间再过来一趟。

我心里疑惑,脸上依旧沉静如水,退了出去。

“公主,皇上已经出了内书房正往昭仁宫去,您要不要也动身前往?”侍女见我埋头习字,以为我忘了母后的吩咐,小心提醒。

“别急,写完这个字,马上就去。”

来到昭仁宫的时候,御膳房的传菜公公刚刚撤出来,父皇笑着问我:“晋阳怎么来了?来了也好,刚好陪我和你母后用了这顿饭。”

父皇笑呵呵的招我去他身边,母后佯装吃醋道:“陛下当年可没这般喜欢我呢?”

“朕的梓潼如今这般年纪了,还这么爱吃醋。”父皇和母后相互调笑着,气氛一时轻松欢快。

可往往越是热闹的开场,结局越是心凉。

《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母后还是问出了那句话:“这次的大渝和亲,陛下准备许配哪个公主过去?”

“嗯?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公主,不是哪位王爷的郡主呢?”

父皇口气微转,似乎不太高兴母后提起的大渝和亲的话题。

“王爷家若有适龄的郡主,臣妾也不必操起这份心,蕴清郡主早逝,如今的蕴灵公主才八岁。”

母后眼角微垂,默默的为父皇舔了一碗杏仁茶,父皇若有所思道:“你说的没错,这次和亲只能从公主里挑选了,只是朕多皇子,少公主,五位公主中只有...”

“只有晋阳和莅阳的年龄最为合适。”母后说完转头看向我,父皇自然知道母后的意思。

厉声呵斥道:“不可,晋阳绝不可远嫁大渝,五皇子军功太甚,将来位列东宫到没什么,如若没有,那么他一身战功就足以害死他,那晋阳怎么办?”

“莅阳更不可前去和亲,她性格倔强,天生要强,要让她嫁给瞎眼五皇子,她会作出什么陛下难道不知吗?”

母后言辞激烈,并无半分退让之意,父皇气急但想到莅阳脸上不禁浮现为难之前,两个都是女儿,总不愿顾此失彼。

我起身退后,轻轻跪下,娓娓道来:“父皇母后不必气急,晋阳早闻大渝五皇子英勇善战,能文能武,是一方人物。他虽痛失左眼,容貌与常人有异,但堂堂男儿只要无愧于天地,无负于国家,护住百姓安康,又何必执念于外表。至于问鼎王座,大渝皇帝慧眼识人,定能选出贤能主君,绝不计作出兄弟阋墙,血流成河之事。”

我抬头看向他们,母后脸上暗暗露出的笑容,一瞬间划痛了我的心,父皇扶我起身,拍拍我的手不舍说道:“朕的晋阳长大了。”

《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八月底,百花殿的赏菊大会如期召开,那一晚莅阳称病无法赴宴,我叹了口气,知道这是母后的意思。

宴会中,大渝使者杯盏不停,醉眼朦胧。其中一人醉意已深,开始无所顾忌,便开口笑道:“晋阳长公主如此明艳,摄人心魄,兼之气质沉稳,这般仙子,当只有我们五皇子可与之匹配。”

父皇脸色不悦,还未来得及发作,便听到东边林府中有人大声道:“外使大人说的对,像长公主这般的天家仙女,我大梁男儿自然倾心,和亲一事陛下还未明确最终人选,外使如此胡言乱语,只怕失了分寸吧。”

说话的正是林府的大公子林燮,我感念他替我解围,点头微笑。

父皇面色转悦,本以为风波过去,却不想大渝使者真是糊涂的很,竟然说道:“那么,陛下是想将莅阳长公主许配于五皇子吗。哼,恕臣直言,五皇子临行之前早已特别嘱托,他要娶的非是晋阳长公主不可。”

这话一出,殿内宗亲皆惊讶,父皇缓慢站起,声音凌厉之极,像一把尖刃窜进大家的耳朵:“五皇子要娶晋阳,赢得过大梁手中的剑才可以。”

与大渝一战,来的太过突然,但却无法避免,这几年两国太极打的太多,是时候痛痛快快打一场了。

听侍女说起这场战役父皇极为重视,依然由大梁第一将军林燮之父林潜挂帅,年仅17岁的林燮也主动请缨,随父出战。

“小雅,你派人去一趟林府,把这份信送给林燮。”

“公主?”

“快去吧。”

“是。”

隔日中午,皇家庙远,庙内清净无人,只有三五僧人,迎风扫落叶。

“抱歉公主,末将今日去了城外的演练场,来晚了。“林燮匆匆赶来,还未曾回府脱去铠甲。

“没事,听说你要出征了,大渝五皇子最善野战,行军诡异,有点担心而已。”

林燮微微笑起,以为我担心战役胜败,双手负于身后,沉声说道:“公主心系家国,林燮自然不敢怠慢,请公主放心,为了大梁子民,林燮定会万死不辞。”

我没说什么,叹了口气,面色如常,手却抖得厉害,轻轻拂去落在他肩头的树叶,道:“我在金陵等你回来。”

林燮满脸疑惑,想要相信又不敢相信,我笑笑继续说道:“回来,娶我。”

《琅琊榜》特辑之晋阳:依然一笑作春温。

“公主此言可否当真。”

“自然当真。”

“好。晋阳,至多一年,一年内我必定击退大渝。”

“嗯,好。”

那天下午,我听着林燮心跳声,透过他的肩膀看到天上流云朵朵,鸟儿翩翩,那景象好美。


原文:小小小小的鱼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