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传》

  • A+
所属分类:影视歌曲

中秋明月照到苏杭的时候,不止是满陇桂雨会飘香,钱塘江畔也会有噬人的巨浪。

《许仙传》

夜深了,许仙听着窗外翻滚的钱塘潮声,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他决定爬起来再把今天郎中教的风寒的方子再背一遍。

他刚刚点起油灯,把医书摊开,就听见房门被什么重物狠狠的砸了一下,随即便没有了声响,只剩下凄厉的风嚎和巨浪拍打堤岸的声音。

许仙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拉开了房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小海!你怎么了?”

门外躺着一个小和尚,满脸是血,破碎的袈裟裹不住他瘦弱的身体,而人看上去,也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

“小,小仙,师傅,被妖杀死了。”说完这句话的小海彻底的昏了过去。

小海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想睁开眼,但发觉眼前一片漆黑,然后他闻到了刺鼻的药味儿。他挣扎着动了一下,一阵剧痛从他肩部传来,令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我还活着啊。”

小海脑中的记忆象最凶猛的潮水一样涌上来,眼前浮现着师傅为了帮他挡住山妖,被活生生撕扯的画面,他还记得胳膊已经被撕开的师傅直到最后还在大喊着让他快跑的声音,顿时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与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比起来,他肩上的伤仿佛也不算什么了。

“小海,是我许仙,别怕,你很安全,我在你身边呢。”话音刚落,小海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坚实而有力。

小海的颤抖慢慢的停下了,呼吸也逐渐的平稳了下来。

“谢谢你,小仙。”小海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由于几天的昏迷,声音有些沙哑。

“你现在还不能说话,脸上也有伤,所以暂时帮你蒙着,你就好好休息吧,一切等你好起来再说吧。”许仙在小海身边轻轻的说。

看着重新睡去的小海,许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

帮小海包扎好之后的他,去过一次小海修行的寺庙,那里只剩下一片狼藉和斑驳的褐色血迹。那座他们曾经一起玩耍的庙堂早已不复存在,儿时他们一起捉迷藏的竹林也被夷为平地。

听附近的猎户说,小海的师傅,圆法大师因为总是从山妖手下救一些村民,终于惹到了大山深处的妖王,于是这里就被血洗了。村民们怕惹上是非,连个墓碑也不敢给圆法大师立,所以这里从出事那天起,就已经荒废了。

许仙收了收残留在地上的衣衫和骸骨,帮圆法大师立了个衣冠冢,就回去照顾小海了,他知道,小海现在除了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

当温润的江南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小海的伤势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

在帮小海解下缠在眼前的绷带之时,许仙不由得感觉的一股寒意。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瞳孔里冷冽的恨意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配上因为受伤而来的一道长长的伤疤,如果不是许仙从小就和他一起长大,他真的不敢认眼前这个人就是小海了。

“小海,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许仙看着绷带下新长出来的皮肤,脸上的担心少了一些。

小海听到许仙的话,看了镜子里自己一眼,又转头看着许仙。

当他看着许仙的时候,眼睛里那股煞气竟然变淡了。

“小仙,带我去看看师傅吧。”

“可是你的伤刚好。”

“我有分寸。”

许仙也知道他这是心结,于是就搀扶着他往圆法大师的衣冠冢走去。

来到墓前的小海轻轻推开了许仙,站在墓碑前久久没有说话。

“小海,别太难过了,我相信圆法大师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小海回头看了一眼许仙,眼中闪过一丝温和,却瞬间消失了,重新看向墓碑的他,眼神冷冽如初。

“师傅,请准徒弟自你法号中借用一个‘法’字。从今日起,我叫法海。”
“我法海今日在此立誓,此生以涤荡妖邪为生,若有一妖不灭,法海一日不入轮回。”

“小海你真的要走了么?”许仙心里知道,小海的伤势早已不碍事了,但他对于小海想要离开这里去修行的想法还是有些担心。

“嗯,我要去遍访名寺,学习降妖之法,我已在师傅墓前立下宏愿,此生岂敢违背。”

“唉,你的心思我知道,可真的没有其他方法了么,你要知道圆法大师肯定也不希望你背负这么多啊。”

“小仙你不用再说了。”法海有些不敢看许仙,他又何尝不留恋这里呢,他怕自己呆久了就会忘记师傅的仇,他怕呆久了,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他更怕自己眼中的那一丝温柔,终有一天会取代那股滔天的冷冽。

“师仇不敢忘,又岂能在意儿女情长,更何况我乃一介出家人,本就该无牵无挂的。”

许仙知道,终究留他不住。

“受了伤,记得回来。”

法海终归还是走了。

时间的流逝总是不经意的,照着平湖的总是同一轮明月,而暗涌之后,根本没人知道,被秋月照着的,还是不是原来的平湖。

许仙出师了,教他的郎中已经没什么可以再教他得了,于是他准备启程去杭州投奔姐姐,想在那里做一番事业,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药堂,悬壶济世,妙手回春。

临行之前他又去了一趟圆法大师的墓地。

“大师,小海走了八年了,我真的一点儿他的消息都没有。可能他在降妖的路上走得忙,早已不记得我了吧。所以大师,我也要走了,去杭州姐姐那边闯闯看,要是有一天小海回来了,您可告诉他去杭州找我啊。”许仙说完自己摇了摇头,瞎想什么的,八年没回来,现在又怎么可能回来呢。

许仙来到杭州的时候料峭的春寒刚过去,三月的西湖来了。

他除了每天帮姐姐姐夫做些事情外,基本都是在杭州城里游玩。

这一日正巧走到断桥畔时,下起了珠子一般大小的雨,这与也是奇怪,没有征兆的就开始下了,好像有人控制似得。

许仙四下望去,不远处正好有个八角亭,连忙走进去躲雨,一边看着天气,一边抱怨,“这可怎么办,跟姐姐说好要午时回家的,这下晚了又免不了被姐夫说我不务正业了。”

“这位大官人,怎么看着满面愁容啊?”

许仙转过身正要解释,但他却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要说些什么了。

亭子外面不远处,就是人间天堂,绝美的西湖就在许仙旁边,可这一刻的许仙觉得这座亭子才是世上最美的地方,一切都因为面前这个一身白衣的绝色女子。

“我说这天气怪异,我这次出门并未带伞,不知如何回家。”许仙一直盯着女子看了好久,知道女子面颊有些绯红之时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太失礼了,赶紧找了个话茬,这才缓解了尴尬。

“我姐妹二人今日前来游湖,却也正巧碰上这雨,索性我们住的近些,而且有两把伞,不如借给官人一把,改日还我们便是了。”白衣女子低头一笑,柔柔的说到。

”你,愿意把伞借给我?”

”那你可要记得还给我啊。”

许仙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拯救了世界。

因为桂香满城的时候,他要和白素贞成亲了。

喧闹的喜宴结束之后,许仙些微有些醉意,坐在空无一人的喜宴桌旁,望着皓月当空。

“娘子,你知道么。我自幼住在钱塘江边,每当月亮这么圆的时候,总有钱塘的涛声可以听。“

白素贞卸了红妆,一身白衣的她在月光下面被勾出一圈银色的轮廓,美的有些不真实。她缓缓坐在了许仙身旁,靠着许仙的肩头。

“那一定很美吧,每天都可以听着涛声入睡。”

“哈哈,娘子你是不知道有多吵,哪里会美啊。吵的整夜整夜睡不着。”

“那你睡不着的时候都做些什么啊?”

“有时候看看医术,有时候会写写方子。实在太吵我会去林子里的寺院里睡觉,那个寺院的主场圆法大师。。“许仙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小海在圆法大师墓前的眼神出现在他脑海里,许仙以为自己忘了,但再次想起却才发现,那个复仇的少年在他心里依旧清晰无比。唉,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官人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没事,娘子,天色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白素贞面色一红,被许仙牵着进屋去了。

一切都照着许仙最希望的方向发展着。

在白素贞的帮助下,他在杭州城开启了属于自己的药铺,高超的医术也让他逐渐的小有名气。

就在许仙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不会再有波澜的时候,该来的还是来了。

白素贞怀孕了。

全家人都因为这件事欢天喜地,许仙也是整天都掩饰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

这天,久不出门的白素贞说觉得家中烦闷,想出去透透气,正巧许仙药铺病人很多,实在脱不开身,就由小青陪她去了。

白素贞出门后,与小青走到无人之处,便腾云而起,直往城外飞去。

“姐姐,为什么出来的这么急,有什么事么。”落地之后小青扶着有些站不稳的白素贞。

“自打有身孕以来,我逐渐感觉到我用来封印自身妖气的封印有些松动,这些日子都是强行压了下去。但是压制之法不能长久,今日出门,我要打开封印,合你我二人之力再布一个,要不然的话妖气外泄,会伤到官人的。”白素贞说完这些,已经满头大汗。

“好的姐姐,你先打开封印,我帮你护法,这附近应该没什么难缠的对手,我足够应付了。”

“姐姐倒不是担心妖类。只是打开封印之后我无力压制,妖气波动会极大,我怕惊了那金山寺的僧人,最近有一道佛力十分可怕,怕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

“那如何是好。”

“管不了那么多了,速战速决,希望在惊动之前能够尽快结束吧,帮我护法。”

白素贞还是低估了自己压制多年妖气,她才将封印打开一条小缝,迫不及待冲出的妖气就把封印来了个摧古拉朽,遮天蔽日的妖气几乎盖住了半个山头。

金山寺,雷峰塔顶。

几乎在白素贞封印松动的同一时间,一个在塔顶入定的布衣僧人睁开了双眼,这双眼睛里满是煞气,配着脸上长长的疤痕,看上去多了一丝凶狠。
“这妖气,有些棘手啊。”法海站在塔顶往妖气通天的方向望去,“也不知道是何方妖孽,放出这通天妖气是何居心。”

法海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便开始诵经。一时间雷锋塔顶金光大作,一片金灿灿的佛光自塔顶升腾而起,与那妖气分庭抗礼。

见到这一幕的白素贞眉头紧锁,加快了封印的步伐。

约摸半柱香的功夫,白素贞终于将妖气尽数封印完毕,看着天上依旧闪烁的佛光,她知道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青,我们回家吧。”

“姐姐,那佛光?”

“无妨,我已将妖气完全封印,量他也找不到我们。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说完便带着小青往家的方向飞去。

回说这塔顶的法海。

“这妖道行倒是不浅,要收她,恐怕还要费一番功夫。”但法海并不担心找不到她,方才佛光与妖气接触的瞬间,他已将自己的一道佛印顺势打入妖气之内,接下来只要顺着佛印去找,倒也是不妨事。

“师傅,徒儿又要为你灭一只妖了。”法海将漫天佛光收入体内,信步走下雷峰塔。

白素贞的小腹日渐隆起,有时候感受的仔细了,还能察觉到里面的小家伙微微的动弹。

许仙把药堂交给伙计打理,整日陪在白素贞身边。

这一日许仙去药堂给白素贞煮保胎的药,白素贞和小青两人在家。

“小青,近日来胎动的厉害,前些日子的封印又有松动的迹象。”白素贞眉头微皱。

“那我们再去封印一次?”

“不妥,上次封印之时已经被那佛光主人察觉了,这次再松开封印,恐怕瞬间就会被发觉了。”

“那怎么办。”

“希望能熬到他出生吧。”

白素贞话音刚落,顿时感觉腹中胎儿猛的动了一下。

这是怀胎以来最剧烈的一次胎动,跟着胎动而来的,是封印被撕开了一条缝隙,白素贞立马堵上了裂缝,但还是有些许妖气逸散而出。

“找到你了!”法海周身佛光大作,霎那间自雷锋塔顶一跃而下,直扑许仙院落而来!

白素贞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法海的动作,准备解开封印,对阵强敌。

“娘子,我回来啦!快把这药趁热喝了,对你身体有好处。”许仙捧着一个药坛,从院外走了进来。

白素贞赶紧收了法力,生怕伤到相公。

许仙走到白素贞跟前,从药坛里盛出一勺药来,就要喂白素贞喝下,可却看到白素贞眼中浓浓的不安。

“娘子,你怎么了。”许仙话音未落,只听院中央一声巨响,激起无数烟尘。
一个声音自烟尘中传出。

“大胆妖孽,我找的你好苦,本以为你逃了,谁知你竟藏在这闹市之中,今日贫僧就让你身首异处。”

烟尘散去,法海周身佛光照亮整个院落,手中禅杖一甩,就要冲着妖气来的方向扔出。

“小海?”许仙惊呼出声。

这一声惊呼让院中的佛光顿时暗了一下。

法海手中禅杖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小仙?”

法海本以为自己这些年的游历和历练早已让自己心如磐石,当初那一丝温柔早已无影无踪了。但见到许仙站在自己面前时,他知道自己错了,凶狠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就和当初在钱塘江畔养伤时的一模一样。

“小海你怎么在这儿,你要做什么?”许仙满脸的疑惑,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官人,你别管了,快离开这里。”白素贞上前一步,将许仙挡在身后。

“官人?”小海重复了一下白素贞的话,又看向许仙。

许仙再笨,也看出事情的不对了,上前一步与白素贞站在一起。

“小海,你今日闯入我夫妻二人院中,到底所为何事。”

“夫妻?”法海眉头顿时紧锁。

“官人,此时与你无关,你快走吧,事后我会和你解释的。”白素贞口气近乎哀求。

“怎会与我无关,你是我结发妻子,腹中有我骨肉,我怎可离去。”许仙跟白素贞说完,转头对法海说道。

“你我旧识,今日若你登门拜访,我自有待客之道相迎,可你凶神一般来我院中,对我夫人这般无礼,莫非当年救命之恩你早已忘记?”

法海直直看着许仙,想起当年师傅被杀时的夜晚,那个打开门救了自己的少年,却怎么也和眼前这个护着蛇妖的人重合不上。

“许仙,借一步说话。”法海说完,收起法力便走了出去。

许仙正要跟上,白素贞拉住了他。

“娘子不要担心,我和他是旧识了,他不会对我怎样的。”说完便跟了出去。

“姐姐,姐夫他。”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没事儿,我等他回来。”白素贞缓缓坐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许仙跟着法海来到了断桥上,清冷的月光撒了一地。

一个书生,一个僧人,站在桥的两侧。

“你成亲了?”此时的法海,没有半点得道高僧的样子。

许仙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法海要跟他说这个。

“是,成亲了。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

“你可知道她是蛇妖?”法海静了许久之后,跟他说到。

许仙沉默好久,然后盯着法海的眼睛。

“我知道。我从见她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妖。”

法海突然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你个许仙,枉我与你相识一场,我与妖类不共戴天,这你是知道的,而你却与之为伍,还结为夫妻。我法海,终归也是看错了你。”

“对,错的是你,我知道你恨妖,可妖类就不分善恶了么?你这样不顾青红皂白杀妖,对于那些向善的妖来说,你与当年杀了你师傅的恶妖有什么分别!”

“你不配提起我师父!我师父死于妖手,当日场景法海至今不敢忘记。”法海提起师傅的时候,严重冷意昂然,甚至眼底深处还有一丝疯狂。

“所以呢,我夫人不但没有作恶,还帮着我医治这杭州的黎民百姓,如此行善,你却还是要降她不成!”许仙气愤不已。

“法海立过誓言,此生以涤荡妖邪为生,若有一妖不灭,法海一日不入轮回。”

“那我在我家等你,想降我夫人,请先从我许仙的尸体上跨过去。”许仙看了法海一眼,转头就走。

“小仙,你当真不肯回头?”法海看着许仙背影,语气竟有些柔弱。

“我叫许仙,大师你可不要认错人了。”许仙头也没回的走了。

当断桥上只剩下法海一个人时,他觉得有些孤单。

师傅走后,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因为还有小仙,可现在,小仙也不在了。

“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命,等你的孩子出世后,我再来收妖。”

许仙在产房前急的直转圈。

“哇~”一声啼哭嘹亮的划破了宁静,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白素贞漫天的妖气,她再也没有力气维持封印了。

几乎是同时,一道佛光降临在许仙家院子里,法海来了。

许仙把孩子交给姐姐和姐夫之后,挡在了产房门口。

“小海,你又来做什么?”

“贫僧法海,前来降妖。”

“数日前你不降,为何在我娘子如此虚弱的时间来。”

“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命,你的孩子我不动,但屋里的大妖,今日非降不可。”

“那就请你从我尸体上跨过去好了。”许仙纹丝不动,单薄的身体此刻丝毫不输漫天佛光。

“官人,让我来吧。”白素贞拖着虚弱的身子出现在了许仙身后。

法海见蛇妖出门,手中禅杖一甩,便朝前扑来。

“休伤我官人。”白素贞挽出一个莲花,袖中白丝如蛇一般穿出,与禅杖撞了个旗鼓相当。两人似有默契一般,均怕伤及无辜,边打边走,一直打到西湖之上。

“我虽为妖,平生未曾伤过一人,何苦如此针对于我?”

“妖就是妖,哪那么多废话。”

“法海,你已走火入魔了,你这漫天佛光里夹着一丝血气,杀孽太重,恐难回头了。”

“法海从未想过回头!你这妖孽,魅惑凡人与你成亲,今日让你血溅当场。”

“我与许仙情投意合,何来魅惑一说?”

“若不是你,小仙怎会与我反目成仇!事到如今,多说无益!”

法海解开袈裟,铺天盖地向白素贞扣来。

“你这和尚,既然说了你不听,那只能打到你服。”白素贞封印一瞬间尽数解开,妖气铺天盖地,整个西湖的水都随之猛涨。

许仙看着二人打得不可开交,心内着急,于是撑着一条小船,往两人中间划去。
法海抬手一指,一道佛光冲着白素贞射去,白素贞反手一挥,一条白蛇也顺手飞出。

两股能量相遇的时候,许仙正好划船到了附近,避无可避。

轰!一阵轰鸣,激起一团巨大的水花,小船瞬间被撕成碎片。

“小仙!”

“官人!”

两声呼喊一声比一声凄厉。

可许仙什么也听不到了。

水漫金山,千年白蛇一怒之下,杭州城内生灵涂炭。

上天有好生之德,菩萨现世,救万民于水火。

白蛇被镇雷锋塔下,永世不得翻身。

而发誓要收妖的法海,此时却抱着许仙的尸身跪在雷峰塔顶。

“法海一生降妖,愿用此生所有功德换许仙一命,望菩萨开恩。”

“他一心求死来化开你与白蛇的恩怨,我也救他不得,念你心诚,我且问他来世的愿望,我可满足于他。”

许仙的魂魄自阴间被召回,站在雷锋塔下。

他得知了白蛇的遭遇之后,心如死灰。

“许仙,法海愿用功德换你一世轮回,你有什么愿望么,我可助你转世一次。”

许仙笑笑,看着归于佛前的法海。

“我妻白素贞,乐善好施,错只错在生得个妖的身子。法海,你不是愿意降妖么?”

“菩萨,来世我要转世为妖,做大妖!依然要与蛇妖结为夫妻,不求荣华富贵,只求有一处洞穴,做一世眷侣”

“小仙!”法海急了。

“你不后悔?”菩萨问他。

“我意已决。”许仙闭上眼睛,再不去看这尘世一眼。

菩萨大手一挥,这世间便没了许仙的半点痕迹。

许仙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即趴在一处石桌之上,抬头四下看,此处果然是一处洞府。

“夫君,你醒了?”

顺着声音看去,许仙看到了一直白素贞的脸,只不过此时的她,下半身是蛇身。

“娘子!”许仙大喜过望,走过去就想给她一个拥抱。

可他抬起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竟是一双漆黑的大螯,象两把巨钳一般。

“对啊,是跟菩萨说了要转世为妖来着。”许仙随即就释然了,妖便妖,只要娘子在身边,倒也无妨。

许仙开心的笑了,看着娘子的他别无他求。

突然间整个洞府地震一般的抖动起来,许仙没有站稳,一个趔趄。

“发生什么事儿了!娘子我们去看看。”

许仙用大螯牵着蛇妖走到洞府门口,准备看个究竟。

门口站着七个身穿不同颜色马褂的小娃娃,看见他们出来,齐齐的大声喊道:

“呔!妖精!快放了我爷爷!!”


原文:三娃

历史上的今天: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2   其中:访客  12   博主  0

    • avatar热腾网9

      又在乱搞。。。

      翻拍的 小戏骨 白蛇传 还有点意思。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宗旨就是乱搞啊!最近生活乱糟糟的,什么都不起劲啊!

        • avatar淘宝内部优惠券5

          好长的文章啊,看着带劲

            • avatarKoolight9

              @淘宝内部优惠券 你的站越做越大了啊!

              • avatar热腾网9

                @淘宝内部优惠券 疑问,为什么原来好好的分享网站不搞了?

                  • avatarKoolight9

                    @热腾网 而且留言板都没有了。

                • avatar高平台球阀1

                  好长的文章,写的挺好的。

                    • avatarKoolight9

                      @高平台球阀 哈哈,多谢喜欢!

                    • avatar管家婆5

                      写的不错,读的很带劲

                        • avatarKoolight9

                          @管家婆 哈哈,居然把白蛇传和葫芦娃最后扯在一起了!

                        • avatar文栋说自媒体4

                          我居然认真看完了……